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明知容问-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免费阅读全文

浏览476
2021-12-13 21:42:39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是作者春台樵客创作的一部耽美纯爱类小说,明知容问为主角。讲述了幸而这时候花娘推门进来了。她没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将手中碗碟搁下,招呼完二人,又退了出去。这会儿再看容问,他已经转好了。“抱歉。”明知松了一口气,摸摸鼻子。“大人道什么歉?”容问撑起下巴,眼神若游丝般瞟过来,勾着笑意,“这又不是大人能左右的。”

立即阅读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精彩章节

  这日清水江渡停满了游船。船为双层,一层满设桌椅板凳,二层则是雅间。   岸边不时有三两行人结伴而来,抛给船伙计两三铜板或一块碎银,伙计招呼一声,客人登船落座,一派欢声笑语。   见上下两层都已坐满,伙计便收起了舷梯,打算招呼起航。   “劳驾,这船可是前往雪神祭的?”一道声音传来,将他叫住。   船伙计回身,见是两位俊俏郎君。   一个身着白衣,生了一张冷面,手与脸白的似要与他一身衣袍争出个高低。带了一点温和笑意看着他。   一个穿着雪青色锦袍,浑身花团锦簇,饰金戴玉,散漫地拿着一把十二档镶金象牙折扇,抵在头上遮挡微弱的太阳。   说话人是那白衣郎君。   “二位客人看着不像本地人,大概不知道,”伙计随船多年,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见过,一眼便知这二位非池中物,眼神两转,赶忙重新架好舷梯,笑的眉眼挤作一块,“雪神祭在两日后,今明两日是观花大典,这船是载客观花去的。二位客人要是不赶时间,可以随船去看看,保证不让二位失望。”   锦袍郎君合上折扇,笑着睨了他一眼,懒洋洋道:“观花?你这伙计莫不是见我二人人生地不熟便心生歹意想讹上一讹?寒冬腊月怎会有花开。”   船伙计一张脸涨的通红,急忙解释,“客人有所不知,这清水江两岸遍植一种叫一捧雪的花,此花别的时候不开专这寒冬腊月开,远远看去就像下雪似的,也算是勿州一景。”说着停顿一会思索片刻,继续道:“二位要是想看,我便只收二位四块碎银,如何?”   那锦袍郎君不再与他争论,懒懒一笑,随手抛给他一个锦袋,“那便依你所言,去看看。”   伙计心下大喜,赶忙接住那锦囊,点头哈腰地将人迎上船,“二位上了楼左边第一个雅间便是。”   待人走远,船伙计眉眼带笑的打开那锦袋。   这些外乡人最是好骗,多说几句便要多少给多少,如今可以给媳妇买罐好胭脂了。   他将那碎银倒出,却只有两块。   他揉揉眼睛又检查了一遍锦袋。还是只有两块。   小二欲哭无泪,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如今正是被人将了一军。   叹罢摇摇头收起舷梯,招呼开船去了。   这白衣人正是明知,这锦袍人正是慕同尘,二人此时隐去神官印扮做了常人模样。   那天明知别了容问,返回天庭时已是半夜,途中偶遇掌时的夜游仙老头。   夜游仙共分五个,负责将天庭神仙分内之事通知给诸神,算是天庭与人间的连接枢纽。这五个老头长得一模一样,他不怎么分得清便含糊着打了声招呼准备溜走。   夜游仙却叫住他:   “恶神大人,且等一下。”老头拿出一张符纸递给他,继续说道:“恶神大人若是去散福祉便带着这传信符罢,也免了小仙多跑几趟。别的大人都送到了,只差您和雪神大人这两位。雪神大人的也劳您给带去,小仙实在是找不着他。”说着又拿出一张递给他。   “有劳。”明知接过两张符箓,对夜游仙略施一礼。   天庭有个老传统,在人间新岁来临之前诸神都要游历人间各处,享神祭,散福祉。他醒的凑巧,正当年底,此事自是推脱不得。   “恶神大人客气了,此乃小仙分内之事。如此小仙便放心了,恶神大人再会。”夜游仙回一礼便急急忙忙赶路去了。   他将符纸给了慕同尘。慕同尘向来乐于神祭,每年他的神祭最多,香火也是最旺的。   雪神祭属勿州最为盛大,二人便一起到了勿州。明知虽不怎么乐意看慕同尘那欠揍的嘚瑟嘴脸,但雪神祭却也值得一看。   不曾想却到早了两日。   二人上了船便向那船伙计说的二层雅间走去。   船一层早已坐满了人,妇孺书生,商贩屠户为赶这观花大典齐聚一船,玩笑打闹,谈天论地,颇有几分盛世安定的味道。   船二层设左右各三共六雅间,各间内设茶几小榻,外连着一露台,方便客人观景。   待二人到雅间里时,露台早已坐了一人。   那人依旧是一身黑衣,今日却并未配剑,浅金色的眼睛也变成了黑色。妖艳媚气全无,倒将那几分少年灵气更凸显出来。   正是容问。   “恶神大人真巧,我们又见面了。”容问听见声响转过身来,早已料到一般冲明知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犬齿,稚气得很。   “这谁?你认识?”慕同尘没见过容问,便扯过明知,用扇子挡住脸问道。   容问瞥见慕同尘的小动作,淡淡瞅了慕同尘一会,“这位是?”   明知将二人互相介绍一番。二人见了个礼,方才坐下。   “鬼神大人来观花?”明知好奇道。   容问并非天庭神明,自是不用遵天庭习俗散福祉,除了观花大概也没别的什么事了。   容问眼神落在他身上一会,突然笑出了声,“算是吧,恶神大人不必如此客气,叫我容问便好。”   明知有些莫名其妙,便随口应了一声转头看风景去了。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慕同尘,不动声色的将椅子挪的离明知远了几分,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却没多说什么。   