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金丝雀与偏执狂
金丝雀与偏执狂 龙卷不是风
总点击 644 更新时间 2021-08-04 14:43:25

所有人都以为是夏霜不能没有骆寒阳,她曾高坐神坛,一朝坠入泥土,任人践踏,只有他捧她入怀,视为珍宝。其实是骆寒阳不能没有夏霜,冷漠麻木的心脏只有看着她的笑容才能跳动,僵硬凝固的血液只有靠近她的身躯才会流转。亲爱的,我与他们不同。要你双手沾满我的鲜血,一起堕入地狱之中。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精彩章节

  夏霜在地下室的地板上醒来。

  她的双腿不由自主地打开着,因为虚弱和疼痛,根本无法并拢,只能保持着这令人羞耻的姿势。

  瞥见脚上的锁链,她不禁苦笑,即使现在自己是自由之身也没力气走出这栋别墅。

  王浩已经不知所踪,地板上的血迹也被清理地干干净净。

  地下室没有钟表,只有一扇小窗户,夏霜只能靠有光和无光来判断早晚。

  其实她早已没有活下去的欲望,想通过死亡摆脱这一切的念头如同那条锁链一般紧紧缠绕着她。

  但是她连自杀都办不到,地下室里空空如也。

  已经整整三天了,骆寒阳迟迟没有出现。

  刨除饥肠辘辘的身体,还有异常疲惫的精神,一到晚上夏霜就会想起王浩那不停流血的面庞,偶尔昏睡过去,她就会梦见他,伸出缺了指、血淋淋的手掐着她的脖子向她索命。

  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关在一间不见天日的空房里,脑海里全都是可怖的景象,那种寂寞绝望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夏霜此时才意识到,能在别墅里自由活动也是一种幸福。

  她感觉自己像行尸走肉,偶尔一晃神,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而这间地下室其实就是她的坟墓。

  等骆寒阳终于出现,她甚至有些激动。

  他西装革履,连头发丝都散发着精致的气息,而趴伏在地上的夏霜面目无光,连长发都乱糟糟地堆在背后。

  他丝毫不在意,踱步过来,淡淡地问:“求救电话是你打的吗?”

  “不是我。”夏霜一边摇头,一边下意识瞟了眼他手中的食物。

  “我一向讨厌你不听话,别以为我真的不会动你父母。”

  “对不起……我……错了,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这是最后一次,我说到做到。”

  夏霜拼命地点头。

  骆寒阳递出手上的食物,“全部吃光。”他冷淡地下着命令。

  夏霜不敢不听话,她已经丧失人类最基本的尊严和骄傲。

  她没办法不去迎合骆寒阳,因为她需要他,惧怕他。

  但是接连几天,骆寒阳只是带来食物,等夏霜吃完后就走掉,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和眼神。

  夏霜开始极度盼望骆寒阳的出现,这是一种何等矛盾的感觉。

  他跟她说话时她还是会感到紧张害怕,可他一旦离开她又急切地盼望他再次出现。

  她期待骆寒多和她说几句话,和她产生什么真实的接触,就算打她几下也无所谓!

  “我一定是疯了!”夏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日子一天天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当她蓬头垢面地被骆寒阳牵着走出地下室时,落地窗外葱绿的树已经开始飘散落叶。

  她站在客厅里无声地流着眼泪。

  骆寒阳只是站在她身后,用深不见底的眼神盯着她,细细品尝她最真实的欣喜。

  夏霜的改变已被他完全看穿,从今以后,他就是那个赋予夏霜新生的人。

  她会感谢他,臣服于他,全身心地属于他。

  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当加害者稍显出仁慈,被害者便万般感激。

  事实上,和骆寒阳想的一样,夏霜回过头来,一滴眼泪落在嘴角,她笑着说:“谢谢你。”

  “谢我什么?”

  “不杀我,爱护我。”

  骆寒阳笑了笑,依旧用深沉的眼神盯着她的脸庞,看了良久,才走到她面前,抬起手作势要抚摸她的发。

  夏霜压抑着激动的心脏,渴望着和以前一样的碰触,可他的手却擦着她的肩滑了过去,插在裤袋里。

  夏霜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被他精确抓到。

  “好好洗个澡,我喜欢干干净净的女孩子。”说罢,骆寒阳转身离开。

  热腾腾的水从头顶淋下,脚腕传来疼痛,夏霜低头才看到已经破皮,热水沾到伤口痛如刀割,借着水流她哭得痛彻心扉。

  不过好在骆寒阳恢复了往日的温柔,无微不至地照顾夏霜,他们在别墅的每个角落里拥抱、亲吻、交融……

  夏霜没有问起过他怎么处理王浩的,骆寒阳也再没提起这个男人,仿佛他从未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一样。

  骆寒阳送了一只小猫给夏霜。

  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白猫,夏霜轻柔抚摸着猫,“我很喜欢,谢谢你……寒阳。”

