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异能 未婚神医爸爸

第10章 还能怎么样

未婚神医爸爸 红木筷子 1989 2021-10-13 17:28

  “什么怎么有你的一半?”

  梅玉华愤怒的惊叫了起来:“这是我和老公天岳两人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梅玉华惊诧愤怒不已。楚天峰三十来年毫无消息,这一回来就说大楚实业有他一半,还真能开牙啊!

  “是啊,大楚实业是我父母打拼出来的,怎么有你一半?”楚秋叶也惊诧莫名。

  “当然有我的一半。大楚实业是我们楚家的产业!”楚天峰一脸得意的道:“这个你们否认不了!”

  楚天风看着风韵犹存的梅玉华,心中暗暗盘算着。自己要能把梅玉华也弄到手,那大楚实业就被自己掌握了!

  梅玉华胸前高耸一点都没有下垂,一件旗袍让美好曲线显露出来。从旗袍开缝中看着穿着黑丝的美腿修长笔直,能看出来肌肤紧实。能和二三十的女子相比。

  那小腰细细臀部硕大挺翘,玉白的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

  一头青丝乌云一样披散在肩头,一点也不像五十出头的妇女。

  和楚秋叶站在一起不像母女,倒像是姐妹的多。

  楚天风已经在意淫了,想着以后抱着梅玉华要怎么样怎么样!

  “妈妈不必生气,听听他怎么说。”楚秋叶很冷静的道。

  梅玉华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在惊诧和愤怒之后立马冷静下来。

  “我父母留下的财产,是不是应该有我一份?”楚天峰得意洋洋道:“你们发家用的我父母遗产做本钱,大楚实业就应当有我一份!”

  李云逸在边上听的好笑,为了钱真的什么理由都能找出来。

  不过赵云涯很警惕那个楚约翰,这个家伙像是修炼者!有些神秘的味道。

  幸好李云逸能隐藏自己的先天武者气息,没有让这个家伙警惕。

  “嘿嘿,你们楚家就留下一套两居室房子,现在还在呢。你想要全拿去。”梅玉华一脸讥笑着道:

  “大楚实业前身是我们梅家的红梅公司,和楚家一点关系没有。”

  “什么?”楚天峰吃惊的瞪大眼睛。

  “还有就是用的楚家财产,那大楚实业也和你没有关系。”楚秋叶清冷的道:“最多楚家遗产分你一半,你也是有文化见过大场面的。怎么能想起这样的无厘头主意来?”

  “我说有一半就有一半!”楚天峰一脸恼火叫道。

  楚天峰最近才知道自己弟弟楚天岳闯下的好大基业。他立马就赶回来想要分一杯羹,理由想好手段也预备了。

  楚天峰当年到白头鹰国,好不容易娶了一个白人为妻子弄到了绿卡。那白皮女子是个婊子也顾不上了。

  就是这样楚天峰也生活在社会底层,这些年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抓到翻身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一直没有说话的楚约翰这时候阴恻恻的道:“老爸你不行,还是我来吧!”

  楚约翰说神州话有些生硬,眼睛散发着幽幽光芒直勾勾的盯着楚秋叶,声音充满了诱惑道:

  “楚秋叶你去写一份协议签字盖章,说明白大楚实业……”

  “滚尼玛的!”

  李云逸暴跳起来,一扬手带着劲风抽了出去!

  “啪!”

  一声巴掌和脸颊相击打的声音响亮,就像炸了一个麻雷子一样。

  “嗷……”

  楚约翰像是被开水淋着的青蛙一样,捂着脸一蹦老高。

  楚约翰落下来原地转两圈,一张嘴吐出了几颗大牙来,眼睛翻白晕倒在地上。

  “儿子儿子你怎么……”楚天峰吓的急忙去看倒地的楚约翰。

  “他干了什么?我怎么迷糊了?”楚秋叶惊慌的道。她美女总裁的强大气场消失了。刚才下意识的要照办了!

  “催眠术!他想要催眠你写下协议……”李云逸道。

  “催眠术?那怎么可能。要是能办到的话,那心理医生还不……”梅玉华本能的道。

  “你当他这个是加强版本的催眠术。”李云逸道:“能修炼的人不多!”

  “那我们报警!”

  楚秋叶道,她对李云逸说的深信不疑。

  “没用,没有证据。而且他的能力已经被我废掉了。”李云逸一脸傲然道。

  “儿子儿子你没事吧?”楚天峰不看着儿子睁开眼睛问道。

  “怎么可能没有事情!我已经是普通人了。”楚约翰眼泪哗哗的。

  “看在你是天岳大哥的份上,我不再追究。现在给我滚出去!”梅玉华压下心中怒火。

  现在是人是鬼都想抢他们楚家的家业,让梅玉华心中怒火熊熊。

  等那两人狼狈的出去后,楚秋叶心有余悸的道:“这次多亏了有云逸你在。要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楚秋叶现在想起来额头上还有冷汗。

  “混蛋!”梅玉华当家把茶杯砸在地上:“竟然这样算计我们!”

  梅玉华一想到刚才要是被算计成功了,那后果让她不寒而栗。

  “奶奶奶奶你不要生气了。”楚子安过来拉着梅玉华道。

  “对啊,有爸爸呢,妈妈不要害怕。爸爸会打坏人的!”楚子香安慰自己妈妈。

  “云逸你不如暂住在这里。”楚秋叶迟疑了一下道:“我还真的有些害怕……”

  “也行,我就住一晚。明天你们多找一些保镖就行。其实这样的事情很难遇到。所以不要过于惊慌。”李云逸安慰道。

  楚天峰父子两开车离开别墅,楚天峰开车,楚约翰捂着一边和烂柿子一样的脸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踏马的,我要那个混蛋死。他竟然被毁了我!”楚约翰狰狞如同厉鬼。

  刚才他苏醒过来就知道自己完蛋了,自己变异的精神力竟然溃散了。那就是用不出来皈依术!

  “你还能怎么样?”楚天峰脸上都是怨毒。这次不光没弄到钱,还把儿子的前途都给搭进去了。

  “我去找师傅。”楚约翰恶狠狠的道:“肯定能收拾了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