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替嫁新娘太迷人

第10章 欠我两次

替嫁新娘太迷人 木糖醇 2135 2021-10-14 15:35

  这边林丽霞和沈佳菡朝着妇产科去,那边的沈星眠却被霍桥带到了停车场。

  她背后诽谤被抓包,索性先发制人:“你怎么在这里?”

  霍桥顿住脚步:“这话应该我问你。”

  沈星眠从善如流:“我爱岗敬业,一天不上班就浑身难受。”

  霍桥面部表情有瞬间的扭曲,惊觉她胡说八道的能力竟如此之强,面无表情地附和道:“哦,那我应该夸你了?”

  “过奖。”沈星眠硬着头皮应承,垂眸瞥见他露出衬衫袖口的纱布,习惯性地问,“胳膊怎么样了?”

  霍桥眉梢微扬:“关心我?”

  沈星眠抬眸看他,十分认真:“你是不是有臆想症?”

  问一句就那么多联想,莫不是比她还缺爱?

  霍桥哼笑,阴阳怪气地道:“再想也想不到家暴。”

  沈星眠别开目光,闭嘴了。

  见她心虚,霍桥舔舔后槽牙,忽地逼近,低声问:“眠眠,我该怎么跟你算这笔账呢?”

  沈星眠的后背抵上车身,轻咳一声:“那个……我就随口一说。”

  霍桥的手从她颈侧穿过搭在车上,懒洋洋地道:“但这对我的名誉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影响。”

  说着,他垂首,薄唇在她耳边开合:“可不能轻饶了你。”

  男人的气息极具侵略性,在空气稀薄的地下停车场愈发明显,沈星眠甚至有些不敢呼吸,怕耳畔的酥痒蔓延全身。

  她微微不适地推了推霍桥,莫名恼怒:“你怎么总喜欢靠这么近!”

  霍桥的劣根性此时发挥到极致,指腹蹭着她的脸颊,理所当然:“我们是夫妻啊。”

  “假的!”沈星眠拔高声音,“这里没外人,不用演得这么逼真。”

  霍桥心头略过一抹不爽,捏住她下巴迫使她抬头:“行,那就欠我两次。”

  沈星眠没懂。

  两次什么?怎么就两次了?

  霍桥吝于细说,撑起身子:“上车,送你回家。”

  沈星眠拒绝:“我没说要回去。”

  “还有事?”霍桥拉开车门,想起林丽霞的话,明知故问,“沈太太要你做什么?”

  沈星眠眸光微闪:“没什么。”

  霍桥双眼一眯。

  据他所知,沈氏最近在争取一块地皮,程序卡到了审批,沈世忠整日为此奔波,仍未解决。

  林丽霞方才说到走关系,指的定然是这件事。

  霍桥原本想,若沈星眠跟他开口,念着她在老爷子面前表现不错的份上,他可以酌情帮忙。

  却不想,人家压根没有求助他的意思,是怕他趁机对她提要求?在她心里他难道是那种趁火打劫的人?

  霍桥心中有些不快,被他强行忽略,耐心欠佳地问:“走不走?”

  沈星眠摇头:“不走。”

  霍桥冷脸:“随你。”

  话毕上车关门,不远处的苟立急忙钻进驾驶座,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霍桥从后视镜里看见沈星眠转身与他背道而驰,气闷地磨了磨牙。

  片刻后,他突然吩咐:“去查查沈世忠要的那块地具体是什么情况。”

  “是。”苟立应,又调侃,“三爷,沈小姐那么编排你,你还要帮她啊?”

  他家三爷素来不在意名声,但若毁谤被他当面抓到,下场都是很惨的。

  而这位替嫁来的沈小姐,不仅没被关在藏獒笼子里,三爷还主动献殷勤,苟立似乎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霍桥反问:“谁跟你说我要帮她?”

  苟立露出个疑惑的表情。

  霍桥厉眸一扫:“沈家欺瞒我的事,你觉得应该就这么算了?”

  苟立不自觉挺直背脊:“不应该。”

  三爷逗弄沈小姐的频率太高,搞得他都快忘了这一茬了。

  霍桥捏捏眉心:“沈星眠的背景查得如何?”

  苟立脑瓜子疼:“她十五岁时参加过一场线上医学比赛。”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霍桥眼底浮起兴味:“这么神秘,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

  苟立友情提醒:“对一个人好奇,往往是爱情的开端。”

  霍桥嗤之以鼻。

  ******

  话分两头。

  另一边,沈星眠打车到了市中心一家叫“意外”的咖啡厅,拿出手机打电话:“小宇,我到了,你在哪儿?”

  对方从柜台后窜出来,年轻的脸俊逸圆润,一头棕色卷发,衬着一双幽蓝的大眼,活像童话里出逃的贵族。

  “星姐!”洛宇不由分说给她一个熊抱,扭头让服务员煮咖啡,“卡布奇诺和黑咖啡。”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沈星眠开门见山:“查到蝎子刺青的来路了?”

  昨晚发了消息,今早他就说面谈,她怎么想都只有这个可能。

  不料洛宇却摇头,两眼发亮地说:“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沈星眠示意他说。

  洛宇道:“沈佳菡怀孕了!”

  沈星眠挑了挑眼皮。

  洛宇挫败:“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沈星眠淡淡地答:“我看见她去妇产科了。”

  洛宇“哦”一声,失落。

  沈星眠耐着性子:“你大老远让我来你的咖啡厅,就为跟我说这个?”

  “当然不是。”洛宇笑得略讨好,“星姐,你最近有空吗?”

  沈星眠警觉:“做什么?”

  洛宇挠挠脑袋:“我前两天和人约了场比赛,团队赛,你要没事的话,帮帮我呗。”

  沈星眠指指右手:“你看我像是还能开赛车的样子吗?”

  洛宇立即道:“半个月后才比,你可千万别拿出全部实力,不然又要有一群人想方设法找你,央求你‘回来’。”

  沈星眠嘴角一抽:“你还挺会为我考虑。”

  洛宇嘻嘻笑。

  沈星眠问他:“为什么突然约比赛?”

  洛宇实话实说:“他们车队有个很厉害的黑客。”

  作为民间高手,洛宇自诩没有他搞不定的防火墙,偏偏最近遇上了劲敌,对方正好也喜欢赛车,偶然认识就约了。

  那人答应他,只要他能赢,就把破解方法告诉他。

  沈星眠一猜就是这样:“行吧,到时候再看。”

  这么说一般就是答应了,洛宇喜出望外,信誓旦旦地保证:“星姐你放心,一周之内,我肯定把蝎子刺青查清楚!”

  沈星眠可有可无地“嗯”一声,忽而没头没尾地道:“你对霍桥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