  接受心理治疗的那几年,她也养过一只猫,不过她犯病的时候没控制住,不小心把猫弄死了,再次恢复神智,血淋淋的猫咪就在眼前,那一幕夏霜永远都不会忘记。

  这次绝对不会有事的,夏霜劝说自己。

  ……

  另一边,苏心儿正坐在咖啡店里,一遍遍地拨打着王浩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自打夏霜回来,苏心儿就雇了私家侦探调查,得知有个叫王浩的男人在找夏霜的下落,她假装夏霜打了求救电话。

  害怕被骆寒阳发现什么端倪,苏心儿顺便来国外度假,谁知等了一个月都没有任何动静。

  “真是个废物。”苏心儿就知道自己不该寄希望于一个普通人,毕竟想从骆寒阳手里抢东西,还没有人成功过。

  真是诸事不顺,苏心儿愤愤地咬着吸管,眼看婚期越来越近,可她还是个处,她可是被“强曝”过的人!

  要是到了结婚那天,被骆寒阳发现真相,也许她会被直接弄死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苏心儿更加焦虑,不行,骆寒阳马上就要成为她的丈夫了,就算是随便找个男人睡一觉,她也得圆过这个谎。

  苏心儿不小心把咖啡撒到鞋面上,她皱着眉头抱怨,“该死,这可是全球限量。”

  还没弯下腰,就有一双修长的手捏着纸巾出现在眼前,一个金发少年细心擦干净后,才抬起头对她笑道:“hello,我是安东尼。”

  苏心儿见过他,是同公司的艺人。

  安东尼问是否可以坐在她旁边,说自己是她的粉丝,示好的意味很明显。

  苏心儿盯着他湛蓝色的眼眸,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她亲切地笑起来,“我晚上也没有约,一起喝一杯放松一下怎么样?”

  “好啊。”安东尼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排行榜
  • 怕疼也要打耳洞
    怕疼也要打耳洞

    作者 : 溺海

    林小满和宋也是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早安午安晚安,才正式由他捅破窗户纸,确认关系的。那天,我很认真地对宋也交代。和他在一起的两年里,他对我很好,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直到有一天,我撞见宋也的白富美同事,和宋也告白。我才彻底对自己下了降书。

  • 被拐卖到折磨
    被拐卖到折磨

    作者 : 小尘

    村里的妇女大多是被拐卖来的,没有一个逃跑成功,都是被我举报的。我也是被拐的女人,今年是来这的第三年。有个刚买来的女人想跑,又被我发现了。她被折磨致死,我得到的奖励是半只鸡。

  • 这个世界唯一的你
    这个世界唯一的你

    作者 : “绿萝”大大

    虐情小说《这个世界唯一的你》的作者是“绿萝”大大,主角是宋月汐顾闵行。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宋月汐爱了顾闵行十年,为他奉献了一切。而顾闵行却瞒着他与自己父亲的仇恨,处处算计针对她,故意羞辱她,让父亲死不瞑目,最终以商业泄密罪让她入狱。出狱后的宋月汐心中没有了爱情,一心想要找顾闵行复仇,用自己的方式惩罚这个男人。

  • 羡语不羡仙
    羡语不羡仙

    作者 : 十两相思

    我鼓足勇气当着整个篮球场的人的面给周羡递情书。他却只是抱着篮球,笑着扫了我一眼:妹妹,你长得太不安分了,我可不喜欢。说着他指了指头顶,又瞟了一眼远处的草坪,意味深长。

  • 记性不好的她
    记性不好的她

    作者 : 国家一级摸鱼学者

    早上我醒来打开水龙头时,发现流出的竟然是血。我默然半晌,看向镜子:兄弟,你昨天才说你再也不会吓我的。水龙头里汩汩流淌的血诡异地停滞了片刻,然后越变越小,最后一滴也不剩,任由我对着龙头又敲又拍也没半点反应。我有点无奈,看了眼镜子里下巴还挂着一层牙膏沫的自己:我这还没洗脸呢,好歹留点水,哥。

  • 偶尔会反抗
    偶尔会反抗

    作者 : 烟雨平生

    我爸在外面有女人。这事儿我读幼儿园就知道了,我妈三天两头一哭二闹三上吊。后来,有一天中午,她听说我爸和那人正在酒店,便冲了过去,结果遇到百年一遇的地震。我妈压在预制板下,失去了一条腿,我爸和他的情人却完完整整逃出来了。时间是 2008 年 5 月 12 日,地点在四川汉旺。

  • 你与时光皆过客
    你与时光皆过客

    作者 : 倾颜

    宋韶曼以前有脾气:顾北承疼她的时候。 后来,她为了钱离开他,她在他心里变成了最可恨的女人。 再次为了钱,她跪在他跟前求他。 他毫不留情地践踏、折磨她,终于忘记他曾经深爱她。

相关小说

藏在黑暗中的曙光 他在工地 不温柔的大白 隐形渊源 称职的未婚妻 改变的心 偶尔会反抗 暗恋许久的他

最新小说

藏在黑暗中的曙光 他在工地 让人发抖的男友 长安十二时辰 不温柔的大白 徒儿乖乖 大口地喘息 隐形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