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仙侠 九霄魂帝

瀚亭之威

九霄魂帝 龙楼 1881 2021-10-13 17:31

  大概是陆凡那一拳离陆振心口处越来越近的缘故,陆振心里的不安处越发明显,那一拳周遭的闪电仿佛死神的镰刀上缠绕的死气一般,令人心生惧意。

  尤其是快要贴近自身,其拳上附带的灼烧令心脏极度不舒服。

  陆振不敢托大,哪怕强行逆力,也要急忙收爪接拳。

  嗵!

  爪拳交接如矛盾碰撞,电光火石之间相持数秒,然后急速分开。

  陆凡疾驰摔出,右拳附带闪电褪去大半,一手金黄全然褪去,只剩下血迹累累。

  陆振也不好受,那一拳力道之大,他本身修炼武魂就不是以力为主,这番硬碰硬之下,自己已经略占下风,再加上刚刚收势回防,本源力一放一收,体内已是肝肠动荡。

  此子歹毒,不除不成!

  陆振眼里一寒,强蓄气力,就要再次出手。

  陆凡双武魂皆催动到极致,凝神戒备,两者之间眼神对视,好似有火光四溅,皆冰冷无比,但自知那一爪接下,自身已是强弩之末。

  “凡弟!”

  “住手!”

  一声清脆伶俐声响起,,一声苍老但不乏浑厚声破空传来。

  一个是近些日子脸色已经红润许多、即使没有那胭脂粉末做底也瑕不掩瑜的陆绾儿,另一个则是长髯白发的老者陆瀚亭。

  陆绾儿急忙奔向扶墙而立的陆凡,陆瀚亭则瞬息闪至陆振疾驰而至的路线上。

  抬掌轻抚,便卸去陆振呼啸而来之势。

  陆振恼怒,抬手还要前冲。

  大长老陆瀚亭冷淡看着三长老道:“陆振,按照你们刚刚的约定,陆凡接下你一击就可进入武技阁,方才一击已经接下,现在你这番行为,是想如何?”

  陆振不依,身上气势渐强。“大长老,陆凡心机歹毒,对上我等长老也不留手,不废了他难服陆家众人。”

  大长老身上凌厉的气势乍然浮现,嗤了一声:“愿赌服输,陆振,别逼我落你面子!难道你想要和我动手不成?”

  陆振眼神变换,最终却是安静下来,陆瀚亭修为在灵元境巅峰,比他高了几个档次,动起手来,他根本不是对手,当下也只能眯起眼略带杀意地凝望了一眼陆凡。陆瀚亭当然尽数看在眼中,但也不好继续出声呵斥,现在陆凡不论修为如何,陆匀始终是陆家新一代翘楚,他陆瀚亭不能只为陆凡一人做打算,还要为陆家福泽百年名誉立世不倒做考虑,将三长老得罪死从长远来看,是为下策。

  “你可以先去修养,然后再入武技阁,阁内武技你尽管翻阅。”陆瀚亭转身对陆凡说到。

  陆凡听入耳中,终于松了一口气,起身抱拳行礼,并不打算去歇息疗伤,在别人震惊的眼神中,由陆绾儿搀扶着走入武技阁。

  剩下陆家众人,陆瀚亭重新塑起威严,厉声喝到:“一个月后陆凡与陆匀一战前,以公平起见,谁都不准找陆凡麻烦,违者,我以一人之力催其筋骨,不论宗亲。”说罢,一脚踏入武技阁。

  阁外众人闻言皆胆寒。

  踏入武技阁,四排书架整齐排列在陆凡眼前,而书架之上成列的那些泛黄书籍就是陆家珍藏的武技。

  “以前一味提升修为境界,竟然没有修炼过任何武技。”

  陆凡摇头苦笑,若是以往修炼过武技,他今日倒是不用再来大闹一次。

  “《虎拳》黄阶六品拳法武技,拳出若虎王出世,拳势无双。”

  “《鹰翔九霄》黄阶五品爪法武技,模仿苍鹰,讲究一击必杀。”

  陆凡皱眉,在这几个书架上挑选自己钟意武技,但片刻之后,他却是失望的摇头,这些武技最高的等级,也不过是黄阶六品,与他的玄阶武魂根本不匹配。

  “咦?”

  “《九天雷鸣》玄阶一品武技,无形无式,身动则万千雷霆相随,拳出则天雷降世。”

  陆凡大喜,但紧接着他却失望至极,原来这本明显威力不凡的武技,竟然是残本,最多只得原本的三分之一,威力也不过黄阶三四品而已。

  陆凡纠结无比,很明显,这《九天雷鸣》与他的闪电武魂极为相匹配,但问题是这武技是残缺的,能否修成不成定数。

  片刻后,他怀揣《九天雷鸣》走出武技阁,显然在诸多武技之中,最后他选的还是这门与他武魂极为匹配的武技。

  “陆凡,这《九天雷鸣》本身的确极为不凡,但奈何它是残本,能不能修炼尚且两说,就算是修炼成功也只不过是黄阶下品的威力,你还是另外选吧。”

  大长老笑眯眯看着陆凡递给他审查的武技,好心劝慰。

  陆凡微微一笑:“这武技与我的武魂极为搭配,就它了,谢谢大长老关心。”

  大长老叹息一声,看来这陆凡是破罐子破摔,随后也不再多说什么。

  就在陆凡被陆绾儿搀扶着跨出武技阁最后一步时,他耳边突然传来大长老满含歉意的苍老声音:“凡侄,希望你莫要怨恨陆家众人不为你发声,不要怨我,我所做一切皆为保证陆家香火不断。”

  陆凡脚步一顿,微微点头,对于大长老的所作所为,他极为理解。当年陆君左已然失踪,沐家以他为借口压制陆家,再加上三长老的极力挑拨,陆瀚亭即使保住陆凡不被逐出陆家,但也逃不了将他贬为外门弟子,否则内忧外患的情况下,陆家怕是就要散了,因此陆凡丝毫没有记恨陆瀚亭。

  陆家之于陆瀚亭,麻烦不断;大长老之于陆家,何愧之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