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主角是沐念之宁弈兮的小说《宁少的挚爱重生妻》全文免费阅读

浏览292
2021-10-27 13:49:02

在作者时芐的笔下,故事中沐念之宁弈兮人物活灵活现,主角之间的故事很吸引人,尤其是开头和结尾的设计很有意思。接下来给读者老爷们介绍一下故事中的主要内容:现在是什么情况?欲擒故纵?李蓓欢满眼错愕,还想试图解释,“念之,你误会了,是不是......

立即阅读

《宁少的挚爱重生妻》 精彩章节

“嗯。” 沐念之比谁都知道这其中的利害,李蓓欢与唐觞扬都是偶像组合的重要成员,与公司签订的合同中,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明,严禁恋爱。 再则,他们如今所有的一切都由粉丝掏钱买单,综艺、代言,都是粉丝一笔一笔砸出来的。 监控视频一旦发出去,爱豆失格,他们除了会承担一把笔违约金、丢失大把粉丝外,还会淹没在粉丝叫骂的口水中,最后被公司雪藏。 可这些比起她曾经经历的一切,这又算什么呢? 沐念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勾起一抹冷笑,冷漠地说出一个字,“发!” 一声令下,黄婉清手里的营销号同时将视频一起发了出去。 很快,短短五分钟的视频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沐念之看着“偶像失格”、“李蓓欢、唐觞扬”等词条登上微博热搜榜上,脸上笑容更甚。 唐觞扬,李蓓欢,这样的见面礼,你们喜欢吗? 脚踩油门,跑车驶出停车场,与黑夜融为一体。 片刻后,跑车驶进宁公馆,看见许来的跑车停在院中,沐念之暗叫一声不好。 许来是宁弈兮的私人医生,他的出现,只说明了一种情况——宁弈兮病发。 沐念之一路小跑地进屋,大厅里已经守满了保镖,卫広也身在其中。 这样的场景沐念之太熟悉,前世,只要宁弈兮一旦发病,就会失去控制,卫広及这些保镖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在他发病失控后控制他。 前世,宁弈兮有好几次都差点掐死沐念之,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怕他,一次次逃离他。 卫広拦住上楼的沐念之,“小姐,这个时候你还是在下面等比较安全。” “不会有事的。” 沐念之给了卫広一个安心的眼神后,上了楼。 还未走近,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宁弈兮痛苦的呻吟声。 深吸一口气,沐念之小心地推开门,尽管做了心理建设,她还是被屋里的一切吓到。 屋内所有的摆设都被宁弈兮砸坏,而此时,正被两个大汉禁锢住,许来手里拿着注射器,找准位置后,为宁弈兮注射了进去。 “啊!” 宁弈兮大口喘着气,眉头紧皱,眼睛被红血丝布满,冷汗浸湿了他的黑衬衣,好不狼狈。 “弈兮。” 听见沐念之的呼唤,宁弈兮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控制他的大汉,疾步朝沐念之走了过去。 许来伸手阻拦,却被宁弈兮一拳打倒。 见大汉又有动作,沐念之出声阻拦,“没事,他不会伤害我。” 说完,提步朝宁弈兮走了过去,在他跌倒前,伸手接住他,“弈兮,不要怕,我在。” 宁弈兮浑身颤抖地厉害,双手紧握成拳,极力控制不让自己做出任何伤害沐念之的举动。 药效太慢,宁弈兮忽然失去控制,抬手一把掐住沐念之。 换做前世,沐念之肯定会大吼大叫,急着让保镖拉开他。 重来一世,沐念之压下心中的恐惧,嘴角勾起一抹和善的微笑,柔声安抚着宁弈兮,“我在,我在,不要怕…”

已是首章 下一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炮灰不高兴

    炮灰不高兴
    邻客 耽美纯爱

    系统:你要穿书了,穿成没光环的炮灰,被各路天之骄子摁在地下踩。 岭安:哦。 系统:他们的世界非常危险,主角想杀你,反派想杀你,但你必须替他们完成心愿。 岭安:嗯。 系统:...你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岭安:嗯...他们耐玩吗? 系统:???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岭安是倾整个魔宗之力娇惯出来的新任少主。有一天,他爹实在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 那个不会烧杀抢掠只会懒洋洋地晒太阳的小公子到底是谁家的种!? 岭安侧目看了看父亲,微微一哂。 后来,全天下都知道,魔宗少主不会烧杀抢掠,但最擅长玩弄人心。 岭安飞升那天,各路正派几乎喜极而涕。 那混世魔王终于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破旧的小草庐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排雷: 1.本文1v1主受,HE。受是个爱情愉悦犯但他没跟人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2.无生子,不虐,无副CP,攻是切片攻,最后会合体。 3.在每个小世界的结尾受都会回一趟本世界,修罗场要素有,我爱狗血修罗场。

  • 当流量沉睡时

    当流量沉睡时
    白月光 耽美纯爱

    霍启言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三线流量小明星 只想认认真真的拍戏,低调的生活 拒绝聚餐、拒绝宴席、拒绝炒作 远离圈子里的是是非非 可是一场小车祸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直到有一天遇见梦中的那个人 他抛弃了之前的一切,只想更近的接近他、了解他 于是开始了各种“围追堵截” 我就想加一个微信怎么就那么难呢? 肖呈灏作为一个商业帝国的霸总 对各种各样的倒贴都视若无睹 直到有一天一个精致的男孩 抓着他的胳膊,告诉他,我天天在梦中见到你 也是一种缘分,我们加个微信吧 肖呈灏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将他彻底无视 从此身后就跟了一个小尾巴,无论他到哪里都能跟他相遇 为了早点摆脱这个缠人的小麻烦,无奈只能拿出手机 却不知一切只是开端……

