首页 > 女生 > 总裁豪门 > 离婚后,博总后悔了
离婚后,博总后悔了 枫枫
总点击 280 更新时间 2022-07-20 10:32:15

隐婚三年,换来的是博子深和其他女人的背叛。被迫签下离婚协议书,安然夺门而出。当出车祸时,她发誓下辈子不会爱他。重生回三年前,这次安然主动提出离婚,捡起事业做女王。神医,爆红影帝,鬼马导演,个个围着她转。混得风声水起时,博子深将人堵在墙角:我命给你,你的心给我!安然冷笑:咱们互不相干!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人在激怒的状态下是听不进任何话,安然深知这点,抿唇不反驳。

  落在博子深眼里就是被戳中,心虚的表现。

  眸子聚起狂暴风雨,博子深一股被戴绿帽的耻辱感翻腾起滚。

  捏着下巴的手恶意使劲,疼得安然不禁疼呼。

  满载水雾的眸子显得更加漆黑,宛如镀上一层闪粉,博子深见状,心里生出异样的快意。

  显然震怒之下的男人失去了理性思考。

  “博子深,你少在这里发神经。”

  人在酒吧欢,锅从天上来,想来谁也没有安然冤枉。

  她不过是喝个小酒,放纵一下怎么就非要受这等委屈。

  “我发神经?”博子深气得牙痒痒,“安然,你私下怎么玩我不在乎,但是头上还顶着博家少奶奶的名号,你就给我老老实实。”

  他说这番话,压根不是在乎安然,无非就是怕安然乱搞的事情被奶奶知道。

  “你放心,我知道如何做。”

  安然几乎是直接被连拽带拖塞到车里,砰的关上车门,博子深脚踩油门,跑车如火箭飞驰在公路上。

  透过后视镜,博子深望着闭目养神的女人,睫毛修长在前方投影的灯光下形成一片阴影。

  两人心里各有各的心思,倘如是之前,博子深根本不会在意。

  此时此刻安然和博子深的位置调换,现在是安然不想理他。

  一路上博子深多次偷瞄,见安然真的没有和他说话的意图。

  不知怎地,一股猜不透道不明的醋意油然而生,他瞥了还在装睡的女人。

  “安然,待会回去,你也要板着一张脸?”

  眼睫轻微颤动两下,一双清冷的眸子睁开不经意间扫了驾驶座上的博子深一眼。

  依然没有说话,但相比较刚才死寂的气氛稍微暖和。

  到了老宅,安然推开车门,就往屋里走。

  天之骄子的博子深哪里受到这等待遇,立刻追上去拦住她。

  “安然,你闹够没有?”

  他声音里藏着无奈和忍耐,合着她就是在无理取闹,安然怒视手腕上的手,眼珠转动望着面容隐约有丝怒气的男人。

  不论是何时,在天眼里,她都是无病生怨的人。

  哪怕一次,他都不愿意替她换位思考。

  联想到结婚以来受到的无视和冷眼,眼眸水雾云绕,安然骨子里的叛逆被博子深的话激起。

  “博子深,从说离婚的那刻起直到现在,我都是认真的。”

  “如果你觉得我在闹,那拜托你和我离婚。”

  眼泪悄然沿着脸颊落下,安然以为不会再痛,但心口蔓延流淌在血液里的都是窒息。

  甚至连呼吸一下刀子就往心口捅。

  瞳孔收缩,博子深何时见过安然如此脆弱的一幕。

  但随即想到当年也是这样,不过又在演戏而已。

  微动摇的眼眸收敛,再抬头多了几分冷漠。

  “少给我来这套,离婚是吧,明天就去。”

  咣当!

  杯子摔在地板发出的破碎声。

  安然和博子深同时转身看向厨房,奶奶满脸错愕。

  “离婚,你们要离婚?”

  博子深刚想要解释,奶奶手捂住胸口,表情痛苦直直往地上倒去。

  “奶奶!”

  好在他眼疾手快接住,慌乱中的他横抱起奶奶,迅速快步朝大门走去。

  而担忧的安然紧跟其后。

  医院内。

  “医生,怎么样?”博子深紧张上前问道。

  推了推老花眼镜,院长沉思几秒,斟酌着了一下:

  “博先生,怕是回力无天啊。”

  博家老夫人这病不是一天两天,这些年一直用药吊着,现在受了极大的刺激,更是雪上加霜。

  瞬间博子深脸色铁青,似有点不愿意接受现实,追问,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这..”院长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博子深扑抓到一点点希望。

  抓住他的肩膀摇晃,博子深激动问道:

  “说啊,要怎么样才可以救回奶奶。”

  “恐怕只有江湖上流传的,拥有起死回生医术的神医才有一线希望。”院长如实说。

  揪住衣领的手缓慢落下,博子深脸上多了几分失望。

  自前年起,他一直派人联络传说中的神医,可每一次都被拒之门外。

  不论是哪种方式,得到的都是拒绝。

  “我和那位神医有些渊源,可以把地址给你,至于能不能请他出山,只能听天由命。”

  说完,院长利落写了一个地址塞给博子深。

  本来想一个人去,但博子深见安然眼含担忧,决定带着她一块去。

  即使他潜意识觉得安然派不上用场。

  凝望着窗外那一栋破旧,碧绿苔藓横生的老小区,博子深眉头微蹙,怀疑是不是搞错了?

  一个医术精湛的神医,各方势力想要拉拢的精英,会落魄到住这种地方?

