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异能 医品妖孽神农

第10章 承包新玩法

医品妖孽神农 无咎 2924 2021-10-13 17:27

  老村长知道他们两家不对付。

  曾经当过和事佬,结果被刘大款他婆娘给骂得狗血淋头。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掺和了。

  现在刘大款又很有钱,村里很多事都得靠他支持呢。

  不然他这村长不好当啊!

  所以尽管心里对刘大款这行径不满,他嘴上也没有说什么。

  他还不停向刘小虎使脸色,让他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刘小虎最不喜欢泼妇骂街和冷嘲热讽了。

  那多没意思。

  他喜欢看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勾起嘴角道:“你打井是为了往你承包的水塘里灌水吧?”

  村西头有个大水塘,面积多达一百亩。

  小坡村的娃子都在那水塘里洗过澡。

  刘小虎也不例外。

  几年前,刘大款向村里申请承包了那片水塘,紧跟潮流养小龙虾。

  这两年大旱。

  那水塘里都快见底了。

  而这一带往年都是雨水充沛,田间地头也没打井。

  他刚才提到了打井,想必就是为了这事。

  刘大款没好气道:“你还真跟你那死爹一个德行,咸吃萝卜淡操心!我说打井,关你屁事!”

  刘小虎不动声色道:“当然关我的事,我准备从你手里把那水塘给承包过来。”

  “就凭你?”

  刘大款转过身,估计用线都能刮出两斤肥油的脸上堆满了嘲笑:“你个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让媳妇跟着受苦的穷鬼,还想承包水塘?拿命承包啊!”

  老村长也疑惑:“小虎,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哪来的钱承包?”

  刘小虎知道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没用。

  他打开手机银行,生平第一次炫富:“我确实没啥钱,但这点钱承包那个大水塘,应该没啥问题吧?”

  刘大款根本没看。

  刘小虎说的话,他是半个字都不信。

  老村长凑头看了一眼,大惊道:“这是……三十多万!小家伙,你哪弄的这么多钱?”

  “三十多万?”

  刘大款终究还是忍不住扫了眼。

  当看到那串数字后,他还以为自己看岔了,又往刘小虎身旁挪了挪,确定那是三十一万后,他脸黑得像锅底灰,还阴阳怪气地酸了一句:“哪偷的?种地吃不饱,开始当贼了?”

  刘小虎道:“要不麻烦你报个警,把我抓所里呆着去,还能有饭吃了?”

  “你!”

  “行了,你也当老板那么多年了,能不能有点老板的样子,别跟个婆娘一样!一句话,谈不谈?”

  被他这个后生训,刘大款脸上实在挂不住。

  不过想到一些事以后,他还是咬着牙忍住了:“你想怎么谈?”

  “每亩多少钱,你愿意把那水塘转手给我?”

  “四百!”

  “两百六,不能再多了!”

  “你特娘的好歹也是上过学,认得几个字的人,哪个老师教你这样谈判的?滚犊子吧,老子没时间陪你玩!”

  刘大款扭头就走。

  刘小虎却是双手抱胸,不慌不忙道:“你是三百一亩承包的,而且一口气承包了十年,今年是第四年。”

  “这四年,你一直都在养小龙虾,第一年赚到了,但第二年小龙虾价格腰斩,去年和今年大旱,一定血亏吧?”

  “不过你们俩口子都死要面子,逢人就说大赚了,其实是你们开饭馆赚到了。”

  刘大款本来步子迈得很大,走起路来也是腰缠万贯,虎虎生风的那种。

  但是随着刘小虎捅了他的老底,他的裤管里像是被灌了混凝土一般,让他都迈不开腿了。

  刘小虎轻笑一声,继续道:“对于你来说,那一百亩水塘就是个无底洞。”

  “你让老村长帮你向镇里申请打几口水井,是能抽水灌水塘,但今年小龙虾价格又腰斩了,水塘里的小龙虾缺水缺得也没多少了吧?”

  “且不说水井啥时候能打好,就是现在给你来几场大雨,你今年能不亏本吗?”

  “别说了!”

  刘大款忽然吼了一声:“哪怕我亏到砸锅卖铁,也不会转手给你这小混蛋!”

  刘小虎耸了耸肩:“如果你就是跟钱过不去,就是要用钱打水漂的话,那当我没说!”

  “三百!”

  “你说啥?”

  “我说三百啊!”

