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不能说我爱你谢方白贺小年-不能说我爱你by延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浏览483
2021-11-20 21:39:09

《不能说我爱你》是作者延三创作的一部耽美纯爱类小说,贺小年谢方白为主角。讲述了夏日晴空,离家十几米远处,大槐树底下的石凳上,坐着两位少年,他们乘着凉,蝉鸣声不断。“以后,你叫我方白吧,我喜欢听别人叫我的名字。”磁性的声音传进耳道。谢方白用手掌反撑在石凳不大平整的粗糙表面上,白色袖管下的小臂拧转着,很有力量感,他是爱出汗的体质,尤其是上臂处,一滴饱满的水珠划过他胳膊上的皮肤,最后失去支持,啪嗒,掉落在他骨节分明的瘦长手指上。

立即阅读

《不能说我爱你》精彩章节

  醒来时已经黄昏了,我透过飘窗望出去,乍一入目的是如血的残阳,悲壮的感觉扑面而来,让人觉得它像是即将出征的将军手里捧着的送别酒碗,仿佛它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战士壮行阔别,端起来它是尘海,掷碎的却是人世间的牵绊。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没有看到谢方白的人,他是不是在别的房间?   我屏气凝神试着去感受谢方白的气息,奇怪,他不在家,他什么时候出去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我猜想,可能是公司有急事,临时叫他过去商讨签字,在我灵魂跟上他以后,他的生活就总是这样,除了工作就是在家待着,他好像从不外出与人聚会,也没有什么关系近点的朋友,从前我们关系很好的时候,我就看出他有点不喜欢与别的同学什么的接触过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有时候晚上“我”们正打算睡觉了,他就会被一个电话叫去公司,他不会有任何抱怨,总会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收拾好东西出门,我只好不情不愿的黏到他的背上,把脑袋放到他的肩胛窝里,跟着他一起去加班,就这么跟了几次,我发现他公司一点不好玩儿,看他工作也很枯燥,于是,之后只要是他晚上被叫去加班,我都不会再跟着他,我宁愿待在家里,等着他回来。   我在客厅散步,等他,又去数了数厨房的碗,他还没有回来,我只好去书房翻书解闷,解着解着,我一边想他这次的班好久啊一边又睡了过去。   意识不清间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又继续睡,我突然惊醒了,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半,对有夜生活的年轻人来说不算很晚,可是,谢方白还没回来,他没有回家。   谢方白从来都十一点准时睡觉,雷打不动的习惯不会轻易改变,那现在呢?   他人呢?   他为什么不回来?   他到底在哪里?   他,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跟别人回家了?   他难道就不回家吗?   怎么能不回家呢?   我思绪纷乱,乱七八糟的想法猜测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瞬间快要撑破我的脑袋。   再一次与谢方白失去联系的害怕让我极度不安,我疯了似的冲了出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他的公司,公司门是开的,这让我有了一点点庆幸,他应该在公司吧。   可等我搜完了公司的每个角落包括卫生间,都没有看到谢方白的人时,我又陷入了绝望之中。   他喜欢去的二十四小时健身房,空荡荡的,没几个人,那几个人里并没有他的身影。   黑沉的夜里开始下雨,那雨给人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我又怕他跟我似的,出了车祸,我跑遍了整个城市,所有的公立的,私立的医院,急诊室,各个病房里单人床上躺着的没有一个人是他。   最后我终于找到了。   在城市的最东边,一个荒废的了无人烟的公园里。   他就躺在杂草丛生的地上。   一动不动的。   他的身旁好像开出了花,红色的花,一大朵一大朵的花,艳丽非常。   雨水落到他的身体上,一点一滴的,那花开的更甚了。   不!!!   那不是花,是谢方白的血,是他身上的血,他身上在流血。   我狂奔过去,跌倒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脸色惨白,双眼紧闭,我趴在他的胸膛上,颤抖着努力的去听他的心跳,我听到了他的心跳,它在动,很微弱的砰砰砰砰。   他的手腕和脖子都有个口子,一直在流血,我用手去触碰到,我忘了,我是鬼,我只是个意识体。   