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许安则苏黎涵小说-苏黎涵江简封《我娶了主角受的正攻》免费阅读

浏览502
2021-12-12 20:37:59

主角是许安则苏黎涵江简封的小说名叫《我娶了主角受的正攻》,是作者商微羽的一部耽美纯爱类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现在这样,他们的关系真的是一个质的飞跃的。他认识的人中也有想攀上江简封的,只是他们的手段都不高明,嫩了些,江简封对于他们的举动,甚至连敷衍的假象都懒得做。他感觉江简封对着他倒是越来越有耐心了,看来等他离婚后和江简封在一起的话,进入江家的几率又增大了几分,想到这里苏黎涵顿时心里克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立即阅读

《我娶了主角受的正攻》精彩章节

  前世的他过得很不如意。   苏黎涵有过前世,这是他的“第二辈子”,这也是他今生无法对第二个人说出口的最大的秘密。   十四岁就思想早熟的他,看出这个世界没钱没人瞧得起,而他想要什么东西没钱也买不起。   小孩子的喜欢和厌恶都是最简单的。   有时候仅凭着自身穿着打扮,就能划分种类,聪明的和聪明的玩到一起,漂亮得与漂亮的站到一块儿,而被嫌弃的和被欺压会凑到一起……   在其他少年人拿着钱随意进出名牌店,鞋子衣服是他身上几倍几十倍的价钱,他穿着廉价的衣服,在融入这些人的小团体时,不是没有遭过白眼。   背地里不是没听见有人说他像个舔狗,小跟班,转角处听见这些话的他,能怎么样?   打架这种愚蠢的只会给自己惹来麻烦,背上处分,甚至家庭条件富裕的报复他,他都没能力还手。   他只能站在无人望见的角落里等奚落他的人说完话后,脸上重新挂起笑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的继续上前和人相处。   这些都是以后可能能用到上的关系。   他的父亲是个赌徒后来还开始酗酒家暴,母亲在他六岁时被他打进了医院后忍无可忍的离婚了。   母亲带着他离开,到处做零工,后来安定下来,租住在一处破旧的老楼里,闲言碎语他从小听到大。   看着路过的女人笑着打招呼上了楼,“不是那个离婚带娃的女人吗?怎么又买的白菜?”议论声响起。   “白菜便宜呗。”   “听说她是被男人家暴,离婚跑到我们这儿的。”   “被家暴?怎么会被家暴,总不能男人无缘无故的打人吧?”这是好奇不知怎么回事的。   “孩子不是亲生的?”带着恶意笑意的话从另一个人口里说出来,“男人发现了?”   “才不是,我听说是她男人好赌,败家得很,输了就喝酒打老婆耍威风,这女人忍不了了就离婚带着娃走了。”有知道真相的随口说了出来,作为谈资。   顿时引起人热议,“怪不得咧,家里没个男人,这女人日子可不好过,我在她家隔壁就没闻到过几次肉味,那小孩儿衣服我看着眼熟,心里还嘀咕着是不是我看错了。”   “什么看错了?”   “我们家小孩儿大了,穿不了丢掉的衣服被她们家捡回去改小了穿了,我原以为不是我家的,原来还真是我们家的。”   “真的啊?”   小巷子里坐着晒太阳闲扯的妇女们哄笑声起来。   “这家日子过的也太可怜了,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好过,要是以后看见楼上的那家有什么事儿,能帮就帮一帮。”也有几句善意的话夹在中间,但很快被笑声淹没。   有些人似乎天生就喜欢挖掘别人的痛苦难堪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和好胜心,来衬托自己过得更好。   搬着小板凳坐在巷子里的人,谁都没注意到身后想要从小楼里出来的弱小的身影,在听见门口人的话后又退了回去。   重新跑回楼上的苏黎涵将身上的衣服脱了扔在了地上,平生第一次知道了羞耻和难堪是个什么滋味。   他想要穿好看的新衣服,他想吃没吃过的好东西,他要离开这里,到没有这些嘴碎恶心的人地方!   他讨厌那些脸上挂着笑,背地里嘲讽他的那些同学,可他却又不得不去应付讨好他们,如果他不去融入他们,假装着与他们一伙儿的,冷着脸敢反抗他们嬉笑辱骂欺辱,他清楚的知晓会是什么下场,那只会得到加倍的欺压。   在班里被着群家里有钱有背景欺负到最后不敢吭声最后退学的例子还在前面摆着,苏黎涵不能容许自己受到这样的下场。   他想,他要钱,他要有很多很多钱,他想到了学校里那些有钱的男孩子,穿着新衣球鞋去店里买东西被其他人巴结的样子,而他连买一瓶矿泉水都是要再三思量。   