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男生 > 悬疑灵异 > 生人勿近
生人勿近 白墨
总点击 654 更新时间 2021-05-30 17:37:00

我叫胡一半,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儿。我爷爷是附近十里八乡,出了名儿的风水先生,我从小跟在他身边,也见识了不少奇闻异事。九岁那年放暑假,我回到乡下,看望爷爷奶奶,却因此惹上了麻烦。之后更是被高人断定,命格炼炉,逢九必灾!从那时开始,我的命运,就和其他人,显得不一样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爷爷话音刚落,牛二狗脸色腾一下就变了,变得十分难看。

  他眼神闪烁一阵,咬咬牙,决绝般开口道:“俺爹,俺爹是病死的!”

  “你确定?没骗我?”

  爷爷有些不信,死死盯着这家伙,追问了一句。

  牛二狗点点头:“是的,四天前的中午,俺爹说有点累,说要回房歇会儿。”

  “到了吃饭的点儿,俺去房里叫俺爹,这才发现,俺爹早就断气儿了!”

  “行,既然你说是病死的,那我就按病死的来。”

  听完他的话,爷爷点点头,随即转身看向我:“一半,把布袋给我。”

  我赶紧踮起脚尖儿,把那黄布袋捧到爷爷面前。

  爷爷接过,转头看向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乡亲:“来几个大汉,咱们一起,把这棺材板打开!”

  随后,他从布袋里面,掏出一根红油蜡烛,塞到牛二狗怀里:“拿着,把它点燃,跟在我身后。”

  牛二狗忙不迭接过,掏出火机点燃,紧跟在爷爷和那些乡亲身后,朝他爹棺材板走去。

  他脚步很轻,满脸紧张,额头上也不停冒着虚汗,身子更是微微发颤。

  看得出来,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面对自己亲爹,那即将打开的棺材板时,怕了。

  而至于我,在听见爷爷开口,说要打开棺材板时,立马就兴奋起来。

  小孩子特有的好玩心理,终究还是战胜了恐惧。

  当时的我满心激动,轻手轻脚,紧跟在那些大汉身后,也走向棺材板。

  这口棺材长超过两米,宽超过半米,通体血红,往灵堂中间一摆,显得相当阴森。

  血红棺材放死人?

  这事儿我还是头回看见。

  而且我还看得出来,这棺材应该挺重。

  因为爷爷他们开棺时,那些大汉一个个紧绷着脸,费了挺大力气。

  棺材被打开的瞬间,一股阴风陡然一刮,整个灵堂的温度,随着这股阴风,都下降了不少。

  明明是大夏天,可在场的大伙儿,却纷纷打了一个寒颤。

  眼看开了棺,我立马挤开大汉,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朝着棺材里面看去。

  就这一眼,害的我接连做了好几个晚上的恶梦!

  只见棺材里面,静静躺着一位老人,身穿红色寿衣,面容阴冷。

  浑身的皮肤,透露出一种病态的土黄色,看起来十分不自然。

  这些还不是让人恐惧的地方,让人恐惧的是,这老头儿的眼睛,是睁开的!

  没错,就是睁开的!

  瞳孔扩大,有些涣散,空洞的看着上方的天花板,配合那微微皱起的眉头,看上去显得有些愤怒!

  “我的妈呀!”

  亲眼见到这一幕,我脸色唰一下就白了,一屁股瘫软在地上,浑身不停打着摆子,寒气腾一下窜上了顶!

  周围那些开棺的大汉,也满脸惊恐的纷纷跑开,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啊!老牛头死不瞑目,大家,大家快跑啊!”

  其中两个大汉,一边往外跑,一边惊恐的大喊,灵堂外围观的乡亲们,很快就引起了骚动!