我碰不到他,我抱不起他,我没法救他,他这样下去不行,血很快就会流干的,他会死的,我无助的流下透明的泪水。   我轻轻贴了贴他的脸,然后夺步而去。   我得去找人,我得让他活着,必须有人救救他。   我跑到闹市去了,我到一个个人面前,流着泪,用力的挥舞着胳膊,想引起他们的注意。   没有一个人理我。   他们看不到我,他们笑着看夜景,他们吃着小摊里少见的吃食,他们在玩笑打闹中醉酒当歌。   没有人知道一个人迹罕至的公园有一个快失血而亡的人。   你的痛苦我并不能懂,我只在乎自己快不快乐。   我失望了,我又回到了那个公园。   我只能看着谢方白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我救不了他,我真是一个悲哀的鬼,活着不能爱到最爱的人。死了更废物,救不了自己爱的人。   我靠近他,我感受着他的体温一点点变凉,我亲眼看着他由活人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突然,我发现,他的手里攥着一张纸条。   那张纸条上有红色的字。   “想知道贺小年为什么突然死了吗?今晚十二点,你一个人来东郊公园南路48号,我告诉你。”   纸条末尾还有一个画出来形状奇怪的心。   东郊公园南路在城市的最左边,这里上方的天空突然降下暴雨,洗刷着无知者犯下的罪恶,而这座城市的另一头,独栋别墅里的两人却在倒着昂贵的香槟,似乎是在庆祝。   “我的小宝贝儿自己一个人走黄泉路得多害怕啊。我不得送个人陪陪他,既然要送,送他最爱的那个人,我的宝贝儿会很高兴的,他高兴,我也高兴,大家都高兴,多么好。”坐着的男人起了身,走到了落地窗前。   “我捏在手里的,不管是东西,还是人,但凡我不愿意,就算是我不打算要的,毁了,也不会给别人。”   “只要是活着,我不会让他们再见面,就让他们做一对亡命鸳鸯,我总得成全我的小宝贝儿一次。”男人笑了笑,仔细看去,那笑却不达眼底。   “主人,我只是暗里派人传给谢方白一张纸条,问他想不想知道贺小年是怎么死的,他就傻傻地上钩了。”宽大的木质书桌前另一个人缓缓开口。   “这么轻易就上钩?哈哈哈哈!!”黑西装包裹的男人发出阴冷刺耳的笑声。   “我派去盯着他的人说,他一看到纸条,就夺门而出,像个疯子一样。”桌前的人继续说道。   “主人,我查过了,东郊公园那里今晚刚好会下大雨,手腕,脖颈动脉处只要割破三厘米以上的伤口,不出两个小时,人就会过度失血而亡,大罗神仙现世也救不回来。”   “更别说大量雨水会加速血液的流失,我找的地方很偏僻,很隐蔽,就算周围有少数居民,但谁没事儿会半夜三更出门逛公园啊。”   “谢方白,必死无疑。”   冰冷的声线,不带一丝感情。   “年年,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我好像听见了妈妈的声音。   我费力的睁开双眼,妈妈的脸出现在我的头顶上方。   我坐起身,楞楞的看着她。   “儿子,怎么了?没睡醒呢还?”妈妈见我一睡醒就发呆,用暖和的手掌抚摸我的脸庞,温和的问我。   “妈,我没事,我现在就起来。”我弯了弯嘴角,贪恋的看着母亲没有忧愁的美丽的面容。   我立在洗漱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发下是白皙的脸,红润却没有光泽的唇,青春洋溢的神态藏着几分不合时宜的稳重成熟。   谢方白在我死以后,也被人害死了。   是什么人害死了他?   又是什么人与我们有这样的恩怨,居然要杀了我们两个人?   我一边刷着牙,一边思考着。   “儿子,过来,快来吃早饭,这粥凉了就不好喝了。”我出了房间,看到饭桌上坐着两个人,一老一少,我的母亲,和谢方白。   “哥哥,你怎么在这儿?还有,妈,我爸呢?他怎么不在。”谢方白怎么大清早的在我家,我有点不知所措,尴尬的转头却没有看到爸爸的身影。   我妈往我的碗里夹了几筷子咸菜,把木筷子递给了我。“你爸他单位有事,提前上班了,小白这几天住咱家,你邻家谢伯伯谢阿姨出国旅游了,我想小白这孩子一个人怎么吃饭啊,跟你谢伯母商量了一下,就拉他回咱家了,在咱家住着,虽说我们家也吃不了什么山珍海味,但热乎饭菜还是管够的。”   “噢,知道了。”我吃了两口菜,听着妈妈的唠叨。   “还有啊,咱俩客房不怎么干净,小白他就跟你住一屋吧,反正你那床也是挺大的,你俩人睡也不挤。”我妈看着我喝粥,跟我说道。   “啊!”他要跟我住一屋,我听我妈说完就朝谢方白看了看,他一直看着我,见我的目光终于投向他了,微微笑了下。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妈见我的表情有点惊讶,于是问我。   “我,我没问题,他愿意就行。”我低着头继续喝粥。   “我没问题,可以的,阿姨。”谢方白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他声音真好听,我很没出息的脸红了。   “我一会儿要去趟书店,哥哥,你需要什么书吗?我可以给你带回来。”我看向他。   “年年,我跟你一起。”

