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摄政王的小夫郎江晏舒君峈-摄政王的小夫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浏览444
2021-11-24 20:33:24

《摄政王的小夫郎》是作者Erotic创作的一部耽美纯爱类小说,江晏舒君峈为主角。讲述了江晏舒回到院子就告诫黄莺。“你呀,以后别去招惹摄政王,那些在丞相府可以整整人,但在王府……还是算了。”深有体会的黄莺哭唧唧,在江晏舒怀里撒娇不出来,那个男人太可怕了。

立即阅读

《摄政王的小夫郎》精彩章节

  白狐这么说,江晏舒安心不止一点点。   说干就干,一个月下来子期把王府摸索个遍,为了保命,江晏舒打算今晚行动。   倒是黄莺舍不得住了一个月的小屋,王府的管家太会布置,住的可舒服了。   江晏舒的东西不多,一两件自己带过来的衣物,便是些银两,唯一值钱的是母亲留下的玉佩。   一想到母亲,他免不了想到那晚上丫鬟说的遗物,可母亲的东西还有什么?   天色还早,江晏舒待在偏房,将余下不多的草药洗净,碾碎制成药丸。   一边打下手的子期见没了草药,问道:“少爷,我还要去拿药吗?”   江晏舒摇头,“没必要。”   说的很轻,怕被外面的丫鬟听见。   子期想想也是,转头拿了许多零嘴进来,嘴巴也不空闲,“少爷多次点,好有体力。”   “你吃吧,我不饿。”江晏舒哭笑不得,他的胃不大,午饭现在都没消化。   “那我给动物拿去,它们肯定饿了。”子期非常肯定道,少爷的宠物可不能饿着。   为了今晚上,他必须有充足的体力,可惜了王府的甜点,以后没机会吃了。   书房。   听着下面的人汇报朝堂上的情况,君峈揉揉眉心表示不耐烦。   “好了,不用多说,太子有应对之策便可。”   座上的君峈脸色看着非常不好,手背上青筋暴鼓,在大臣眼里,是发怒的前兆。   战战兢兢的摸了摸额头,恨不得立马离开。   “滚。”君峈低吼,烦心事一个接一个,令他非常狂躁。   “王爷——”   大臣连滚带爬,跑出几步后听见管家的惊呼,不过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回头。   本该用晚膳的时间,摄政王府上下陷入低迷,主院里,下人们的头能低多少低多少。   下午王爷莫名晕倒,把管家吓的不轻。   此时君峈躺在床上,不知情况的还以为只是入睡了。   “王爷什么情况?”   几位医师你看我我看你,被同伴推出来的老头道:“王爷中了毒,余毒未清,而且伤口处理不干净,导致感染晕厥。”   管家皱眉,“中什么毒?可有解决的法子?”   老医师想了想,沉默的摇头,“蛮夷族的毒虫,除了特制的解药,没法彻底根除。”   管家闻言,狐疑之间又生焦急,若没有解药,王爷岂不是长睡不起。   至于王爷怎么中的毒,管家一概不知,蛮夷之地的毒物数不胜数,谁知道是哪条虫子。   正在管家想让旁人出去,好问问王爷身边的暗卫时,某个医师突然开口道:“要不然让王妃看看,听说王妃的医术很好。”   这让屋子里的人都看向那人。   年纪不大,管家有点印象,这人是去年进的王府。   被人盯着很不适应,那人结结巴巴,“最近、王妃取了很多草药,在医术上面肯定有研究,为什么不试试?”   说到后面,年轻医师底气足起来,似乎认为自己说的有道理。   管家没有表态,等了片刻,也没见暗卫出现,叹气一声,“将王妃请来。”   “是。”   江晏舒跟子期都在房中,下人早就被打发睡觉。   他们也因此不知道主院发生了什么,齐齐等着夜深人静。   房间里面只点了几根蜡烛用于照亮,子期搓搓手,没由来的感到寒意。   “少爷,好安静啊。”   “还好。”江晏舒看着挺冷静,两手却绞着包袱,心里面很坎坷,虽然狐狸再三保证能逃出去,他总是惴惴不安。   子期不放心又问,“少爷,你说真的能成功吗?”   摄政王府的侍卫那么多,凭他们两个,能成吗?   “能……”事到临头,江晏舒不能说丧气的话,只是……   “扣、扣、扣……王妃在吗?”   这敲门声突然响起,吓的二人一个激灵,黄莺直接吓呆。   狐狸特无语,子期这嘴巴是开过光的吗?   江晏舒跟子期面面相觑,后者更是瞪大了眼,捂着嘴巴不停的摇头。   没有人回答,侍卫狐疑起来,就在他准备拔刀的时候,有人说话了。   “谁?”江晏舒抓紧了袖子,仔细听的话,很容易发现里面的颤音。   “请问是王妃吗?冒犯了,管家有请王妃。”   前来带人的侍卫见漆黑的院子,有瞬间觉得走错了地方,若不是看见灯火,以为王府进了贼。   