  刘大款转变得比啥都快:“承包价转手给你了,不能再少了!”

  刘小虎抽了下鼻子道:“我这人不会讲价,看在现在钱不值钱的份上,两百七吧,而且今年算一年,也就是说我只给你六年的承包价。”

  这是不会讲价?

  算盘打得贼响好嘛!

  刘大款都快哭了:“小子,做人要厚道!别学你爹一样,啥便宜都想占!”

  刘小虎邪笑道:“这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如果你想破罐子破摔,就这么一年年亏下去的话,我无所谓。”

  这是被吃定了啊!

  刘大款很讨厌这种感觉。

  而且对方还跟他是仇家。

  不过他说得都对,再这么死要面子下去,他会活受罪的。

  另外,这大水塘也能把这小子给拖下水,给他又何妨?

  “我去拿合同!”

  撂下这么一句话后,他迅速离开。

  老村长连忙劝:“小虎,有些话虽然不该我说,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下。你想好了吗?那大水塘有些邪门,水草疯涨,就是养不了鱼。”

  “要不然他也不会只养小龙虾!如果你也养小龙虾的话,你看到这行情了,跟过山车一样,老天爷也不给这口饭吃,太难了!”

  刘小虎道:“我敢接手,肯定是做好打算了!我准备一口气承包十年,除了他那剩下的六年,我再跟村里签四年。”

  “村里就三百一亩吧,还请您向镇里反应,看看能不能先把山路给捯饬一下,这样进出山也少些时间。”

  老村长拿出烟杆磕了磕,又从烟袋里捏出一些碎烟叶放烟头里压了压,最后蹭了两下火柴点着。

  都抽上好几口了,他才“噗嗤”一声笑出声:“你小子是想气死大款吗?”

  刘小虎都眼巴巴地看着老村长完成这一整套动作了。

  老村长却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下,当真把他给吓了一跳。

  他抢了他的火柴盒道:“老村长,您说您都一把年纪了,咋还这么坏呢?您倒是给个准话啊!”

  老村长笑呵呵道:“好好好,就冲你小子知道为村里着想,我向镇里反应!”

  刘大款估计是怕刘小虎被老村长劝得又反悔了,赶紧拿来承包合同,在老村长的见证下,完成了转让。

  当看到162000元到账后,他又按耐不住对刘小虎道:“我急着到市里去开饭馆,实在没时间去倒腾那些小龙虾。这样,你再给我三万块钱,我把那些小龙虾都给你了。”

  刘小虎二话不说,又给他转了一万:“就这么多,如果你不愿意,再给我转回来。”

  刘大款摆摆手道:“行行行,就这样了,便宜你小子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早就把刘小虎当冤大头了。

  现在水塘里的那些龙虾还小,没啥肉,卖不了。

  他也看天气预报了,大半个月都没雨。

  那些小龙虾妥妥被旱死。

  到时候刘小虎哭都没眼泪。

  刘小虎看了他一眼道:“来来来,把小龙虾这事也写合同上,免得你到时候耍赖!”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刘大款迅速给写上,拍了两下圆滚滚的肚子道:“你们聊吧,我回去吃饭了!”

  刘小虎没理他,对老村长道:“三百一亩,我再从村里承包四年,凑够十年,您帮我办一下吧,12万先转给你!”

  老村长忙不迭点头:“这事就交给我吧。”

  “啥?”

  刘大款顿时暴躁了:“为啥村里是三百一亩,我只有两百七,你特么玩我呢?”

  “你还想反悔?”

  刘小虎先挥了挥合同,随后又道:“而且这寅归寅,卯归卯,你别混为一谈!如果你实在过不去这个槛,就当我有钱任性吧!”

  “臭小子!”

  刘大款巴掌都扬起来了,但是想到刘小虎接下来要面临的的惨状后,他又笑道:“也是,不关我的事。对了,你嫂子不是卖豆芽吗?”

  “我那饭馆的大厨给我打电话说,镇上现在都在传有人把绿豆芽卖出了猪肉价,他去看时已经不见人影了。王兰有没有跟你提起这事?她可认识那人?”

  老村长慌忙抬头:“绿豆芽卖出猪肉价?这怎么可能!”

  刘大款只能干羡慕:“刚开始我也不信,但我那大厨说得头头是道。这年头真是什么稀奇事都有啊!如果我也能这么个卖法,我还开个屁的饭馆啊!”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