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江少的黑客大佬妻

第10章 怒火

江少的黑客大佬妻 不小童 4310 2021-10-14 15:30

  宋夕醒来的时候,只有院长守在床边。

  看见她醒来,院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夕夕,你可吓死我了。”

  宋夕只记得自己想向江圣凌解释来着,之后便没有了意识,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院长这是怎么回事,院长便喋喋不休地开始唠叨了。

  “也是我不好,最近忙孤儿院的事情都忙昏了头,都没怎么关心你,医生说你是疲劳过度,以后孤儿院的事你还是少管吧,今天可多亏了那个好心的老板送你来医院,回头咱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宋夕脑海中转了几圈,才将院长说的话消化完,是江圣凌送自己来的医院?她咬了咬唇,朝门外看了一眼,没看见江圣凌的影子。

  院长没发觉她的不对劲,继而又跟她开始唠叨起注意身体之类的老生常谈。

  宋夕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已经精神大好了,便要回孤儿院,江圣凌有心让她在医院多住两天,却也不好阻拦。

  江圣凌送院长和宋夕一同回到孤儿院,院子里的东西已经堆满了,却还没有归置。

  江圣凌沉默了一会,眼看着宋夕要走进孤儿院,才低声说道:“我道歉。”

  宋夕的脚步顿了顿,没回头。

  院长看出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寻常,无意掺和他们年轻人的事,索性招呼着院里其他人帮着搬东西了。

  宋夕静静地看着院长在忙活,没有说话。

  江圣凌上前几步,走到她身前,目光诚恳,“我不该说那些话伤你,是我的错。”

  宋夕的视线越过江圣凌看向不知名的地方,“你不用道歉,你说的没错,我太固执了。”

  她越是这般云淡风轻,江圣凌越是觉得懊悔。

  他小心地措辞,“院长已经同我说了,我不逼你一定要签那份文件,但是宋夕,我和那个人不一样。”

  宋夕惊讶地抬头看着他,她没想到院长竟然都告诉他了。

  江圣凌看着宋夕,忍不住抚了抚她的头,嗓音低沉地说道:“相信我。”

  江圣凌特意放了宋夕几天假,让她忙完孤儿院的事情再回来上班。

  自从知道江圣凌知道那件事之后,宋夕似乎也不再那么抵触他的帮助了,乐见其成地在孤儿院待了几天。

  孤儿院的大大小小都来帮忙,很快,孤儿院虽说比不上从前,但是也算是焕然一新了。

  孩子们毕竟还小,那天的事在宋夕和院长、几位老师的刻意安抚下,加上美食和玩具的抚慰,很快就恢复了活泼的天性,此刻都在操场上奔跑嬉戏着。

  宋夕一边晒着衣服,一边含笑看着他们,突然,她脑海中似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她踉跄几步,扶住晾衣杆稳住身子。

  不远处的树荫下玩耍的两个孩子的身影似乎格外的熟悉,那种奇异的熟悉感让她忍不住想知道那两个孩子是谁,只是当她想探究时,头便疼的如同要炸裂一般,眼前也渐渐模糊。

  宋夕眨了眨眼,再看去时,树荫下哪儿有孩子,孩子们都在操场另一侧,宋夕晃了晃脑袋,看样子自己最近真的是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

  然而,这种情况却并不是偶然一次,宋夕经常有这种恍恍惚惚的时候,她清晰地感觉到那些画面似乎都是自己记忆里的某些片段,但她以前却从来没有过印象。

  但是每当她想要去回想那些画面的时候,便头疼欲裂,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在那些片段里都会出现的一个小男孩,被她护在身后。

  宋夕心里也觉得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正打算过段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

  神秘人的电话却先行一步打了过来。

  宋夕在看到手机屏幕上的那一串乱码的时候,便迅速打开了电脑的自动追踪信号系统,将手机和电脑连上之后,才接听了电话。

  神秘人的语气有些暴躁,“怎么这么慢才接?”

  宋夕也是不耐烦的语气,“你有什么事?”