这时候,原本闹哄哄的船一层突然静了。   明知低头看去,原是一白须老者在阔谈勿州怪力乱神之事,身边正围了一圈人。   他生出几分兴致便靠在围栏上听。   “说起这清水江那便要引出一桩旧事,你们可知两百年前这勿州隶属哪国?”这老人见周围围了一圈人,便卖了个关子。   一个商贩模样的年轻人本来瞪大了眼睛听得正入迷,被他这么一顿,一时之间便有几分急躁,“老先生快讲吧,这周围只有你有大学问。”   这老者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才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两百年前这勿州隶属兰沽,清水江也不叫清水江,而是叫忘江。至于为什么改名清水江,要从两百年前此地发生的一件怪事说起。”   “勿州这地自古有大忘山神泽庇佑,一直都是风平浪静,可是突然有一天勿州开始蔓延一种疫病。”   “什么疫病?”老人语速极慢,便有沉不住气的年轻人出声催促,却立马被周围人瞪了回去。   老者看那年轻人一眼,也不生气,“此病说来也怪,它虽不要人性命但却会让人开始丧失记忆,更有严重者会变得木讷呆滞如行尸走肉一般。更怪的是,举国上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有法子医治。后来得这种怪病的人越来越多,便有人传是这忘江的‘忘’字在从中作怪,这事传到国主耳朵里,那国主竟然信了,还亲自到勿州为忘江赐新名。”   说到这,老者停顿一会,眼神颇有几分不屑,说了句题外话,“说来,那位国主也真是昏聩至极,盯着这忘江半晌只憋出句‘此江水清可见底,清水二字甚好’,于是这忘江便更名清水江。”   “那后来这些得怪病的人好了吗?”众人奇道。   明知听至此处不禁冷哼一声,能好才有鬼,忘字作怪根本是在鬼扯,说是妖孽作祟还差不多。   “不仅没好反而更甚,”老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要说好便要到一年后兰沽太子宁祯降生这天。兰沽太子出生时天象祥瑞,百鸟齐鸣,连天上星宿都比以往亮几分,怪病也随这位太子的降生而消弭。国主大喜,便给这位太子赐名‘祯’字。当时坊间传闻这位太子乃天上神官降世,为的是拯救兰沽国运。”   “那兰沽国后来不还是被我大成朝灭了?这位太子若真是天上神官缘何不救自己国家?子不语怪力乱神,你这老先生真是满口胡言乱语。”声音的主人正是一青衫书生。   他熟四书通五经,本不想参与这场荒谬的谈话,不料这老先生竟越说越离谱,不禁出口反驳。   白须老者正说到兴头上,被这不知深浅的书生打断,顿时怒了,出口训斥道:“你这年轻人当真是无知得很!你当真以为你读了几本圣贤书便可妄议世间诸事?我且问你,你那书本上可有教你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可有教你为人行走四方要紧的是这敬畏二字?不知则敬畏,敬畏则不妄议。”   说着不禁悲从中来,叹了口气继续道:“也罢,如今世道人心不古,世人皆知读书,却不知读书要紧的是知书。由此可见多少前世圣贤一腔苦意皆付流水啊,可叹可叹!”   说罢老人不再言语。   那书生被这么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索性背过身去不再理会。   众人悻悻然四散开来,船上又恢复之前闹哄哄的景象。   明知转回头。   慕同尘正将扇子盖在脸上闭眼小憩,容问坐的笔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他百般无聊便拿起小几上莹绿茶杯把玩。   这时候,容问的声音传了过来,“大人可想知道后续?”   “还有后续?”明知一愕,抬起头来看着容问。   他本以为容问并未听那老先生胡侃,没想到他竟然听了。   容问从他脸上移开视线,咳了一声,“那老者只说对了一半,大人可知灵星君成难?”   “灵星君?掌命格星宿的那位?”他思忖片刻,成难他大概见过几次,映像中是个温雅俊秀的人。看着是个极好相与的,不过他倒不怎么熟。   容问笑了一下,“大人记得没错,正是这位。成难在飞升之前曾欠了月燕太子成婴一段前缘,功德不能圆满,两百年前遂降世还了成婴这一段缘,而那位太子成婴正是如今大成国的开国君主。”   “所以那位老先生讲的神官降世确有其事,只不过这神官不是宁祯而是成难?”明知一点即通,“如此到说的通了。”   “可是那夺人记忆的妖孽又做何解?”他虽笃定那老者口中的疫病是妖物所为,但妖物缘何突然消失他却也不知道。   毕竟他两百年前还在恶神殿半死不活的躺着。   容问喝了口茶,云淡风轻道:“我杀的。”   明知拿杯子的手一晃,满脸震惊,心道怎么又和这位扯上关系了。   不过转念一想,勿州就在这位大忘山之主的眼皮子底下,妖孽在此地兴风作浪无疑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按容问一剑斩前代鬼神的架势,他要是能忍才有鬼。   “原来如此,鬼神大人知道的真多。”明知称赞道。   容问搁下茶杯,盯着他一笑,“大人谬赞了。我曾因着一件事曾游历过人间,所以对这人间之事略微知道一些。”   “所为何事?”他心里好奇,嘴上不经意间已经问出了口。   空气倏地一滞。   他疑惑抬眼,入目是容问脸上僵硬的表情。   这时他才觉不妥,连忙解释,“我就随便问问,鬼神大人不必——”   “为寻一人。”他话未说完,就已经听到了回答。   “可寻到了?”不知为何,他被容问话语中的情绪吸引,不禁又问了一句。   “寻到了。”半晌,容问黑色眼睛开始变回了浅金色,跟他在大忘山第一次见的一个模样。   得到这个答案,明知没由来地心中一松,脸上已经带了笑意,“那就好。”