已是首章 下一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柠檬茄子 耽美纯爱

    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 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呜呜呜……” 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他哭出来的样子好美prprpr -该死,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太美了。 当其他玩家被boss追着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时。 boss&npc:浅灵是我唯一的缪斯,栽种在我心尖的花朵,无人能配的上他,尔等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 浅灵:呜呜呜(哭得超大声)。 其他玩家:浅灵明明只会哭,怎么就安全存活还打破了副本记录了!这就离谱! 笨蛋美人yyds

  • 狂少

    狂少
    无双 都市言情

    叶辰刚从大学毕业,本以为能去镇上发展,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被分配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太平村。谁知,这小小的太平村卧虎藏龙,也有很多美女大姐姐对他百般呵护,简直羡煞旁人。叶辰本不得意的经历,却变成就了他最得意的人生。

  • 李铁蛋的幸福生活

    李铁蛋的幸福生活
    东方明月 都市言情

    李铁蛋在十八岁不经世事的时候,被嫂子勾引,激情畅快之后,开始了自己荒唐的人生。

  •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
    凤兮之 耽美纯爱

    边以白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书中的反派小炮灰,而面前这个站在他面前和冰块似的男人,正是原著中温文尔雅的宠妻狂魔萧楚深。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话音刚落,边以白连带着手里的浴巾一起被丢了出去。 惹不起那就躲,然而没躲几天,就被系统强制要求与其结婚?!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 “把合约签了。”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合约,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正合他意!边以白果断签字。 本以为生活终于趋于平静,结果隐婚之后萧楚深却处处违反合约内容,干涉他的生活。 最后边以白怒了,将合约直接甩在了萧楚深脸上。 萧楚深却淡定的直接将合约撕碎,并当众将其揽入怀中,两人恋情传闻四起,边以白则变成了舆论口中插足豪门感情的小三。 对此萧楚深拉起边以白的手公开回应: “不是恋爱,是已婚。” 能屈能伸求生欲满满炮灰受(边以白)×高冷霸道占有欲极强醋精攻(萧楚深) 【我是文案废物,求点进正文看一看T^T】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腐蚀骨 耽美纯爱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 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 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于是 主角受忤逆霸总,跑去灯红酒绿的地方当服务员,被霸总抓回去,霸总把他牵回房间,露出三分薄凉,几分讥笑,凶狠道:“说吧,想要什么惩罚?” 主角受:“……” 主角受需要钱,当面羞辱他:“你不就是想要钱,给,我按分期给你,上完大学出来打工记着还我。” 主角受:“……” 主角受在学校被人欺负,霸总阴阳怪气:“看你那小弱身板子,活该被人打,今天起我给你找了教练,好好练,打回去!” 主角受:“……” 最后霸总躲过死亡,却没躲过破产,破产后霸总把合同甩到主角受面前,冷冷道:“现在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主角受却冷笑:“你做梦!” “……”

