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主角是苏子余君穆年的小说《倾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

浏览278
2021-10-27 11:01:02

在作者墨千裳的笔下,故事中苏子余君穆年人物活灵活现,主角之间的故事很吸引人,尤其是开头和结尾的设计很有意思。接下来给读者老爷们介绍一下故事中的主要内容: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交杂着戒备和抗拒。就这么不情愿么?男子缓缓放松抱着苏子余的......

立即阅读

《倾世毒妃》 精彩章节

扔不扔出去,苏子余并不在意,可皇后娘娘这句评价,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在原主给她的记忆中,她很清楚眼下这个世界,十分重视风评。 当今皇后说你上不得台面,那么你就永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一个下贱坯子。 日后无论走到哪里,人家都会戳着你的脊梁骨说一句“这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贱人。” 旁人以后都不会与之结交,日后婚嫁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苏子余对于风评这件事,并不是特别在意,可她不能由着这群人往她头上扣屎盆子。 今日原主是如何落水溺亡的,她确实毫无记忆,可如何入宫的,她却记得清清楚楚。 分明是苏子嫣告诉原主,二王爷有约,原主才被骗进宫的。 眼下看来,那里是二王爷有约,分明阎王爷有约。 眼看着御林军已经朝着她走过来,苏子余心思一动,当即开口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女仪容不整,污了皇后娘娘的凤眼,可臣女也是情非得已,臣女亡母留下的唯一遗物,不小心掉入了荷花池,这是母亲和臣女最后的羁绊了,求皇后娘娘开恩,让臣女将它找出来,只要找回东西,臣女立刻离开。” 皇后眉头微蹙,开口问道:“你这幅模样,是因为下水找你娘亲的遗物?” 苏子余哽咽道:“回皇后娘娘话,正是。” “可你这东西,为何会掉进荷花池里?”皇后娘娘疑惑道。 苏子余心想,她不能说自己是被扔进去了,在后宫谋杀,是大罪,她没有证据,没有记忆,一句话掀起波澜,只会让麻烦放大。 为今之计,必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苏子余低着头,有些赧然的开口道:“回皇后娘娘话,臣女确实是跟着二姐偷偷进宫的,在御花园看到侍卫巡逻,一时惊慌便扭了脚,那遗物臣女随身携带,慌乱中从怀中掉出,坠入了荷花池。臣女有错,也有过,臣女不为自己辩白,只求皇后娘娘开恩,让臣女捡回娘亲的遗物吧。” 听苏子余没有极力的辩白,皇后娘娘反而觉得她说的是真话。 虽然这苏家三小姐蠢名在外,可还不至于在皇宫里用湿身的手段勾引男人。而且听她的描述……八成是被人算计了。 皇后娘娘叹口气摇摇头,她在后宫浸淫多年,这点套路心如明镜,她不同情苏子余,却也没有刚刚那么厌烦了。 眼看着皇后娘娘脸色稍缓,那苏子嫣急忙开口道:“三妹妹,错了就是错了,怎么可以胡言乱语,你可知道欺君之罪,是要连累整个苏府的?我怎么没听说过袁姨娘给过你什么遗物。” 苏子余苦笑道:“姐姐虚长我一岁,可十六年来,你可曾踏入过浮生院半步?别说我娘给了我什么,只怕我娘什么样子,姐姐都不一定认得吧。” 苏子嫣一听这话顿时怒声道:“一个姨娘罢了,本质上就是一个奴才,还要本小姐去日日给她请安不成?”

已是首章 已是末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炮灰不高兴

    炮灰不高兴
    邻客 耽美纯爱

    系统:你要穿书了,穿成没光环的炮灰,被各路天之骄子摁在地下踩。 岭安:哦。 系统:他们的世界非常危险,主角想杀你,反派想杀你,但你必须替他们完成心愿。 岭安:嗯。 系统:...你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岭安:嗯...他们耐玩吗? 系统:???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岭安是倾整个魔宗之力娇惯出来的新任少主。有一天,他爹实在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 那个不会烧杀抢掠只会懒洋洋地晒太阳的小公子到底是谁家的种!? 岭安侧目看了看父亲,微微一哂。 后来,全天下都知道,魔宗少主不会烧杀抢掠,但最擅长玩弄人心。 岭安飞升那天,各路正派几乎喜极而涕。 那混世魔王终于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破旧的小草庐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排雷: 1.本文1v1主受,HE。受是个爱情愉悦犯但他没跟人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2.无生子,不虐,无副CP,攻是切片攻,最后会合体。 3.在每个小世界的结尾受都会回一趟本世界,修罗场要素有,我爱狗血修罗场。

  • 当流量沉睡时

    当流量沉睡时
    白月光 耽美纯爱

    霍启言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三线流量小明星 只想认认真真的拍戏,低调的生活 拒绝聚餐、拒绝宴席、拒绝炒作 远离圈子里的是是非非 可是一场小车祸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直到有一天遇见梦中的那个人 他抛弃了之前的一切,只想更近的接近他、了解他 于是开始了各种“围追堵截” 我就想加一个微信怎么就那么难呢? 肖呈灏作为一个商业帝国的霸总 对各种各样的倒贴都视若无睹 直到有一天一个精致的男孩 抓着他的胳膊,告诉他,我天天在梦中见到你 也是一种缘分,我们加个微信吧 肖呈灏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将他彻底无视 从此身后就跟了一个小尾巴,无论他到哪里都能跟他相遇 为了早点摆脱这个缠人的小麻烦,无奈只能拿出手机 却不知一切只是开端……