已是首章 已是末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炮灰不高兴

    炮灰不高兴
    邻客 耽美纯爱

    系统:你要穿书了,穿成没光环的炮灰,被各路天之骄子摁在地下踩。 岭安:哦。 系统:他们的世界非常危险,主角想杀你,反派想杀你,但你必须替他们完成心愿。 岭安:嗯。 系统:...你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岭安:嗯...他们耐玩吗? 系统:???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岭安是倾整个魔宗之力娇惯出来的新任少主。有一天,他爹实在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 那个不会烧杀抢掠只会懒洋洋地晒太阳的小公子到底是谁家的种!? 岭安侧目看了看父亲,微微一哂。 后来,全天下都知道,魔宗少主不会烧杀抢掠,但最擅长玩弄人心。 岭安飞升那天,各路正派几乎喜极而涕。 那混世魔王终于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破旧的小草庐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排雷: 1.本文1v1主受,HE。受是个爱情愉悦犯但他没跟人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2.无生子,不虐,无副CP,攻是切片攻,最后会合体。 3.在每个小世界的结尾受都会回一趟本世界,修罗场要素有,我爱狗血修罗场。

  • 情深难释:总裁宠妻超级酥

    情深难释:总裁宠妻超级酥
    安惠子 现代言情

    江小鱼上一世被闺蜜和丈夫害得惨死,重生后一心只想守护好江氏,照顾好父亲,让那对狗男女得到惩罚。重生归来,某人伸手说:”嫁给我,我来保护你。“从此开启打渣男灭渣女模式。可明明是契约结婚,某个人却化成粘人大魔王:“老婆,之前都是我的错,只求你不要离开,我会宠你上天。”江小鱼:“滚,自己上天去!”

  • 1号宠婚:傲娇萌妻,别想逃

    1号宠婚:傲娇萌妻,别想逃
    无言 现代言情

    慕安父亲死后,沉以彻非要和慕安结婚。慕安:“沉以彻,我把爸爸的律师事务所给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们真的不合适”沉以彻:“它已经是我的,你是也只可能是我的,我怎么会把你让给其他人呢?”慕安,你,我势在必得!!!

