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重生成冷面将军的心头宠褚廷筠叶淮允免费阅读-重生成冷面将军的心头宠茕灯焕夜

浏览384
2021-10-26 11:55:02

主角是褚廷筠叶淮允的小说名叫《重生成冷面将军的心头宠》,是作者茕灯焕夜的一部耽美纯爱类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了:叶淮允原本觉得这一次早早表明自己的心意,但褚廷筠好像有点不对劲,因为他太主动了!

立即阅读

《重生成冷面将军的心头宠》精彩章节

第一次吃糖葫芦的人,直到品尝后才晓得当糖衣彻底化在舌间后,余下的就只剩酸味儿了。          就像褚廷筠替家人报仇那一刹确实心头畅快,待到东窗事发,却只叫叶淮允愁眉不展。          此时他正站在朝堂之上,听着查明事情原委的京兆尹弹劾褚廷筠枉顾王法,又听着几位臣子含蓄指责自己包庇元凶。          倒是处于漩涡中心的那个人,叶淮允侧头看向站在武将之首的褚廷筠,只见他没忍住打了个哈欠,似是没有睡醒的倦怠,又像是无聊的不耐。          仿佛察觉到了叶淮允的目光,褚廷筠也朝他望过来,浅淡菱唇翕动说了句什么。          叶淮允稍稍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他方才嘴型说得好像是:要不要我帮你?          帮他?帮他什么?          反驳这群山羊胡老头借机参他意图培养势力的荒谬话么?          可还不等他对褚廷筠摇头表示莫要多此一举,那人就已经站出列,直接打断了正在说话的京兆尹。          “大人说这些话,莫不是没听过京中最近的传言?”褚廷筠掏了掏耳朵,在金玉朝堂上的姿态也并不规矩。          京兆尹被问的一愣,褚廷筠接着又道:“襄王殿下与我关系亲密,自然护着我些,否则倒显得我是床笫功夫不行,未能讨得殿下欢心了。但这与你说的结党营私有什么关系?!”          叶淮允双颊唰得一红,这种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怎是好当众说出来的。          但他倒也没想到,褚廷筠这两句话的效果竟是极好。他那原本已起了降罪之心的皇兄,转眼就禁止百官再妄议储君。          叶淮允在心底叹了口气,想来褚廷筠就是吃准了他皇兄那耳根子软又极爱风流花与月的性子,才故意为之。          但这人入朝总也不过两个月,何以能将帝王的脾性莫得如此清楚?          叶淮允回头看去,褚廷筠被禁卫军压下去的时候,脸上一丝表情也无,步调依旧恣意。          倒是在他转身的一瞬,叶淮允看见那双薄唇再度动了动,似乎又是对自己说的话。          只是这一回隔得远了,叶淮允没有看清。          他想起上一世褚廷筠被权臣弹劾后,亦是相似的情形,紧接着没过两日皇帝就赐下了一杯毒酒。而当叶淮允赶到时,那人已再无起死回生的余地。          这晌下了朝,他也顾不得太多,当即穿过深长宫廊,朝大内天牢的方向走去。          当叶淮允下到阴暗地牢里时,褚廷筠正翘着二郎腿,拎着一壶酒优哉游哉地喝着,嘴里还轻声哼唱着什么,他瞬间松了一口气。          叶淮允命人打开牢门,走近去听。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这是褚廷筠的唱词,听得叶淮允在沉重气氛中笑出声,“你还有唱曲儿的爱好?”          一身囚服的人抬起微醺眸子,纵然是阶下囚,褚廷筠身上也只有狷狂与懒散两种姿态,“就当来牢里过两天闲日子,自然要吃好喝好,享享清福。”          他说着又将酒壶高高拎起,在叶淮允眼前晃了晃,“喝吗?”          三句不离吃喝,叶淮允无奈从他手里接过酒壶。          褚廷筠却在他指尖碰到酒壶的瞬间,骤然收回了手,“家里人没教过你,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叶淮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掀眼皮哂了他一眼,“现在倒把自己当陌生人了,方才大殿上怎么没见你有这种自觉?”          褚廷筠没有回答他的奚落,只是问道:“你可知里头装的是什么?”          “酒。”装在酒壶中的还能有什么,叶淮允觉得他这问题甚怪。          褚廷筠却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普通的酒。”          这人仿佛已然有些醉了,撑着地上干草站起来,俯身凑到叶淮允耳边轻轻吐气:“而是御赐的鸩酒!”          也不知是被他温热鼻息撩拨的酥痒,还是被鸩酒二字刺痛了耳膜,叶淮允像是乍然受到了什么刺激,身形一个不稳地往后趔趄了半步。          重活一世,他还是没办法护住这人吗……          褚廷筠又对着酒壶嘴儿喝了一大口,清澈酒液划过他凸出喉结,留下一道晶莹。          而后下一秒,随着酒壶白瓷碎了满地,褚廷筠亦是膝盖一软,整个人如山崩般倒下。          碎瓷片溅上叶淮允裸露在外的手背,划出一道殷红。          他赶紧将人接到怀里,慌乱地去探鼻息。          “廷筠……”叶淮允指尖不可抑制地一颤,失魂落魄地从喉间漏出一声又一声低喃。          再没什么比重蹈上一世的覆辙更令人绝望。          而正当叶淮允悲恸得不能自已时,怀里人却突然睁开了一边眼睛,愣是让叶淮允差点就要掉下的半滴眼泪卡在眼睑将落未落,好不尴尬。          只见褚廷筠冲他挤了挤眼,低声道:“我与殿下打个商量如何?”          