  •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成万人嫌后我被独宠了
    春台樵客 耽美纯爱

    千年前,明知从风光无限的少年将军飞升成了令人深恶痛绝的万人嫌神明。 他捡了个泥潭里打滚的废物小狐狸。浑身脏兮兮的,只一双浅金色眼睛漂亮的很。 后来,他将这事忘了。 千年后,明知结识了神界新贵容问。 传闻中狠戾阴鸷,睚眦必报的容问对他极好。 他冷了,容问温柔披衣。 他累了,容问笑着将他揽进怀中。 他受伤了,容问心疼的险要哭出来。 明知觉得,传闻与现实多半不符。 于是他放心的享受着这份“同僚情谊” 直到有一天。 他问他,“阿知,你要不要我?” 对上那双爱意溺人的浅金色眼眸,除了恍然大悟之外,他沦陷了。 (文案苦手跪了……) 本书原名:《恶神》 1V1双洁,无副cp 本文开头从一千年后写起 攻受磨磨蹭蹭多,双向救赎。 排雷:①田园式仙侠,会吃饭喝水的那种。 ②第一本,各方面都不成熟,欢迎提建议

  • 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橘子飘 古装言情

    欠身俯首,在谢微澜耳边轻道:“姐姐真是给本宫养了一个好侄儿,你瞧,他还真是同你一般的单纯!一碗滴了醋的水,俩滴融合在一起的血滴。便让你引以为傲的太子,信了我方才编造的一切。被亲生儿子杀死的感受,如何?”说罢,她缓缓起身,看着被她踩在脚底的人,得意大笑出声。然而就在此时,原本似乎死透了般的谢微澜,竟突然挣扎起来,她赤红着双眼,直勾勾的盯向谢衾,下一瞬,竟生生的扑上前去。

  •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漓渟 耽美纯爱

    西维尔为了阻止对手与首富强强联姻,不得已之下选择了绑架素未谋面的小少爷。 却不想自己会对小少爷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掏心掏肺,连骗人签婚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他一把年纪,不知情爱为何物。乍然间落入情网便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把满腔的爱意一朝全部捧给他。 小少爷作天作地上串下跳,他觉得那是活力四射。 小少爷上房揭瓦徒手碎桌,他觉得那是健康活泼。 总之,他的小少爷是个脾气棒棒活泼开朗的小可爱,他就要宠着爱着捧着护着,不服来咬! — 手下们:呵呵,上将眼瞎。那哪里是什么小可爱,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手下们:上将,那啥,您的小少爷他跑路了! 注意:1双洁,双初恋 2伪?强制爱 伪?囚禁 真?甜宠 3大概率会生子,不一定的事 4受有万人迷属性,人见人爱

  •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娇妻似火:墨少请热吻
    可可豆 现代言情

    夏悄悄立即整理好衣服,刚一打开门便撞进了男人充满凛冽香气的怀抱里,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将对方用力推开!墨南宸不满地伸出长臂又把人捞了回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他有力的手臂和宽阔的怀抱像一个囚笼,带来无尽的压力。夏悄悄用力地咬了咬唇,“救命恩人也不用靠这么近……再说,我又没要你救。”

  •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锦竹 浪漫青春

    为何他要去坚持,而她要选择抛弃?是他自作多情还是她爱得不够?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他才重新振作起来,用五年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用五年的时间去忘记关于她的一切记忆。可他花了五年去忘记她,却还不敌叶伯父的一句话。安辰,一生今天回来。他计划好的人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回来了,把他脆弱不堪的心重新植入他的体内,然而他无力去修补去经营这颗曾经被她抛弃的心。他的执着,早在她失踪的六年里,一片片碎裂得无法复原。

  • 沈总,请打钱

    沈总,请打钱
    深深 现代言情

    夏庭薇结婚了,嫁给了多金帅气的沈奕泽。沈奕泽不爱她,从没在三层小别墅里出现过,只有他的金钱陪着寂寞的她。他心里有着白月光,每次和白月光见面都会愧疚地给她打钱。这样的日子本来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说要跟她生孩子。沈总,别闹了,快打钱好吗!

  • 北大“差”生

    北大“差”生
    破破 浪漫青春

    成绩普通、发挥不稳定的周林林因高考超常发挥,进入了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但因其能力有限,在光鲜亮丽的北大生存艰难,唯一愿望就是顺利毕业。开朗活泼却自卑的周林林面对众多天之骄子,投机取巧,又随波逐流,不明白生活的方向和目标在何处。入学时对经院师兄谢端西一见钟情,却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新闻系红人文涛在和周林林的相处过程中,逐渐对其直白简单的性格倾心,表白后却遭到了周林林的拒绝;和周林林一起考入北大的老乡毒舌方予可从小暗恋她,在辅导她学习,帮助她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两人互见真情,最终相知相爱。

  • 驭兽狂妃倾天下

    驭兽狂妃倾天下
    张大姑娘 古装言情

    驯兽师唐洛魂穿古代,成了亡国落难的公主,被逼进入兽园参与角斗,朝不保夕。只是无意间救下的谪仙男子,不仅要带她走,还要许她正室夫人的名分?唐洛:“我暂时……不太想结婚。”唐洛:“结……马上结!”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