他被迫成长知晓这社会的残酷,有钱有能力的鄙夷着没钱没能力的,那些说闲话的人更是无凭无据只借着自己看到道一些东西就开始添加细节的胡编乱造,那些说出口的恶意猜测,句句都是软刀子的扎在他的心里。   似乎社会隐形的规则:有钱有权的才有说话的底气的,没钱穷命的就会被人瞧不起,说闲话,被欺压。   他的母亲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为了他能有更好的前途,拼了命的将他送进了她能让他进入的最好的学校。   可惜的是,他的骨子里还是带上了那个赌徒父亲最肮脏愚蠢卑劣的基因。   好像他无论怎么学习,他的成绩也只是一般,他知道自己以后肯定考不上什么好大学,光看他妈给工厂打工那点死工资,每个月那可怜的一千八,身上洗的发白的衣服。   他已经能预想到未来从学校出来找不到好工作,给人打工那点工资养活自己都难,更不用说以后还要负担起母亲养老的责任。   好在他模样白净在同龄人里算是出挑,发现自己的取向后,他很快精挑细选出了一个同样喜欢男人,家境富裕的人暗地里悄悄谈起“恋爱”。   当然在他眼里所谓的“恋爱对象”那只是临时的饭票,就像一些漂亮却又没什么钱的女孩儿,靠着一张小脸蛋儿轻轻松松的从男朋友那里撒个娇要什么有什么。   他看着面上没有表露什么,心里却起了意。   这些女孩儿凭什么什么也不用付出,就这么甜甜蜜蜜的几句话,打着恋爱的幌子,就可以活得那么滋润?   那为什么他不可以这么做呢?   靠在男朋友的肩上,看着人发红的耳尖,他心里嗤笑这人的纯情,傻瓜一个,虚情假意的几句毫无用处的温言软语,他轻轻松松的从他选定的“男朋友”口袋里得到了一大笔母亲在工厂里打工一年都攒不出来的一大笔钱。   他拿着这笔钱,第一次出入品牌时装店,而不再是在夜市里挑着十块钱一件的白衬衣都觉得有些肉疼,还要再跟人还价还个一两块。   穿着漂亮昂贵的衣服,脚上踩着几百块一双的球鞋,他渐渐收获了更多人或是羡慕,爱慕的目光。   被男朋友维护着,那些曾在他背后嘲笑他,讽刺他的人,也在他一天天的改变里开始主动靠近他,而不是他舔着脸挤进他们的圈子里。   他越来越享受这样被人追捧巴结的模样,也越来越会应付围绕在他身边的人,那一刻他似乎找回来了自己曾经丢掉的卑微的自尊心。   直到考上大学后,他才发现那些有钱人,和他高中时认识的那些人完全不是一个段位的。   在他这里具体分两类人:好接近却不好糊弄和不好接近也好糊弄的。   他像从前一样不动声色的同时“追求”着许多人,那些傻子都以为他在认真的追求他(们)。   只是后来他发现他追求的这群人里,鲜少有傻子的。   大多数感情戏演得比他还要好,是他轻视了这群人,这些家庭条件卓越的人是一个比一个精。   给他好脸色的男人嘴上说话一个比一个动听,对他的感情比他还要认真还要真心,但当你想要从他们那里索取什么的时候,当场翻脸不认人的多的是,根本就是想和他玩玩而已。   一眼能看穿他目的的,更是对他爱搭不理,他对这类人也是敬而远之,他爱钱,要钱,但也要面子,并不希望自己的真面目被人撕下来摊在阳光下看,那会让他很难堪。   等他发现他无法和那些有钱的男人在一起后,他立刻和高中时保持着“恋爱”关系的男人,大学毕业后火速结了婚。   婚后他才发现这个人是如此的平庸,他最初以为的“富裕”不过只是他井底之蛙时以为的很多很多钱。   尤其是他见识过大学里那些富家子弟富裕生活后,他呆在家里看着电视里昂贵的服饰,豪宅。   开始埋怨丈夫的无能,说什么让他呆在家里养他,他什么都不用干,跟着他享福,结果呢,他想要稍微昂贵意些的东西,他就满足不了他了。   再后来在电视上看见当初高中同班家境一般的许安则才二十六岁就创建了一家上市公司,不到两年的光景就做大的采访,他叹息自己当初怎么没抓住这支潜力股,心里有些懊悔和懊恼,仿佛一张百万的彩票就在他手边溜走,如果他当初握住会是什么样子。   但紧接着无意间又知道自己当初高考成绩一般考入的H大学里的极为受欢迎的学弟江简封,更是“微服私访”A城里有名的“皇太子”一样的人物,那是比许安则还要高出几万倍高度身价的人。   他心里那丝丝懊悔愈发的沉重,日积月累,越来越多。   嫌弃的看着自己身边讨好的洗草莓给他吃的丈夫,他真是越看越显平庸,也就床上功夫还不错了。所有的家当加起来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他对自己当初的眼光极为嫌弃,竟然挑了一个这么平庸的人,如果再有一次机会,那时候的他有机会接近他们,他绝对!绝对!会把握住其中一个!   也不会现在的日子过得这么差劲。   