听到请他出院子,主仆二人不约而同认为他们的逃跑被活阎王发现现在来抓人。   明明进入了夏日,江晏舒却是由内到位感到冷。   “少爷,你别去,”子期面色恐惧,赶忙拉住江晏舒,“我去,你赶快跑!”在他看来,江晏舒要是去了就回不来了!   “王妃?”侍卫的催促又响起。   江晏舒蹭的站起来,把包袱交给子期,“先藏好,等我回来。”   尽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回不回得来。   江晏舒打开门,艰难的扯出一抹笑,“走吧。”   侍卫反而被晃花了眼,恍惚的想,王妃真好看。   江晏舒想走慢点,能拖一时是一时,可侍卫的步子越来越急,江晏舒的心也越来越沉,一张小脸尽是灰败。   主院灯火通明,江晏舒完全没有欣赏的意思,瞅见外面规规矩矩站着的下人神情凝重,更加的恐惧。   “王妃到了,您进去吧。”   江晏舒死死盯着房门,脚步沉重的踏上石梯。   进了里面,他都不敢抬头,“管家,王爷叫……”   管家等的焦,一看见江晏舒进来,连忙请人上前,一时间没注意江晏舒的神情,“王妃您可来了,快看看王爷,有没有办法治好?”   江晏舒眨眼:“?”   直到看见被银针扎了整个胸膛的君峈。   ……这什么情况?   “这是?”   “王爷中了蛮夷虫毒,不知王妃能看出什么?”管家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摄政王昏迷之事不可传出,不然为什么到现在他不敢去找御医的原因。   成亲当晚,江晏舒都不敢仔细看摄政王的模样,现在也是。   江晏舒没敢多想,坐下后把脉看眼,一系列动作跟寻常医师没什么不一样。   若不是小脸认真紧绷,管家都会把人赶出去,正这么想,却见江晏舒一口气把那些银针全拔了。   管家:“!”   江晏舒摇头,“这些东西没用,治不好的。”   扎针的老医师吹胡子瞪眼,“小娃娃本事可有几分?敢说大话。”   管家蹙眉挥挥手,让这帮老头下去。   蛮夷之地的毒物很多,好在摄政王中的不是很毒的那种,完全有救。   “解药需要时间,期间不要让伤口恶化就行。”   管家大喜,声调都发生变化,“王爷有救吗?”   江晏舒眨眼点头,有些惊讶管家的反应,在他看来这不是很重的毒,“有救。”   “王妃尽管去做,只是别将此事透露出去。”   江晏舒不怎么明白这句话,下意识的答应,只是想到开始的误会,被自己的蠢无语至极。   回去的时候完全是两种心情,不过可怜了子期,在院子里不停的祈祷,内心反复煎熬。   “少爷!您没事吧?!”   院子的灯火点亮,外面徘徊的子期,眼眶通红的扑上来左看右看。   江晏舒轻咳,不敢多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送江晏舒回来的下人,不禁多看几眼子期,怎么搞的像生离死别一样。   狐狸跟黄莺眼巴巴的围着江晏舒转。   江晏舒轻声解释,好让他们放宽心,“是我们误会了,管家叫我是为了其他事,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子期大大的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你先下去休息吧。”江晏舒可没忘记正事,抱着白狐进了放房。   “小白,你有没有蛮夷千足虫的解药?”   狐狸甩了甩尾巴,一针见血道:“谁中了千足虫?”   江晏舒眼睛闪烁,在思量管家那句话,告诉小白应该可以吧,凑到狐狸耳朵说,“那个,摄政王中毒了,王府的医师没办法,然后我被叫过去了。”   狐狸了然的看了眼单纯的江晏舒,王府的医师没用却来找王妃,怎么想怎么奇怪,留了个心眼,“那你怎么想的?”   江晏舒眨眨眼,下意识回答,“当然是救啊。”   “我明白了,千足虫的解药不难,但在我拿回来的期间,你不能说实话,就说治疗的过程很慢。”   “嗯嗯,那你几天能回来?”   狐狸转转眼珠,“最多五天。”   “晏晏,摄政王中毒这几天最容易离开王府,你是要放弃吗?”   今晚上若没这件事,这个时候他们都出府了。   江晏舒茫然的看着狐狸,但身为医师,本能是想治好病人,两手扣了扣,低低说道:“没事,下次再找机会吧。”   狐狸没再多说,显然知道江晏舒会是这样的选择,从窗缝钻出去,没入夜色。   黄莺在桌上跳了跳,急的不知道说什么。   管家在第一时间敲打全府上下,结果翌日摄政王中毒的消息莫名的传开,毕竟君峈昏厥时,府上刚好有位大臣。   传言很凶,中了蛊虫没发治,甚至说摄政王命不久矣,总之一个比一个厉害。

