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一去千里,余生陌路
一去千里,余生陌路 澜清
总点击 561 更新时间 2021-07-15 08:41:39

有天他跟我说他要结婚了。 新娘是我曾经的闺蜜,不能生育。 “五千万,一个孩子,生下来我就放你走。”他用这句话,狠狠撕开了我支离破碎的心。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他不如以前精神,大概最近被孙雅茹折腾的不轻。

  孙雅茹向来不是善茬,给自己制造了这么个委屈她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我想把手抽出来可他不让。

  他摸着我手背,摩挲过去我一阵的颤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雅茹说要你手上的皮移植给她,何舒,你伤了她,这是你欠她的。”

  果然!

  我奋力把手抽回来捂的好好的,从躺椅上跳起来退开好几天离他很远。

  我惊恐又愤怒,感觉腿都有些哆嗦了。

  “我不。”我坚定的看着他直摇头,可他面色如常,显然不会因为我而动摇。

  我轻如鸿毛,而孙雅茹重如泰山。

  “我怀孕了,我不可以打麻醉。”想到这个我好歹多了一丝底气,孩子以后他们要养的,如果出了问题倒霉的也是他们。

  他一步步朝我逼近,靠近一步我就后退一步,心如擂鼓,心脏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最后他把我困在墙面和他胸口之间,冷冽的薄唇轻靠在我的发丝上,声音落下,砸的我晕头转向。

  “我请了国外最专业的医生,不会让孩子有事的。”

  我双手颤抖,忍不住推开他,他被我推了个措手不及,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

  “再好的医生也没法让麻醉对孩子没影响,谁的皮不行,为什么非要我的,她不知道我怀孕,你还不知道吗?”对,我生气,他对孙雅茹的言听计从到了让我瞠目结舌的状态。

  我好想知道他是有多爱孙雅茹?居然她要什么给什么,就连我可望而不及的婚姻也都给了她。

  “谁做的孽谁还债,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他说出的话冰冷的像刀子刺痛着我,我顺着墙面蹲下去,捂着脸痛苦万分。

  “我没有烫伤她,我走的时候连桌角都没有碰到。”我自言自语,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你关着我,我没有拒绝的权利,让我怀孕我也没拒绝的权利,现在就连要取走我的皮,我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任天临,我凭什么没有权利?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这么对我?是因为我爱你吗?你觉得我爱你就可以肆意欺辱我是吗?”

  他被我问的哑口无言,甚至不想看我悲痛欲绝的眼神。

  “我多渺小啊,就算没了孩子没了皮,离开这座牢笼,我也只能闭上嘴巴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想跟你们做对想为自己讨个公道根本不可能,这世道官商勾结,我一个小百姓能翻出多大的浪来呢。”我说着这些残忍的现实,居然把自己给说服了。

  是啊,我怎么可能斗的过他们,只求安稳度过这十个月之后,带着我破碎的心和残缺的身体,远走高飞吧。

  “什么时候手术?”我眼睛干涩,看向站在阳光下的他都感觉眼睛刺痛。

  “后天。”冰冷的两个字,依旧没有温度。

  而我的心,也没有温度了。

  护士把我推进手术室,我和孙雅茹齐齐的躺在左右两边。

  她侧首看着我,轻笑了一声。

  “小舒,我让医生也取你右手上的皮,我们以前那么好,以后难看也是难看的同一只手,也是缘分,对不对?”她眼中带光,看似在笑,我却看到了满满的恨。

  她恨我什么呢?

  她已经让任天临那么厌恶我了,她要的她都得到了,而我明显输的一塌糊涂,有什么好恨的。

  我没再看她,也没理她。

  心累。

  “她怀孕了,剂量一定要把握好。”进来的医生特地关照了麻醉师,麻醉师看了我一眼,下手都变得有些迟疑了。

  “小舒你怀孕了?我的天呐。”孙雅茹惊讶的捂着嘴巴看着我,“孩子的父亲是谁?你未婚先孕吗?打算结婚吗?”她跟倒豆子一样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

  “多少个月了?”安静了一会,她又问我。

  我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

  “我真羡慕你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你还记得高二那年寒假我们去北湖玩,我掉下湖吗?”她幽幽的说,我不想听也得听。

  那年寒假去北湖玩,她非要去湖中间的岛写生,这些文艺生的想法我不懂,她嚷着要去,我只能想办法,我找到一条小道,只够两只脚的宽度,很泥泞,却看着好像能一路通到小岛,结果我们已经走了一大半了,那路中间却是断开的,看着是能跳出去的距离,但是路只有两脚宽,跳过去以后能不能站稳还不好说。