  一些胆儿小的,一听这话,直接掉头就跑。

  一些胆儿大的,反而越发的好奇,三两成群,低声议论起来。

  场面一时间有些失控。

  然而这时候,仍旧有一个人,十分镇定,就是我爷爷。

  看着棺材里死不瞑目的老牛头,爷爷满脸凝重,接过旁边牛二狗手里的红油蜡烛,深吸口气,悠悠开了口。

  “牛老爷,这人呐,生老病死,那是躲不掉的,有时终会有,无时莫强求。”

  “您老已经走了,就不要闹腾了,在天之灵,好好保佑您子孙后代吧!”

  说完,爷爷伸出右手,合上了老牛头的眼睛。

  就在众人松了口气时,灵堂里陡然刮起一阵阴风,直接将爷爷手里那根红油蜡烛吹灭。

  然后,棺材里的老牛头,又睁开了眼睛!

  “牛二狗!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老爹究竟是怎么死的!”

  见到这一幕,爷爷嗖一下抬头看向牛二狗,表情无比严肃。

  “我告诉你,你老爹现在这样儿,九成九会要诈尸!”

  “你如果不说实话,你爹头七晚上,你们一家人都躲不过!”

  “到那时,我也没办法了!”

  一听这话,牛二狗脸色唰一下就变了,苍白如纸。

  紧跟着,他嘴唇一阵蠕动,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爷爷面前,眼泪唰一下就出来了!

  “胡师傅,俺混账,俺王八蛋,俺,俺不孝啊...”

  牛二狗边哭边喊:“前段时间,俺爹在医院,检查出了肝癌,已经到了晚期!”

  “这段日子来,这又是打针又是吃药,用了不少钱。”

  “俺家里是个啥情况,这乡里乡亲都知道,下面还有两个娃要念书,全家人就靠着那两亩地,实在耗不起啊!”

  “所以你就给你爹停了药,让他自生自灭?”

  爷爷抢过牛二狗的话,冷笑开口,满脸的愤怒。

  牛二狗身子一颤,咬咬牙,轻轻点了点头。

  此刻别说是围观的乡亲,就连我这个小孩儿,听见他这么说,都想冲上去给他两个大耳刮子!

  再怎么样说,他好歹也是你亲爸,没有他,哪儿来你?

  这种做法,简直是混账!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老爹死不瞑目,怪不得你要用红色棺材,我懂了,我都懂了...”

  听完牛二狗的话,爷爷不停微微点头,嘴里轻声念叨。

  红色,能镇煞气,辟妖邪。

  这老牛头死的冤啊,满腔悲愤,他这么一走,牛二狗家里,肯定不得安生。

  于是乎,这牛二狗就特意给他爹,买了红寿衣,订了红棺材,想把老爷子满腔煞气给镇住。

  可看现在这情况,效果并不理想,这才将我爷爷叫过来,让他想办法,将老爹给送走。

  “牛二狗,我胡天明做了半辈子风水先生,自问见过不少奇闻异事,可像你这种不孝子,我也是头回见。”

  想清楚之后,爷爷盯着牛二狗,冷声开口:“对不住,这事儿我没办法,管不了。”

  “不仅我管不了,就是阴间的鬼差,只怕也不行,一半,我们回去!”

  说着,爷爷一把扯过我胳膊,转身朝灵堂外走去。

排行榜
  • 藏海花
    藏海花

    作者 : 南派三叔

    电视剧《藏海花》是南派三叔创作的盗墓笔记系列的前传,属于闷油瓶张起灵的传奇。2010年年末,吴邪从泊尔回国后,在西藏墨脱一个邮局内意外发现了一幅拙劣的油画,上面画着的竟是小哥。对于他这样的出现方式,吴邪完全摸不着头脑。吴邪前期刚刚认识小哥的时候,他一直在全国各地秘密发掘古墓,但他并不占有古墓中的文物,后来才渐渐发现,他似乎是在寻找一些秘密,一些可能隐藏在中国几个古文明遗迹中的信息。一般他出现的地方,总是会有奇怪的现象发生。在雪山之巅,一切从一座喇嘛庙开始。那个年轻人,身怀秘密。自雪山而来。