  •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葡萄养乐多 耽美纯爱

    顾添曾在婚礼上发誓会爱陆逸程一辈子。 陆逸程信了,放弃学业安静本分的在顾添身边当花瓶。 谁曾想一心一意付出换来的却是顾添的出轨新闻! 面对陆逸程的质问顾添却理直气壮:“信息素无味,匹配度50%,还是个不易受孕的beta,你还指望我喜欢你什么?” 藏起手里的双杠验孕棒,陆逸程忍着眼泪苦笑道:“我们离婚吧。” 自己付出真心的感情原来只是别人的一场赌注,陆逸程决定放下顾添, 当全网都在庆幸顾添终于甩掉了爬床倒贴的狗皮膏药时,谁也不知道顾添在易感期,拍了一晚上陆逸程的门,求着他给他一点信息素,几年感情纠葛,看着满身伤痕的顾添,陆逸程心软选择再次原谅却换来了再次的背叛,他死了心,在人生的低谷期,他遇到了一心为他的当红流量李穆。 李穆:我不逼你做决定,情侣必做的一百件小事,如果做完这些你不排斥我,就在一起吧。 当李穆舍命救他时,他哭的一塌糊涂:你做了99件接近我的事情,最后一步也该我主动了…… 而后面对顾添在媒体前的示爱,陆逸程对着摄影机浅笑道:“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接我下班了。” 食用指南:ABO/娱乐圈/he/换攻文

  •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济海 耽美纯爱

    一朝车祸穿越,路望鹤从年轻影帝穿成了负债六位数的赌鬼。 为了偿债,他被迫做了冒牌替身,和鸿途星娱总裁傅京墨隐婚,成了总裁眼里不择手段的白月光替身。 路望鹤:“他一定恨我入骨,一定会先宠我上天,然后等白月光回来再把我甩了。” 本影帝才不上这个当。 然而新婚当夜,传闻里冷酷无情的傅总耳朵比他还红,“砰”地把他推出卧室。 像个纯情忠贞的大狗勾:“你不是他,别妄想我会碰你。” 路望鹤:“……?” 他安安分分地自己试镜,自己拍戏,却发现傅总的白月光就是车祸穿越前的自己。 更要命的,他对深情忠贞大狗勾似乎没有一点儿抵抗力。 路影帝弯着桃花眸,清朗的面容凑在傅京墨面前:“傅总,我们既然有夫夫之名,不如……” 傅总身体僵着,耳尖绯红,退避三尺。 路望鹤又一倾身:“躲什么躲,你不就是喜欢路影帝吗!在下不才,车祸穿越了。你不用再做贞洁烈夫了!” 1、双洁,直球纯情总裁攻*清冷钓系美人受 2、架空世界,同性可婚

  • 乡村土地爷

    乡村土地爷
    神游天外 都市异能

    都市混不下去的林小明,回村创业,偶得土地爷传承,从此一飞冲天,坐拥田产三千里,巡遍天下美女花, 且看一个小农民,如何成长为最牛逼乡村土地爷!

  • 一品帝师

    一品帝师
    泡泡鱼 玄幻仙侠

    楚名堂养了一头猪。 顺手堆了一个小土包。 结识了一位女子。 不成想,千年后肥猪修成了妖身,制霸荒土妖地。 十万年后土包化作一座福岛,仙音环绕,哪怕荒古幽地的不世大能,不惜传承生死也要夺得的宝地,而那个曾经屁颠屁颠跟在他背后呀呀而语的娇小萝莉却成为了君临天下,睥睨万方的英武女帝。 诸天万界,轮回纪元。 无数英豪撑起万千大运,如冉冉升起的璀璨星辰照耀煌煌一个个的大世。而他们的背后却有一个逍遥物外的影子在背后蛰伏,隐藏暗中,主宰一切。 大梦初醒。 楚名堂惶恐中醒来,重归起点。 以帝师之蕴,脚踏九天十地,截古幽亿十万载气运加身,成为煌煌大世中万众瞩目的一品帝师。

  • 刺青

    刺青
    月下焚书 都市言情

    穷困潦倒三年,虽然事业受挫,但家庭美满幸福…… 直到某个晚上,我无意间在卧室发现了一颗陌生的烟头……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