叶淮允听着异常熟悉的话语,他这下是彻底怔住了,“什么商量?”          “做出我饮下鸩酒后死而复生的假象。”褚廷筠道:“陛下最是信天命,我就是要告诉他,天不亡我,纵使他是皇帝也杀不了我。”          还是那般目空一切的话语,哪怕这人口中的皇帝是叶淮允胞亲皇兄,此时他都只剩下庆幸一种情绪,虚劫一场。          他按照褚廷筠说的,叫来仵作验尸。          叶淮允便站在一旁看了场戏,那待仵作斩钉截铁确认人已死时,躺在地上的人突然又坐起,迷蒙地看着眼前众人说自己方才做了一个环游地府的梦。          阎罗王不收他,所以他又活过来了。          若非知道真相原委,恐怕连叶淮允都要信了他的演技。          果然,仵作将此事回禀到御前后,皇帝没再杀他,只是小惩大诫的禁足罚俸半年。          “方才那壶酒……”叶淮允又狐疑地看了眼身后地上。          沾了酒液的干草无不发黑,俨然是毒酒无疑,而他是亲眼见着褚廷筠灌下一大口的。          “哦,你说那个啊。”褚廷筠顺着他视线看去,轻描淡写:“我百毒不侵。”          叶淮允:“……”          “忘了告诉你。”褚廷筠续道:“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叶淮允目光正停留在他的唇上,恍然对上褚廷筠被压出大殿时的口型,好像那时他对自己说的也是这一句话,亏得他提心吊胆一场。          如此一想,他就觉得禁足半年的惩戒也挺好,他是当真怕这人再冲动惹出事儿了。而自己也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处理掉那些前世对彼此造成的威胁。          转眼,林花谢了春红,暮春匆匆。即见,初夏梅子黄时雨,布谷声声,风絮满皇都。叶淮允近日一直把自己关在东宫书房里,忙得焦头烂额。          谢岚端着茶水进来,将掉在地上的纸页劄子捡起来,整好放在桌上,“殿下已经三日没出门了,也该散散心放松一下。”          叶淮允轻抬眼皮瞥了他一眼,复又垂眸头疼地揉着眉心,呵道:“你家主子惹出祸事后拍拍手躺将军府上享清闲了,孤不得替他处理妥当?”          他知道谢岚是褚廷筠安排进东宫的人,也不排斥,索性挑明了窗户纸。          谢岚闻言同样不诧异,唇角还存着丝若有似无的笑,说道:“殿下莫不是在哄弄属下?属下可听闻西北那边知晓此事后,是半点反应都没有的。”          叶淮允终于抬头正眼打量起他,迎上那双不卑不亢直视着自己的黑眸,如夜似海,深邃仿佛要把人的三魂六魄都吸进去。          不对劲,叶淮允终于意识到,今天这个小侍卫不对劲。          他眉梢微扬,“哄弄孤的莫不是你吧?”          谢岚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叶淮允道:“褚将军的易容术不错。”          似乎没想到会被识破,谢岚,啊不,应该说褚廷筠脸上闪过一抹鲜有的窘迫,但旋即转瞬而逝,依旧是那副属于他的恣睢姿态。          “你怎么看出来的?”褚廷筠好奇问。          叶淮允又好笑又无奈,“敢这么对孤说话的,恐怕只有你一个人。”他想了想,复补充道:“褚将军下次若再要演,记得谦卑一些。”          “哪来什么下次,我今天是来请你出去吃饭的。”褚廷筠翘起二郎腿,往他殿中的软榻上一坐,“城北窄巷新开了个酒楼,味道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叶淮允眸子眯起,状似提醒他:“孤记得褚将军的禁足尚未解?”          “所以我如今是谢岚的模样啊。”褚廷筠理所当然,催促道:“殿下快些决定,再晚些就要排队了。”          叶淮允侧头望了望窗外明媚天光,又低头看了眼手侧凌乱劄子,最终站起身掸了掸袖袍,“走吧。”          出了宫门,叶淮允跟着褚廷筠一路又买了各式各样的吃食,才走到那家他口中的新开酒楼。          雅间中,褚廷筠一袭墨色轻衫,枕着窗边暖风,端着酒杯慢慢喝着。而叶淮允坐在他对面,每一样菜式都只尝一点,叫人半点也看不出更偏好哪个些。          半夏喧闹,柳梢知了吱吱啼叫,倒是舒了些他连日来被公文积扰的烦躁。          突然,街上渐有喧嚷声纷杂传入耳中,叶淮允与褚廷筠一齐往楼下看去。只见一队羽林军压着一辆囚车,囚车中关押一个蓬头垢面的人犯,正从城门缓缓驶来。          道路两侧瞬间聚集了众多百姓,纷纷朝着囚车里的人抛砸青菜鸡蛋。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石头,囚车中的那人蜷缩着偏了偏头,却仍是没能躲过,一道殷红从额角渗出,沿着脸廓潺潺流污灰白囚衣。          “右扶风?”褚廷筠单手撑着下巴,挑眉得有些幸灾乐祸,“他犯了什么事?”          “附庸权贵,聚资敛财。”叶淮允淡淡答着。          褚廷筠旋即有几分了然,“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事儿?”          他点点头,不置可否,这个中牵扯复杂,实在是伤脑筋。          褚廷筠却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不屑低笑,“何必为了这等杂碎伤神。”          随着说话人音落的同时,叶淮允就见自己面前瓷碗中蓦地多了两块虾仁,像极了某人遇事不爽就先吃的风格。          叶淮允笑笑,正要执箸夹起,窗外倏而传来一声高昂雄浑的呼喊,生生截断了他的动作。          “来人!有人劫囚!”