  •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作者 : 天下霸唱

    如何解开雮尘珠的秘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雪域藏地。同时香港古董商明叔为了寻找《格萨尔王》中传说的魔国冰川水晶尸,雇请胡八一等三位摸金校尉入藏寻找。胡八一等一行九人进入青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300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国遗址,寻找古格银眼,据说它是藏地的地理坐标,可以断定冰川水晶尸就在喀拉米尔,而且许多线索都与雮尘珠暗合。在喀拉米尔的龙顶冰川,独眼白狼王率领狼群守护着冰川下的秘密;九层妖塔下埋葬的水晶自在山引发了雪崩;一条隧道直通风蚀湖,这里是白胡老鱼和斑纹鲛的战场,它们到底在争夺什么,是风蚀湖的霸主地位,还是在戏珠?

  • 替罪羊
    替罪羊

    作者 : 核融炉

    一年前,我心血来潮,给妻子讲了一个故事。由于内容猎奇,细节又过于真实,她被吓得魂不附体。事后我非常后悔,无数次强调故事是编的。可她对我的信任已然崩塌,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当夜她逃进洗手间,把门反锁,报警了。我因此锒铛入狱。

  • 通天塔
    通天塔

    作者 : 蔡骏

    悬疑刑侦剧《通天塔》原著是蔡骏的悬疑小说《偷窥一百二十天》,主角是陆萧崔善房一彤。海港市发生一起离奇的浮尸案,网络女主播全身赤裸在护城河中溺亡,受害人死前曾收到过变态凶手的死亡预告。这个案件让战绩硕硕的刑警队长陆萧泥足深陷,带领专案组成员展开侦查。在案件侦查的过程中,牵扯到的人越来越庞大,而陆萧也突然发现了案件背后隐匿十多年的秘密。而在前方无尽黑暗中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凶残至极、无所不能的超级杀手。

  • 错案沉冤
    错案沉冤

    作者 : 曹麻子

    文西替同事叶胜男背了黑锅而辞职,三个月后卷入了一桩谋杀案,没想到恩将仇报的同事竟然一口咬定文西就是凶手,甚至不惜动用关系开具拘捕证,于是,文西不但要躲避警方的追捕,更要同真正的凶手斗智斗勇,以此来洗涮自己的冤屈……

  • 大凶:诡异茶馆
    大凶:诡异茶馆

    作者 : 咸鱼君

    张闲,天生煞星,村里人都说,我爹和我娘都是被我克死的。村里的孩子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张半瞎。我八岁那年,村里闹瘟疫,死了不少人,不少村民半夜里能听到鬼嚎声,人心惶惶。村长请了个赤脚大仙,在村头的麦子地里跳了半天舞,说是把鬼超度了。幽静的小巷里,开着一家诡异的茶馆,它能帮你实现所有的愿望,只要你能承受住代价……

  • 月下惊魂
    月下惊魂

    作者 : 桐语

    秦绝出生那天,爷爷脑溢血突发而亡,一天后,父亲在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无端撞上一棵树,当场就没了呼吸,然而葬礼都还没来得及办,叔父就被人发现尸体在医院的停尸房,当天晚上,奶奶受不了刺激当场从医院大楼一跃而下,母亲也自此变得疯疯癫癫,嘴里常喃喃一些秦绝听不懂的话。整个村里都觉得秦绝这一家人损了阴德,村里曾来过一个算命先生,更是为秦绝算过一卦,说秦绝与其妹妹逃脱不了父辈的结局,一样到了时间就暴毙而亡,秦绝不信,直到成年那天,妹妹也发了疯……

相关小说

藏海花 大凶:诡异茶馆 摸金探穴 替罪羊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通天塔 我是地狱代理人 百鬼降灵录

最新小说

只此江湖梦 花戎 霸道婚姻 舔狗游戏 天生战神 医相高手 秋秋的哭泣 虐心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