  我不肯再走,可她却一定要过去。

  我们的友谊,总是我在迁就她保护她,看她那么想去,我就尽力一试。

  结果我跳过去了,她没跳过去,我就差半厘米就能拉住她了,可是我却只能看着她掉下了湖。

  她被救上来送去医院抢救的时候已经快冻僵了,但是她拉着我的手一再强调不能给她家里打电话,如果我打了她就去死。

  我害怕,就没打,可医生却跑出来跟我说她怀着孕,这么一这折腾孩子肯定保不住,而且这么寒冬腊月掉湖里,以后还能不能怀就更不好说。

  当时我彻底懵了,直到她被推出来我都没缓过来。

  “小舒,我是真爱他的,可是他却跟我说对我没感觉了,孩子都快四个月了,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办,这次大概也是老天的意思,没了就没了吧,在没有爱的家庭里长大也是对他的不负责任。”

  我记得当时的她哭的伤心欲绝,可是才高二就怀孕,我对她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做法很不赞同。

  “可是医生说你以后可能没法怀孕了。”这对女人来说是晴天霹雳的。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我找个好医生调养调养应该可以的,没那么严重,又不是拿掉了子宫。”她当时不以为意,并且让我发誓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就连我妈都不能说。

  没想到年轻的时候造的孽,如今报应都来了。

  她的确没法怀孩子了,可却要来夺走我的孩子。

  “你那时候和任天临有婚约,为什么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我看向她,却看到她脸色变了又变。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怀过孩子,我当时说那条路没法跳过去你非说能过去,还说会拉住我,结果我掉进了冰湖里伤了身体没才没法再怀孩子的,你当年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故意那样子对我,好让我以后就算嫁给天临也会因为没法要孩子而过的不幸福。”

  我冷笑,从她开口跟我说话的那一刻起我就不该搭茬,分明就是在给我下套。

  我和孙雅茹,明眼人都会向着可怜的她,我已经感觉到手术里的医护人员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排行榜
  • 高岭之花
    高岭之花

    作者 : 墨澜儿

    父亲离世,当年母亲是在她五岁失踪,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陈家。母亲还在时,就有人说她像个大人,没有孩子的童真。这样奇怪的性格,还是母亲养出的。至今也不知道原因。京都有位高岭之花,折了枝,被李稚摘下。要问怎么摘的?先拐进怀里,亲亲抱抱举高高,再不济许她一生。

  • 触不可及的爱情
    触不可及的爱情

    作者 : 可可奶牛

    当拿到离婚证,夏初只想立刻藏起来,不要,不要被顾夜宸看到,她宁愿他永远都不知道真相。可真相逼近,夏初只想问:顾夜宸,倘若一切都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当如何?

  • 怕疼也要打耳洞
    怕疼也要打耳洞

    作者 : 溺海

    林小满和宋也是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早安午安晚安,才正式由他捅破窗户纸,确认关系的。那天,我很认真地对宋也交代。和他在一起的两年里,他对我很好,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直到有一天,我撞见宋也的白富美同事,和宋也告白。我才彻底对自己下了降书。

  • 小池的目的
    小池的目的

    作者 : 佩奇酱

    我去扮演别人女朋友,被隐婚老公撞个正着,男人懒懒地叼着烟看我,你男朋友在找你呢。乔希活了小半辈子,只大胆过两次。第一次,灌醉了京城黄金单身汉,并且把人拐到床上。另一次,拿着两条杠验孕棒去找他。现在还记得,男人脸上看不清情绪,说了句,结婚吧。

  • 拜年孽缘
    拜年孽缘

    作者 : 闲得无聊的仙女

    去我导师家拜年,喝大了,拉着导师说要嫁就嫁他这样的男人。你导师结婚了,不过他有个儿子。靠在墙角的少年笑得肆意。第一次见到导师的宝贝儿子。是在我的怀里。睡姿很好,手也很安分。但就是,他为什么在我的怀里?!!

  • 一周五次
    一周五次

    作者 : 零与负数

    分手后的第 807 天,前男友突然找上门求婚。我骂:你有病啊!他却问:彩礼 300 万,娶你,够吗?三天后,我的卡里多出了 300 万。

  • 被拐卖到折磨
    被拐卖到折磨

    作者 : 小尘

    村里的妇女大多是被拐卖来的,没有一个逃跑成功,都是被我举报的。我也是被拐的女人,今年是来这的第三年。有个刚买来的女人想跑,又被我发现了。她被折磨致死,我得到的奖励是半只鸡。

相关小说

高岭之花 霸道婚姻 舔狗游戏 秋秋的哭泣 虐心孽缘 一周五次 歌手楚晓 小池的目的

最新小说

特工医妃野翻了 五年后她带着萌宝炸翻全场 天眼狂少 玄针狂婿 陆总宠妻日记:夫人又拽又撩 高岭之花 盖世无敌小医神 入赘圣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