已是首章 下一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炮灰不高兴

    炮灰不高兴
    邻客 耽美纯爱

    系统:你要穿书了,穿成没光环的炮灰,被各路天之骄子摁在地下踩。 岭安:哦。 系统:他们的世界非常危险,主角想杀你,反派想杀你,但你必须替他们完成心愿。 岭安:嗯。 系统:...你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岭安:嗯...他们耐玩吗? 系统:???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岭安是倾整个魔宗之力娇惯出来的新任少主。有一天,他爹实在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 那个不会烧杀抢掠只会懒洋洋地晒太阳的小公子到底是谁家的种!? 岭安侧目看了看父亲,微微一哂。 后来,全天下都知道,魔宗少主不会烧杀抢掠,但最擅长玩弄人心。 岭安飞升那天,各路正派几乎喜极而涕。 那混世魔王终于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破旧的小草庐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排雷: 1.本文1v1主受,HE。受是个爱情愉悦犯但他没跟人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2.无生子,不虐,无副CP,攻是切片攻,最后会合体。 3.在每个小世界的结尾受都会回一趟本世界,修罗场要素有,我爱狗血修罗场。

  • 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橘子飘 古装言情

    欠身俯首,在谢微澜耳边轻道:“姐姐真是给本宫养了一个好侄儿,你瞧,他还真是同你一般的单纯!一碗滴了醋的水,俩滴融合在一起的血滴。便让你引以为傲的太子,信了我方才编造的一切。被亲生儿子杀死的感受,如何?”说罢,她缓缓起身,看着被她踩在脚底的人,得意大笑出声。然而就在此时,原本似乎死透了般的谢微澜,竟突然挣扎起来,她赤红着双眼,直勾勾的盯向谢衾,下一瞬,竟生生的扑上前去。

  •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漓渟 耽美纯爱

    西维尔为了阻止对手与首富强强联姻,不得已之下选择了绑架素未谋面的小少爷。 却不想自己会对小少爷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掏心掏肺,连骗人签婚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他一把年纪,不知情爱为何物。乍然间落入情网便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把满腔的爱意一朝全部捧给他。 小少爷作天作地上串下跳,他觉得那是活力四射。 小少爷上房揭瓦徒手碎桌,他觉得那是健康活泼。 总之,他的小少爷是个脾气棒棒活泼开朗的小可爱,他就要宠着爱着捧着护着,不服来咬! — 手下们:呵呵,上将眼瞎。那哪里是什么小可爱,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手下们:上将,那啥,您的小少爷他跑路了! 注意:1双洁,双初恋 2伪?强制爱 伪?囚禁 真?甜宠 3大概率会生子,不一定的事 4受有万人迷属性,人见人爱