万万没想到,他一觉醒来竟美梦成真,真的人生重来了一次,他回到了高中时期!   正是他离许安则最近的时候,他主动接近许安则,准备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明明当初待人一向温和的许安则,却好像因为他的“重生”引发了蝴蝶效应,整个人变得很冷淡,完全没有当初那么好接近。   对他这个高中时受许多人喜欢,欢迎的校草的告白,许安则更是不为所动。   他记得长大后电视上出现的许安则坦言他喜欢男人的。   也明明记得年少时他看着他的眼神是不一样的,是有些喜欢的。   可人生重来一次的他,现在从许安则的眼里是一点也看不出他喜欢他的样子。   直到他对他有了救命之恩,许安则才态度软化,允许了他的靠近。   他更加没想到许安则的创业史竟然那么艰辛,高中时原来他就已经这么早的开始着手创业,而他第一次创业近乎赔的无本。   那段日子,他陪着他吃馒头就咸菜时,馒头干的要死,咸菜卡嗓子难吃的要命,要不是晚上回家吃他妈做的好饭,偷偷给自己加餐,他做戏都做不下去了。   许安则是一点也看不出电视上他看到他时风光无限的模样。他差点就坚持不住,好在他清楚许安则未来一定会大放光彩,最终咬牙坚持陪着他,甚至还将自己的钱借出了五分之一,整整将近三万块。   许安则知道他妈是离异的,没什么钱,但他不知道他和人交往时收到的礼物折现折了多少,他没有将钱交给母亲,只每天取出一些给妈加餐,编个理由告诉她这些都是他兼职得来的。   他拿钱给许安则时还遭到拒绝,最后在他的坚持下,许安则才收下。   而他的“付出”后来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他在许安则这里的计划,虽然中间有了一点小波折,但后面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没想到的是到了大学时的学弟江简封这里却出了意外,重来一次的他成绩在许安则的帮助下有了提高,他没有报考与许安则相近的学校。   依然报考了H大,虽然分数高出H大报考分将近一百分。   许安则叹息说他明明可以把握住报考其他好学校的机会,以后得到更好的工作,有更好的前途,他也没觉得多可惜。   毕竟他是可以去其他更好的学校的,可他回来又不是为了考一个好大学,去当社畜,给人打工的。   他回来是为了钓男人,轻轻松松享受美好生活的。   而一个篮子里不能放全部的鸡蛋的打算,他在重生的第一天,就已经做好了谁好接近就接近哪个的决定。   果然,他的决定很有先见之明。   许安则他成功接近了,而江简封那里他的容貌和设计一点用也没有,接近江简封貌美的人太多,家境一个个比他好。   他怎么刷存在感,他也记不住他,对他毫无印象,甚至他试图设计获得好感的小计划也会因为旁人而打乱,大一点的算计他也不敢,他是知道他的背景的,被他查出来,他不会有好果子吃。   最终他只好劝慰自己,得到许安则的好感已经很不错。   但心里却隐隐有些不甘,因为他成功地算计了许安则,因此觉得自己可以过的更好,可以达到更高的一层,江简封他或许只要再努力一把就可以抓住他了。   抱着这种心思,成功和许安则结婚后的他,仍一直关注打听着江简封的消息。   越是看着对方对身边一个个短暂的恋爱对象花钱如流水一般的毫不在意,越觉得自己明明也可以拥有那样的生活,甚至嫁给江简封可以过得更奢侈后,他开始心里嫌弃许安则。   如果许安则能做的更好,赚的更多,他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心思。   直到他再也忍不住,开始“偶遇”江简封,重新开始接近他。   等到江简封眼里有他,他再也无法忍受许安则的存在,他阻碍了他和江简封之间,甚至和江简封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开始有了交集,而许安则身为他丈夫的身份也是一种隐患。   所以不能怪他算计他,是许安则给不了他想要的更好的生活和想要的一切,他也不可以阻挡他过更好的生活。   “你在想什么?”头发被扯得生疼的许安则皱紧了眉。   心里有鬼的苏黎涵惊了一下,面色慌乱了一瞬间,很快便镇定下来:“啊,没想什么。”   “头发吹好了。”他温柔的说道,“你明天还要去公司上班,我们早点睡吧。”   许安则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但没有多想。   他淡淡地应声,“好。”每一次他带礼物回来苏黎涵都会比平日里更温顺温柔几分,这次大概也是自己今天突然回来没通知他,苏黎涵惊喜过度了。