  但联想到高处不胜寒的天才有着异于常人的脑回路。

  也没有多想,他伸手扶上安全带时,此时手机震动。

  神情各异看了一下安然,说道:

  “你先进去找,我回公司处理一下,待会就来。”

  安然点点头,拿到纸条时却蒙圈了。

  上面根本没有详细的地址。

  仰起头注视着拔地而起的高楼,犯了难。

  脑海中浮现奶奶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安然咬咬牙。

  肩上突然出现一只修长白净的手,安然扭头对上一头微卷金发,如沐春风的男人。

  金丝眼镜下闪烁的琥珀眸,让安然想起他就是那日撑伞的男子。

  “好巧啊,你怎么在这?”

  主动提了提手中的购物袋,景灏开口,温润如泉水。

  “我住这。”

  问及安然为何在这时,她把要找神医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却没有留意到景灏一闪而过的异样。

  为了尽快找到神医,安然决定采用最为笨蛋的方式。

  “你是不是有病,不认识乱按什么门铃。”

  “滚,不要打扰老子睡觉。”

  “走,走,走,老子要是认识神医还住这个破地方。”

  一户一户敲门询问的安然被骂了个狗血临头。

  并不泄气,紧握双手为自己打气,正要继续敲门时。

  景灏抓住了她的手,“走吧。”

  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安然下意识反问,“去哪里?”

  “医院。”

排行榜
  • 离婚后,博总后悔了
    离婚后,博总后悔了

    作者 : 枫枫

    隐婚三年,换来的是博子深和其他女人的背叛。被迫签下离婚协议书,安然夺门而出。当出车祸时,她发誓下辈子不会爱他。重生回三年前,这次安然主动提出离婚,捡起事业做女王。神医,爆红影帝,鬼马导演,个个围着她转。混得风声水起时,博子深将人堵在墙角:我命给你,你的心给我!安然冷笑:咱们互不相干!

  • 若能重来必不负
    若能重来必不负

    作者 : 凉夜

    小说《若能重来必不负》,作者凉夜,主角 陆震明知茵。故事讲述了:离婚,两人不可能离婚。陆震明冷落了知茵三年,这三年,知茵帮他料理家里,像个仆人一样,伺候他的衣食住行。他居然也习惯了!

  • 真假千金:顾总绝宠小娇妻
    真假千金:顾总绝宠小娇妻

    作者 : 十三

    当了二十多年的白家千金,白夜雪突然就成了白家最大的敌人?杀父杀母,戕害姐妹?她笑着挑起男人的下巴:最毒妇人心,你不担心我的目的就是谋夺你的家产?夫人想要,拿走就好,我的就是夫人的。说得真好听。男人扣住她的眼神,笑得宠溺:夫人放心,我做得更好,保证你夜夜笙歌。有足够的孩子让你选择,继承我们的家产。

  • 唯有深情永不负
    唯有深情永不负

    作者 : 八月见蛙

    两年前,吴袅袅要动一场小手术,由她爸爸亲自操刀,她从旁协助,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没想到最后却出了意外。手术失败,吴袅袅失去生育能力,她爸爸事后因为愧疚跳楼,这件事就再也说不清了。后来薛以舟不顾所有人反对,强行娶她为妻,夜夜折磨。闻黛爱了薛以舟十三年,为他怀孕六次,流产五次。她以为自己终究有一天能等到幸福,却不想……

  • 傲娇爹地宠上天
    傲娇爹地宠上天

    作者 : 是京希啊

    叶揽希出身不好,被嘲讽又土又没品位。赫司尧对这场婚姻很不满,三天两头不是当红小花就是比基尼少女。叶揽希发飙了,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别玷污喜欢这两个字!所以你这一辈子不会忠于婚姻?只要是你,就不会!他不会是一个好父亲,叶揽希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决定结束这段婚姻,那我们离婚!六年后。叶揽希蜕变回国。赫司尧直接将她拉到无人的角落,抵在了墙上。叶揽希,我的孩子呢?打了!说好老死不相往来,这样断的干净!赫司尧气红眼,那就再给我生一对双胞胎,这是你欠我的!说完,直接把她撩到腿软!这时,三小只蹦出来,爹地,放开我妈咪!赫司尧凌乱了,怎么多出了一只?

  • 作精夫人重生了
    作精夫人重生了

    作者 : 大可十三

    小说《作精夫人重生了》,主角沈小默司夜霆。故事讲述了:前世,沈小默作天作地把自己作死了。 重活一世,沈小默紧老公大腿,一边虐渣一遍撒狗粮。——沈小默,再跑打断你的腿! 沈小默一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全旋,蹦入司夜霆的怀里。——不跑了!腿给你,心也给你!

  • 前任总裁很专情
    前任总裁很专情

    作者 : 一泉

    温涼刚出手术室,就被医闹了。病人家属咬定她为了旧仇,著意报复,还找了据说来头很大的靠山教训她。碰瓷+恐吓,温凉正准备叫保安的时候,传说中的靠山来了。气场强大,长的很帅,可看她的眼神,为什么像死了老婆?

相关小说

若能重来必不负 唯有深情永不负 离婚后,博总后悔了 真假千金:顾总绝宠小娇妻 傲娇爹地宠上天 夺心少爷太难缠 霸少小妻要翻身 总裁独爱闪婚妻

最新小说

千金身份 野王修罗场 最后的笔录 我的岁月待你回首 重生打造顶级财阀 若能重来必不负 韶光与你皆不负 唯有深情永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