  •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可可豆 现代言情

    夏悄悄立即整理好衣服,刚一打开门便撞进了男人充满凛冽香气的怀抱里,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将对方用力推开!墨南宸不满地伸出长臂又把人捞了回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他有力的手臂和宽阔的怀抱像一个囚笼,带来无尽的压力。夏悄悄用力地咬了咬唇,“救命恩人也不用靠这么近……再说,我又没要你救。”

  •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锦竹 浪漫青春

    为何他要去坚持,而她要选择抛弃?是他自作多情还是她爱得不够?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他才重新振作起来,用五年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用五年的时间去忘记关于她的一切记忆。可他花了五年去忘记她,却还不敌叶伯父的一句话。安辰,一生今天回来。他计划好的人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回来了,把他脆弱不堪的心重新植入他的体内,然而他无力去修补去经营这颗曾经被她抛弃的心。他的执着,早在她失踪的六年里,一片片碎裂得无法复原。

  • 沈总,请打钱

    沈总,请打钱
    深深 现代言情

    夏庭薇结婚了,嫁给了多金帅气的沈奕泽。沈奕泽不爱她,从没在三层小别墅里出现过,只有他的金钱陪着寂寞的她。他心里有着白月光,每次和白月光见面都会愧疚地给她打钱。这样的日子本来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说要跟她生孩子。沈总,别闹了,快打钱好吗!

  •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春台樵客 耽美纯爱

    千年前,明知从风光无限的少年将军飞升成了令人深恶痛绝的万人嫌神明。 他捡了个泥潭里打滚的废物小狐狸。浑身脏兮兮的,只一双浅金色眼睛漂亮的很。 后来,他将这事忘了。 千年后,明知结识了神界新贵容问。 传闻中狠戾阴鸷,睚眦必报的容问对他极好。 他冷了,容问温柔披衣。 他累了,容问笑着将他揽进怀中。 他受伤了,容问心疼的险要哭出来。 明知觉得,传闻与现实多半不符。 于是他放心的享受着这份“同僚情谊” 直到有一天。 他问他,“阿知,你要不要我?” 对上那双爱意溺人的浅金色眼眸,除了恍然大悟之外,他沦陷了。 (文案苦手跪了……) 本书原名:《恶神》 1V1双洁,无副cp 本文开头从一千年后写起 攻受磨磨蹭蹭多,双向救赎。 排雷:①田园式仙侠,会吃饭喝水的那种。 ②第一本,各方面都不成熟,欢迎提建议

  • 北大“差”生

    北大“差”生
    破破 浪漫青春

    成绩普通、发挥不稳定的周林林因高考超常发挥,进入了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但因其能力有限,在光鲜亮丽的北大生存艰难,唯一愿望就是顺利毕业。开朗活泼却自卑的周林林面对众多天之骄子,投机取巧,又随波逐流,不明白生活的方向和目标在何处。入学时对经院师兄谢端西一见钟情,却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新闻系红人文涛在和周林林的相处过程中,逐渐对其直白简单的性格倾心,表白后却遭到了周林林的拒绝;和周林林一起考入北大的老乡毒舌方予可从小暗恋她,在辅导她学习,帮助她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两人互见真情,最终相知相爱。

  • 驭兽狂妃倾天下

    驭兽狂妃倾天下
    张大姑娘 古装言情

    驯兽师唐洛魂穿古代,成了亡国落难的公主,被逼进入兽园参与角斗,朝不保夕。只是无意间救下的谪仙男子,不仅要带她走,还要许她正室夫人的名分?唐洛:“我暂时……不太想结婚。”唐洛:“结……马上结!”

  • 月上柳梢头

    月上柳梢头
    梦芷 古装言情

    他突然想起一个几乎快要模糊的画面,画面里,城儿一身焰火一样的烈烈红衣,她就那样安静的站在这棵海棠树下,海棠花瓣落满她的衣袖,那时候的城儿,总是一脸忧愁,又或者冷酷!!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