已是首章 已是末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炮灰不高兴

    炮灰不高兴
    邻客 耽美纯爱

    系统:你要穿书了,穿成没光环的炮灰,被各路天之骄子摁在地下踩。 岭安:哦。 系统:他们的世界非常危险,主角想杀你,反派想杀你,但你必须替他们完成心愿。 岭安:嗯。 系统:...你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岭安:嗯...他们耐玩吗? 系统:???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岭安是倾整个魔宗之力娇惯出来的新任少主。有一天,他爹实在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 那个不会烧杀抢掠只会懒洋洋地晒太阳的小公子到底是谁家的种!? 岭安侧目看了看父亲,微微一哂。 后来,全天下都知道,魔宗少主不会烧杀抢掠,但最擅长玩弄人心。 岭安飞升那天,各路正派几乎喜极而涕。 那混世魔王终于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破旧的小草庐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排雷: 1.本文1v1主受,HE。受是个爱情愉悦犯但他没跟人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2.无生子,不虐,无副CP,攻是切片攻,最后会合体。 3.在每个小世界的结尾受都会回一趟本世界,修罗场要素有,我爱狗血修罗场。

  • 当流量沉睡时

    当流量沉睡时
    白月光 耽美纯爱

    霍启言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三线流量小明星 只想认认真真的拍戏,低调的生活 拒绝聚餐、拒绝宴席、拒绝炒作 远离圈子里的是是非非 可是一场小车祸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直到有一天遇见梦中的那个人 他抛弃了之前的一切,只想更近的接近他、了解他 于是开始了各种“围追堵截” 我就想加一个微信怎么就那么难呢? 肖呈灏作为一个商业帝国的霸总 对各种各样的倒贴都视若无睹 直到有一天一个精致的男孩 抓着他的胳膊,告诉他,我天天在梦中见到你 也是一种缘分,我们加个微信吧 肖呈灏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将他彻底无视 从此身后就跟了一个小尾巴,无论他到哪里都能跟他相遇 为了早点摆脱这个缠人的小麻烦,无奈只能拿出手机 却不知一切只是开端……

  •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春台樵客 耽美纯爱

    千年前,明知从风光无限的少年将军飞升成了令人深恶痛绝的万人嫌神明。 他捡了个泥潭里打滚的废物小狐狸。浑身脏兮兮的,只一双浅金色眼睛漂亮的很。 后来,他将这事忘了。 千年后,明知结识了神界新贵容问。 传闻中狠戾阴鸷,睚眦必报的容问对他极好。 他冷了,容问温柔披衣。 他累了,容问笑着将他揽进怀中。 他受伤了,容问心疼的险要哭出来。 明知觉得,传闻与现实多半不符。 于是他放心的享受着这份“同僚情谊” 直到有一天。 他问他,“阿知,你要不要我?” 对上那双爱意溺人的浅金色眼眸,除了恍然大悟之外,他沦陷了。 (文案苦手跪了……) 本书原名:《恶神》 1V1双洁,无副cp 本文开头从一千年后写起 攻受磨磨蹭蹭多,双向救赎。 排雷:①田园式仙侠,会吃饭喝水的那种。 ②第一本,各方面都不成熟,欢迎提建议