  神秘人冷笑道:“孤儿院这次损失惨重吧,我告诉过你,我不是说着玩的。”

  一听到他提起那场大火,宋夕便怒火中烧,偏偏她此时还得冷静,拖着对方多说几句话,以便她能找到对方的位置。

  “你到底想怎么样?”

  神秘人的语气颇有警告的意味,“尽快把我要的东西弄到手,如果你继续这么无所作为的话,下一次被烧毁的可就不只是楼了。”

  宋夕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引着他多说话,“我根本不可能进入江氏的系统,你说要我怎么做?”

  神秘人悠闲地回答:“那就不是我关心的事了,你只要记住,孤儿院的命可都在你一念之间啊。”

  宋夕敲击的速度加快,还差一点,马上就能找到对方的位置了。

  许是因为此刻的沉默,使得宋夕露了馅。

  神秘人警觉起来,“什么声音?”

  宋夕的动作立时顿住了,尽量平和地回答:“没什么声音,你听错了吧?那个,如果我照做,你就会放过孤儿院?”

  然而神秘人似乎已经发现了宋夕的小动作,“想找到我可没那么容易,别再搞这种小动作,否则,合作很难进行下去!”

  说完,神秘人便挂断了电话,宋夕看着电脑上即将完成的步骤全部变成灰色,泄气地丢开电脑,这个人比她想象的还要精明。

  下一次这个人打电话过来时,再要找出他的位置只怕更难了,为了取信于神秘人,她只能去攻入江氏的系统。

  江氏所有的员工在注册系统时都有特定经过审核的ID,所以他们才能自由地出入江氏的系统,而任何外来的用户都会被各种防护系统阻挡在外,这也正是当初她进入江氏系统花了那么大力气的原因。

  但是如今她已经成为了江氏的员工,并且有了主管的权限,所以她在江氏内部下载资料是没有任何阻碍的,但同时,每个人的ID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旦被发现,江圣凌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偷窃资料的人是谁。

  宋夕不是没有犹豫过,说起来,除了初见那一天,江圣凌对她其实不赖,要她做出这种背叛他的事情,宋夕是一百个不愿意。

  但是上次的那次火灾让宋夕真切地看到,那个神秘人有多可怕。

  所以她确实打算去偷江氏的机密资料,却并不打算将这份资料给那个神秘人,届时给那个神秘人的只会是一份被宋夕修改过的资料。

  宋夕计划好了一切,最保险的就是在工作时间进入资料库,因为她持有江氏认证的ID,即便有人看见她在下载资料,也不会起疑。

  一切进行的异常顺利,宋夕没想到竟然真的能破解得了江氏资料库的防火墙,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U盘,将资料库里所有的文件都拷进自己的U盘里。

  资料库里数据庞大,拷贝的过程十分缓慢,下载进度条以龟速前进着,一个多小时过去,进度条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半,系统却突然跳出一个猩红的对话框,提示着“下载超量,防护系统启动”。

  宋夕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原本已经走到一般的进度条突然快速地往后退,宋夕手忙脚乱地去拔U盘,不料办公室的门却“砰”地被推开。

  宋夕神色惊惧地看向来人,只见江圣凌脸色阴沉地走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拎着宋夕便走了,留下技术科一群面面相觑的员工。

  早在系统对话框跳出来的一瞬间,宋夕就知道自己失败了,她太天真了,一个公司的机密文件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被人拷走呢?

  江圣凌来的这么快,只怕早就发现自己了吧。

  宋夕脸色灰败地被江圣凌拎进办公室。

  江圣凌扯开领带,眼神阴鸷地看着宋夕,看来是动了真怒了,指着她道:“宋夕,你不要一次次地挑战我的容忍极限。”

  他的电脑具有整个公司最高的权限,公司里所有人登入系统后的每一条操作痕迹都在他的眼皮子下,当系统提示他有人进入了公司资料库时,他还没在意。

  只是当他瞄到那个熟悉的ID时,才隐隐有了动怒的趋势,宋夕的职位还远不到可以进入资料库的级别,她是怎么进来的可想而知。

  偏偏他还抱着一丝的希望相信她,随后便看到她在下载资料库里的资料,资料库带有防护系统,照宋夕的那个下载趋势,一定会被阻拦,他根本不用亲自去找宋夕,只是他不敢相信,宋夕怎么真的敢背叛他。

  宋夕闭了闭眼睛,她无话可说,虽说她没打算真的将资料交给那个神秘人,但她进入了公司系统窃取资料是事实,她没有什么好辩解的。

  看着宋夕这幅毫不辩解的样子,似乎已经默认了背叛自己的事实,江圣凌内心荡起千层怒火,咬牙切齿地说:“宋夕,你说话!”