已是首章 已是末章

最新文章

评论专区

精品推荐

  • 炮灰不高兴

    炮灰不高兴
    邻客 耽美纯爱

    系统:你要穿书了,穿成没光环的炮灰,被各路天之骄子摁在地下踩。 岭安:哦。 系统:他们的世界非常危险,主角想杀你,反派想杀你,但你必须替他们完成心愿。 岭安:嗯。 系统:...你就没有什么疑问吗? 岭安:嗯...他们耐玩吗? 系统:???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岭安是倾整个魔宗之力娇惯出来的新任少主。有一天,他爹实在觉得,自己的教育太失败了。 那个不会烧杀抢掠只会懒洋洋地晒太阳的小公子到底是谁家的种!? 岭安侧目看了看父亲,微微一哂。 后来,全天下都知道,魔宗少主不会烧杀抢掠,但最擅长玩弄人心。 岭安飞升那天,各路正派几乎喜极而涕。 那混世魔王终于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破旧的小草庐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排雷: 1.本文1v1主受,HE。受是个爱情愉悦犯但他没跟人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2.无生子,不虐,无副CP,攻是切片攻,最后会合体。 3.在每个小世界的结尾受都会回一趟本世界,修罗场要素有,我爱狗血修罗场。

  • 浮世

    浮世
    忒不 耽美纯爱

    老直男遇上小直男; 一个穷人遇上另一个穷人; 他们曾经共同的追求就是挣钱娶媳妇; 最终两人却是在鸡毛漫天的俗世之中生出了多舛的爱情; 他们相守、救赎、互相温暖; 但这小心翼翼的爱情能走多远?能否经得住漫长且锋利的俗世之扰? 现实向,偏日常。喜欢加收藏评论投喂,么么哒~

  • 替嫁甜妻:总裁老公宠上瘾

    替嫁甜妻:总裁老公宠上瘾
    蓝汐 现代言情

    她被男友背叛,还被狠心父母强迫嫁给植物人霄云轩,不得不接受现实的她入住宵家,却发现……“你不是植物人吗?怎么会……”她看到靠坐在床上的男人,震惊。男人挑眉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欺身上来:“我是不是植物人,你要不要亲自试验一下?”她脸色泛红,挣扎着尖叫:“啊——流氓!”

  •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上将,您的小少爷跑路了
    漓渟 耽美纯爱

    西维尔为了阻止对手与首富强强联姻,不得已之下选择了绑架素未谋面的小少爷。 却不想自己会对小少爷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掏心掏肺,连骗人签婚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想他一把年纪,不知情爱为何物。乍然间落入情网便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只想把满腔的爱意一朝全部捧给他。 小少爷作天作地上串下跳,他觉得那是活力四射。 小少爷上房揭瓦徒手碎桌,他觉得那是健康活泼。 总之,他的小少爷是个脾气棒棒活泼开朗的小可爱,他就要宠着爱着捧着护着,不服来咬! — 手下们:呵呵,上将眼瞎。那哪里是什么小可爱,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手下们:上将,那啥,您的小少爷他跑路了! 注意:1双洁,双初恋 2伪?强制爱 伪?囚禁 真?甜宠 3大概率会生子,不一定的事 4受有万人迷属性,人见人爱