  •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漓渟 耽美纯爱

    西维尔为了阻止对手与首富强强联姻,不得已之下选择了绑架素未谋面的小少爷。 却不想自己会对小少爷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掏心掏肺,连骗人签婚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他一把年纪,不知情爱为何物。乍然间落入情网便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把满腔的爱意一朝全部捧给他。 小少爷作天作地上串下跳,他觉得那是活力四射。 小少爷上房揭瓦徒手碎桌,他觉得那是健康活泼。 总之,他的小少爷是个脾气棒棒活泼开朗的小可爱,他就要宠着爱着捧着护着,不服来咬! — 手下们:呵呵,上将眼瞎。那哪里是什么小可爱,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手下们:上将,那啥,您的小少爷他跑路了! 注意:1双洁,双初恋 2伪?强制爱 伪?囚禁 真?甜宠 3大概率会生子,不一定的事 4受有万人迷属性,人见人爱

  •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可可豆 现代言情

    夏悄悄立即整理好衣服,刚一打开门便撞进了男人充满凛冽香气的怀抱里,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将对方用力推开!墨南宸不满地伸出长臂又把人捞了回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他有力的手臂和宽阔的怀抱像一个囚笼,带来无尽的压力。夏悄悄用力地咬了咬唇,“救命恩人也不用靠这么近……再说,我又没要你救。”

  • 沈总,请打钱

    沈总,请打钱
    深深 现代言情

    夏庭薇结婚了,嫁给了多金帅气的沈奕泽。沈奕泽不爱她,从没在三层小别墅里出现过,只有他的金钱陪着寂寞的她。他心里有着白月光,每次和白月光见面都会愧疚地给她打钱。这样的日子本来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说要跟她生孩子。沈总,别闹了,快打钱好吗!

  • 媚祸

    媚祸
    碎花暖暖 浪漫青春

    为解身世之谜,夏侯明月代替姐姐嫁入东宫,一场比拼权谋智斗的棋局就此展开。神秘病弱的太子,身份迷离的贴身丫鬟,狠辣高深的王皇后,阴险狡诈的贤王,冷宫里装疯卖傻的齐妃……波云诡谲的皇宫,她该如何生存?若即若离的翩翩公子容慕熙,忽冷忽热的太子离殇,到底谁才能给她相濡以沫的爱情?她倾尽繁华一生,最终换来回眸一笑,还是叹息一声?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腐蚀骨 耽美纯爱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 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 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于是 主角受忤逆霸总,跑去灯红酒绿的地方当服务员,被霸总抓回去,霸总把他牵回房间,露出三分薄凉,几分讥笑,凶狠道:“说吧,想要什么惩罚?” 主角受:“……” 主角受需要钱,当面羞辱他:“你不就是想要钱,给,我按分期给你,上完大学出来打工记着还我。” 主角受:“……” 主角受在学校被人欺负,霸总阴阳怪气:“看你那小弱身板子,活该被人打,今天起我给你找了教练,好好练,打回去!” 主角受:“……” 最后霸总躲过死亡,却没躲过破产,破产后霸总把合同甩到主角受面前,冷冷道:“现在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主角受却冷笑:“你做梦!” “……”

  • 我养的纸片人是龙族大佬

    我养的纸片人是龙族大佬
    济海 耽美纯爱

    一款全息养崽游戏爆红星际。 作为星际帝国的小皇子,南萧最不缺的就是钱。 为了摆脱和传闻中冷酷狠戾的龙族圣子韩渊联姻的命运,南萧称病卧床,无聊之下只能玩养崽游戏打发时间。 刚捡到的崽崽小小只,软乎乎,还是个长翅膀有尾巴的稀有小龙崽,但是崽崽浑身是血,叫起来“嘤嘤嘤”的。 【您是否愿意花费1星币救您的崽崽?】 南萧大手一挥:“氪金!充值!先充个一亿星币!” 崽崽养着养着,南萧一觉睡醒,发现他家小龙崽站在了床边。 他两眼放光。 “崽崽!” 怀着一颗老父亲的心,南萧左手拿着育儿宝典,右手泡着奶粉。 指着电视里的美女龙,兴冲冲给崽崽介绍对象:“你长大娶个媳妇给我生个龙蛋玩?” 崽崽丢了奶瓶撕了书,一尾巴拍掉电视。 一下子从小龙崽变成了一个银发金瞳的俊美青年。 “听说帝国的小皇子南萧重病不起?” 南萧一愣。 “听说他很想跟我成婚,但是时日无多?” 南萧瞳孔地震。 韩渊俯身,把企图逃跑的小皇子逼进角落,勾唇低笑。 “殿下喜欢龙蛋,我喜欢殿下,或许,殿下可以给我生一个?”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柠檬茄子 耽美纯爱

    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 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呜呜呜……” 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他哭出来的样子好美prprpr -该死,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太美了。 当其他玩家被boss追着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时。 boss&npc:浅灵是我唯一的缪斯,栽种在我心尖的花朵,无人能配的上他,尔等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 浅灵:呜呜呜(哭得超大声)。 其他玩家:浅灵明明只会哭,怎么就安全存活还打破了副本记录了!这就离谱! 笨蛋美人yyds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