  •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漓渟 耽美纯爱

    西维尔为了阻止对手与首富强强联姻,不得已之下选择了绑架素未谋面的小少爷。 却不想自己会对小少爷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掏心掏肺,连骗人签婚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他一把年纪,不知情爱为何物。乍然间落入情网便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把满腔的爱意一朝全部捧给他。 小少爷作天作地上串下跳,他觉得那是活力四射。 小少爷上房揭瓦徒手碎桌,他觉得那是健康活泼。 总之,他的小少爷是个脾气棒棒活泼开朗的小可爱,他就要宠着爱着捧着护着,不服来咬! — 手下们:呵呵,上将眼瞎。那哪里是什么小可爱,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手下们:上将,那啥,您的小少爷他跑路了! 注意:1双洁,双初恋 2伪?强制爱 伪?囚禁 真?甜宠 3大概率会生子,不一定的事 4受有万人迷属性,人见人爱

  •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可可豆 现代言情

    夏悄悄立即整理好衣服,刚一打开门便撞进了男人充满凛冽香气的怀抱里,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将对方用力推开!墨南宸不满地伸出长臂又把人捞了回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他有力的手臂和宽阔的怀抱像一个囚笼,带来无尽的压力。夏悄悄用力地咬了咬唇,“救命恩人也不用靠这么近……再说,我又没要你救。”

  • 沈总,请打钱

    沈总,请打钱
    深深 现代言情

    夏庭薇结婚了,嫁给了多金帅气的沈奕泽。沈奕泽不爱她,从没在三层小别墅里出现过,只有他的金钱陪着寂寞的她。他心里有着白月光,每次和白月光见面都会愧疚地给她打钱。这样的日子本来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说要跟她生孩子。沈总,别闹了,快打钱好吗!

  • 月上柳梢头

    月上柳梢头
    梦芷 古装言情

    他突然想起一个几乎快要模糊的画面,画面里,城儿一身焰火一样的烈烈红衣,她就那样安静的站在这棵海棠树下,海棠花瓣落满她的衣袖,那时候的城儿,总是一脸忧愁,又或者冷酷!!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烽火戏诸侯 玄幻仙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是作者烽火戏诸侯为小说的续写篇, 阳嘉年间,新帝登基,庙堂安稳。江湖依旧是年年新气象,不但新武评新鲜出炉,胭脂评将相评也陆续浮出水面,呈现出一副百家争鸣的景象。这样的一个朝气的江湖,又将带来怎样的故事?

  • 别造谣啊,谁是你老婆

    别造谣啊,谁是你老婆
    公子夭夭 耽美纯爱

    阚泽跟着柯牧旬十年,本以为两人会终成眷属,最后才发现是自己自以为是。 柯牧旬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根本没把他放在心里。 阚泽不想再把自己画地为牢,囚禁在名为柯牧旬的牢笼之中,狠心分手打算开始新的生活。 直到看见阚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柯牧旬才看清自己的心。 柯牧旬:阚泽........ 阚泽:谁?谁在说话? 攻有点渣,受爱的有些卑微但不贱。 小剧场:柯牧旬:“不是吧,都是成年人玩玩怎么了,不要这么敏感嘛。” 阚泽:“行,那你玩吧。” 最后柯牧旬:“老婆,我错了,跟我回家好不好啊” 阚泽一脸冷漠:“谁是你老婆,别乱叫,造谣是违法的,懂不懂?”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腐蚀骨 耽美纯爱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 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 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于是 主角受忤逆霸总,跑去灯红酒绿的地方当服务员,被霸总抓回去,霸总把他牵回房间,露出三分薄凉,几分讥笑,凶狠道:“说吧,想要什么惩罚?” 主角受:“……” 主角受需要钱,当面羞辱他:“你不就是想要钱,给,我按分期给你,上完大学出来打工记着还我。” 主角受:“……” 主角受在学校被人欺负,霸总阴阳怪气:“看你那小弱身板子,活该被人打,今天起我给你找了教练,好好练,打回去!” 主角受:“……” 最后霸总躲过死亡,却没躲过破产,破产后霸总把合同甩到主角受面前,冷冷道:“现在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主角受却冷笑:“你做梦!” “……”

  • 我和Alpha校草组CP

    我和Alpha校草组CP
    沐茗 耽美纯爱

    程尚落仰仗着自己注射过特殊药剂,对所有Alpha的信息素产生免疫,他在校园可谓是无所畏惧。就连和初次见面在校名声赫赫的俞知帆,他也能和人擦出剑拔弩张的浓浓火药味。 然而某个夜晚,程尚落的信息素突然失控,他颤抖着抓了抓旁边的Alpha,“你信息素给我闻下吧。” 被抓着的俞知帆挑眉:“你是流氓?想占我便宜?” 程尚落心想,到底谁占谁便宜,他好歹也是个Omega,可愈加难控制的信息素让他不得不放低姿态,“帮我一下,条件你提。” 俞知帆似乎认真想了下,然后摇头拒绝:“好像不行。” 程尚落嗓音不稳,在俞知帆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话落,他感觉到温热的指腹轻触他的腺体,只听俞知帆在他耳旁低声道:“只有这一次。”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