  • 我养的纸片人是龙族大佬

    我养的纸片人是龙族大佬
    济海 耽美纯爱

    一款全息养崽游戏爆红星际。 作为星际帝国的小皇子,南萧最不缺的就是钱。 为了摆脱和传闻中冷酷狠戾的龙族圣子韩渊联姻的命运,南萧称病卧床,无聊之下只能玩养崽游戏打发时间。 刚捡到的崽崽小小只,软乎乎,还是个长翅膀有尾巴的稀有小龙崽,但是崽崽浑身是血,叫起来“嘤嘤嘤”的。 【您是否愿意花费1星币救您的崽崽?】 南萧大手一挥:“氪金!充值!先充个一亿星币!” 崽崽养着养着,南萧一觉睡醒,发现他家小龙崽站在了床边。 他两眼放光。 “崽崽!” 怀着一颗老父亲的心,南萧左手拿着育儿宝典,右手泡着奶粉。 指着电视里的美女龙,兴冲冲给崽崽介绍对象:“你长大娶个媳妇给我生个龙蛋玩?” 崽崽丢了奶瓶撕了书,一尾巴拍掉电视。 一下子从小龙崽变成了一个银发金瞳的俊美青年。 “听说帝国的小皇子南萧重病不起?” 南萧一愣。 “听说他很想跟我成婚,但是时日无多?” 南萧瞳孔地震。 韩渊俯身,把企图逃跑的小皇子逼进角落,勾唇低笑。 “殿下喜欢龙蛋,我喜欢殿下,或许,殿下可以给我生一个?”

  • 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在山有亭 耽美纯爱

    何闻,一个人美声甜的Omega,信息素却发生了变异能将人无差别放倒 行叭,注孤生,他认了但作为颜值主播,却被说成开了美颜变声器对此,何闻冷笑一声:你说的对,我这就开给你看 看着直播间被吓得嗷嗷叫的弹幕何闻:我美吗?:) 粉丝:美炸了!!! 黑子:??? 何闻没想这辈子还能谈恋爱,直到他做了一Alpha的虚拟恋人对方不仅不排斥他的信息素,还将发热期的他紧紧抱在怀里,眸色深沉,克制地问:“我可以标记你吗?” 感受着Alpha心如擂鼓,何闻喘息着,可怜巴巴的说:“那……给我来一口?” —那日,Omega浓郁的信息素扑鼻而来何闻将人拦在门外:“别过来!我信息素可刺激了!” 喻旻闻着空气中香甜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用来标记Omega的尖牙,心道:是挺刺激,让我心跳加速

  • 李铁蛋的幸福生活

    李铁蛋的幸福生活
    东方明月 都市言情

    李铁蛋在十八岁不经世事的时候,被嫂子勾引,激情畅快之后,开始了自己荒唐的人生。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柠檬茄子 耽美纯爱

    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 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呜呜呜……” 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他哭出来的样子好美prprpr -该死,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太美了。 当其他玩家被boss追着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时。 boss&npc:浅灵是我唯一的缪斯,栽种在我心尖的花朵,无人能配的上他,尔等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 浅灵:呜呜呜(哭得超大声)。 其他玩家:浅灵明明只会哭,怎么就安全存活还打破了副本记录了!这就离谱! 笨蛋美人yyds

  • 鬼谷医圣在都市

    鬼谷医圣在都市
    流云 都市异能

    当一个屌丝得到了透视传承,身负绝世医术之后他决定以后专门干跟富二代抢女朋友的勾当,从这一刻起只有一个目标,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多年以后回头看,陆乘风微微感慨:“其实我也纯洁过。”

  • 臣服

    臣服
    加菲尔德 耽美纯爱

    前期温柔后期疯批攻/强取豪夺/He 程夏深陷辍学泥泞,因为脸长得好看被傅家大少爷选中,从资助上学再进一步到带回家放身边养着。 从此以后,程夏的眼里便有了光,寸步不离跟在傅奕身后,甜甜地喊他哥哥。 他总用一腔热血对傅奕表衷心,“哥,以后我要努力挣钱,买座小岛给你养老。” 弄得男人情难自禁,缺心眼的态度又一改,帮着叔叔阿姨催婚,“哥,阿姨这次介绍的姐姐长得很漂亮,你有没有动心啊?” 男人步步逼近把人堵到墙角,他用低沉性感的声音,对小自己8岁的的男孩说:“夏夏,你还给哥哥买岛吗?” 程夏愣愣地点头,脸莫名地迅速涨红,潜意识里觉得傅奕十分危险。 下一秒,男人卡住程夏的下巴不让他挣扎,不停亲吻。 “嫁妆这么厚实,那我送点什么彩礼给你家好啊?” 一个霸道温柔攻因爱生恨进化成大魔王的爱情故事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