  宋夕看着江圣凌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来难受,一时竟分不清是歉疚多一些还是伤心多一些。

  “我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早跟你说过的,把我招进来可能是引狼入室,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没脸待下去了,我辞职吧。”

  宋夕心中抱有一丝侥幸,要是那个神秘人知道她辞职了,或许就不会再逼着她去窃取江氏的机密了。

  江圣凌已经记不得自己又多少年没发过这么大的火了,他在江家这么多年都被教育要压抑自己的情绪,偏偏在这个女人面前溃不成军。

  他一把拉过宋夕的手腕,让她贴近自己,“辞职?宋夕,你没看合同吗?只要我不开口辞退你,你就得在江氏给我干到死。”

  她轻轻挣了挣手腕,奈何江圣凌握得紧,一动便是钻心的疼,“再让我留在公司,你不怕惹出更大的乱子吗?江圣凌,是狼心狗肺,辜负你的一片好意了。”

  江圣凌嘴角扯开一个冰冷的弧度,冷笑着说:“你倒还知道我对你是一片好意啊,我还当你不知道呢,谁说我要把你继续留在公司了?”

  宋夕不明白江圣凌的意思,既不辞退自己,又不让自己留在公司,江圣凌要怎么处置自己?宋夕想起那个小黑屋,不禁打了个冷战,这些时间江圣凌在她面前表现的太无害,她几乎都要忘了,江圣凌其实是一匹嗜血的狼。

  江圣凌将宋夕带上车,吩咐司机开车,之后便冷着一张脸不再说话,似是气极。

  宋夕看了看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江圣凌冷冷开口,“闭嘴。”再跟这个女人交流,他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对她做什么很暴力的事情。

  宋夕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和上一次坐江圣凌的车子不同,她竟然有一种莫名的信心,觉得江圣凌一定不会伤害自己。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门前,江圣凌率先下车,反身拉着宋夕下车,宋夕冷不防被他拉得一个踉跄。

  江圣凌将她推给别墅里的一个中年女人,吩咐道:“今后她的衣食住行都由你负责,过一会我会再拨一批人过来。”

  中年女人似乎是别墅的管家,听了江圣凌的话,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只是握住宋夕的手臂将她钳制在自己身边。

  宋夕却陡然慌了起来,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要干嘛?”

  江圣凌看着宋夕,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地说道:“给我看好她,不准她离开这里半步。”

  宋夕瞪大了眼睛,随后是坚决的反抗,“江圣凌,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我要回去,你放开我!”

  中年女人的力气很大,死死地握住宋夕的胳膊,不管宋夕怎么挣扎,却撼动不了半分,铺天盖地的绝望向宋夕席卷而来,她不想被当成囚犯一样被关押在这里。

  江圣凌冷冷地看着她,“宋夕,你背叛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我没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江圣凌说完,直接摔门就走。

  看到老板离开,中年女人直接拽着宋夕来到一个房间,把她推了进去,脸上带着毕恭毕敬的表情道:“小姐,你就好好在这里住着吧,老婆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完竟然直接把门关了。

  宋夕明显听到外面有上锁的声音,她跑过去拉了拉那门,果然纹丝不动,宋夕抱着头懊恼的来回走了两步,最后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火气,猛的踹了一脚门。

  砰一声剧烈的响动之后,房间彻底的安静下来。

  宋夕喘着气在地上坐了下来,她现在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她被软禁的,她被江圣凌软禁了。

  可是关键问题不是这个,关键问题是他江圣凌凭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