  • 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橘子飘 古装言情

    欠身俯首,在谢微澜耳边轻道:“姐姐真是给本宫养了一个好侄儿,你瞧,他还真是同你一般的单纯!一碗滴了醋的水,俩滴融合在一起的血滴。便让你引以为傲的太子,信了我方才编造的一切。被亲生儿子杀死的感受,如何?”说罢,她缓缓起身,看着被她踩在脚底的人,得意大笑出声。然而就在此时,原本似乎死透了般的谢微澜,竟突然挣扎起来,她赤红着双眼,直勾勾的盯向谢衾,下一瞬,竟生生的扑上前去。

  •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漓渟 耽美纯爱

    西维尔为了阻止对手与首富强强联姻,不得已之下选择了绑架素未谋面的小少爷。 却不想自己会对小少爷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掏心掏肺,连骗人签婚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他一把年纪,不知情爱为何物。乍然间落入情网便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把满腔的爱意一朝全部捧给他。 小少爷作天作地上串下跳,他觉得那是活力四射。 小少爷上房揭瓦徒手碎桌,他觉得那是健康活泼。 总之,他的小少爷是个脾气棒棒活泼开朗的小可爱,他就要宠着爱着捧着护着,不服来咬! — 手下们:呵呵,上将眼瞎。那哪里是什么小可爱,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手下们:上将,那啥,您的小少爷他跑路了! 注意:1双洁,双初恋 2伪?强制爱 伪?囚禁 真?甜宠 3大概率会生子,不一定的事 4受有万人迷属性,人见人爱

  •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可可豆 现代言情

    夏悄悄立即整理好衣服,刚一打开门便撞进了男人充满凛冽香气的怀抱里,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将对方用力推开!墨南宸不满地伸出长臂又把人捞了回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他有力的手臂和宽阔的怀抱像一个囚笼,带来无尽的压力。夏悄悄用力地咬了咬唇,“救命恩人也不用靠这么近……再说,我又没要你救。”

  •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锦竹 浪漫青春

    为何他要去坚持,而她要选择抛弃?是他自作多情还是她爱得不够?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他才重新振作起来,用五年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用五年的时间去忘记关于她的一切记忆。可他花了五年去忘记她,却还不敌叶伯父的一句话。安辰,一生今天回来。他计划好的人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回来了,把他脆弱不堪的心重新植入他的体内,然而他无力去修补去经营这颗曾经被她抛弃的心。他的执着,早在她失踪的六年里,一片片碎裂得无法复原。

  • 沈总,请打钱

    沈总,请打钱
    深深 现代言情

    夏庭薇结婚了,嫁给了多金帅气的沈奕泽。沈奕泽不爱她,从没在三层小别墅里出现过,只有他的金钱陪着寂寞的她。他心里有着白月光,每次和白月光见面都会愧疚地给她打钱。这样的日子本来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说要跟她生孩子。沈总,别闹了,快打钱好吗!

  • 北大“差”生

    北大“差”生
    破破 浪漫青春

    成绩普通、发挥不稳定的周林林因高考超常发挥,进入了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但因其能力有限,在光鲜亮丽的北大生存艰难,唯一愿望就是顺利毕业。开朗活泼却自卑的周林林面对众多天之骄子,投机取巧,又随波逐流,不明白生活的方向和目标在何处。入学时对经院师兄谢端西一见钟情,却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新闻系红人文涛在和周林林的相处过程中,逐渐对其直白简单的性格倾心,表白后却遭到了周林林的拒绝;和周林林一起考入北大的老乡毒舌方予可从小暗恋她,在辅导她学习,帮助她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两人互见真情,最终相知相爱。

  • 驭兽狂妃倾天下

    驭兽狂妃倾天下
    张大姑娘 古装言情

    驯兽师唐洛魂穿古代,成了亡国落难的公主,被逼进入兽园参与角斗,朝不保夕。只是无意间救下的谪仙男子,不仅要带她走,还要许她正室夫人的名分?唐洛:“我暂时……不太想结婚。”唐洛:“结……马上结!”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