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全能妈咪冷酷爹

第10章 故意为难

全能妈咪冷酷爹 长卿子 2159 2021-10-13 17:27

  萧溯的出现令在场的人始料未及。

  江晚无疑是最惊讶的一个。

  她以为,他不会来。

  江有为惊慌失措后,赶紧下了台阶,三步并做两步地来到萧溯面前。

  “萧总,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

  江晚瞥了一眼前后两幅面孔的江有为,心中只觉得丢人。

  “妈,他真是萧溯吗?”江柔还处在懵逼中。

  方怡赶紧拉着她跟上去打招呼,“萧总您来了啊!快请进!”

  萧溯躲开女人伸过来的爪子,剑眉微拧。

  十分细微的动作已经表示出了他的不耐烦。

  方怡吓得缩回手,“对不起,我见萧总太激动,差点唐突了您。”

  “怎么都不进去?”

  萧溯这话是冲着他身侧的江晚说的。

  饶是江有为这样狗腿的人,见萧溯如此无视自己,也不由地怒了。

  可当着萧溯的面,谁敢发作?

  只能忍着!

  江晚淡淡的回应,“他们说我偷了你的请帖。”

  “谁?”萧溯一记眼神丢出去,吓得江有为三人浑身绷紧。

  江柔害怕地扯着方怡的手,“妈,江晚真的认识萧溯!我们欺负了她的人,他会不会找我们算账啊!”

  “闭嘴!”方怡瞪了她一眼,上前冲着萧溯微笑,“萧总,是晚晚没跟您说清楚,不是我们拦着她,而是您的妹妹萧雨菲说的。”

  “呵。”江晚冷笑一声。

  这个方怡,三言两语就将锅甩给了萧雨菲。

  到底是有多害怕萧溯?

  方怡现下根本顾不上解决江晚这个人,全身心都放在了萧溯的身上。

  努力挤出笑容,“萧总,您妹妹都确定了请帖的偷来的,我们哪敢忤逆啊?”

  “照你这么说,我的东西就这么好偷?”

  萧总眸光闪过一抹锐利,直看得方怡浑身僵直。

  “不是不是,您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

  “够了!还不赶紧向萧总道歉!”江有为突然大声呵斥。

  他混迹商海多年,怎么会看不出萧溯的故意为难?

  方怡不懂这些,只是突然被江有为吼,万分委屈之下,眼眶一下子湿了。

  “对不起萧总,都是我的错。”方怡鞠躬九十度。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萧溯不客气地打断她。

  方怡脊背一僵,瞬间明白了男人这样的刁难是为了谁。

  江柔眼睛发红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伸手扶住她。

  “妈,算了!这又不是你的错,谁知道江晚什么时候攀上的高枝儿?根本就是个狐媚啊——”

  江柔捂着受伤的脸往后退,血液顺着她的指尖流出。

  她惊恐万分地看着四周,“是谁打的我!站出来!”

  “放肆!”江有为上去给了她一巴掌,“这里哪有你一个丫头片子说话的份!给我回房间反省去!”

  “爸爸!”江柔双眼含泪。

  她的脸都受伤了,爸爸还要她面壁?!

  还有没有天理了!

  江有为看着女儿眼里的泪花,多少有些动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江晚看在眼里,唇角的冷笑更深。

  江有为啊江有为。

  我又何尝不是你的亲生骨肉?

  原来亲生之间也有差别。

  她轻启朱唇,语含不屑,“在场就这么些人,谁动没动手,江小姐也看得见。要我说,你也别找了,有个名词叫作报应,用在这时候就很合适。”

  “你!我要杀了你!”

  江柔气得双眼发懵,脸颊一边受伤,一边被打,更是疼得加重了她的委屈,一念之间就说出了心里话。

  “我很好奇江家是怎么教育女儿的,动不动就要杀人?”萧溯慵懒的嗓音透着威严。

  江有为面色一变,“啪啪”又给了江柔两巴掌。

  方怡看着心更痛,可她也看明白了,萧溯是在替江晚出头。

  她越是拦着,女儿被打得就会更重。

  “江小姐!我为刚才的误会向您郑重地道歉!希望您可以原谅我女儿的鲁莽。”

  “你用错了一个词。”江晚冷漠。

  方怡咬牙切齿的道:“请指教。”

  “是污蔑,不是误会。”

  江晚淡淡凉凉的开嗓,“要求我原谅也可以啊,只要你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澄清是你们污蔑了我,这件事就可以算了。”

  萧溯低眸扫了眼江晚,唇角微扬。

  这个女人还真是……

  睚眦必报。

  江晚察觉到身侧灼热的目光,没有抬头。

  她的确利用了他的身份,趁机报复打压江家人。

  她理亏在先。

  萧溯似乎也没有拆她台子的意思,甚至还帮她添了一把火。

  “没听到她的话吗?嗯?”

  江有为擦了把冷汗,“听见了,我这就让她去前厅澄清。”

  方怡知道自己躲也躲不掉了,只能用淬满了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江晚。

  恨不得在她身上挖一个洞!

  江柔也没有好果子吃。

  因为萧溯最后说了句,“江先生还是得好好管教管教自己的女儿,省得以后出去丢你们江家人的脸。”

  江柔直接就被关了紧闭。

  前厅内。

  众人正为着萧溯赶到而集体震惊时,方怡就站出来冲着萧溯身旁的江晚,一百八十度大鞠躬。

  “江小姐,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污蔑您偷了萧总的请帖,请您原谅!”

  这掷地有声的道歉如一颗惊雷在人群中炸开。

  众人纷纷朝江晚投去目光。

  江晚直接无视。

  她正欣赏某人道歉道得咬牙切齿的模样呢。

  着实有趣啊。

  “别玩过火了。”低沉的男声陡然响起。

  她下意识地回头,瞳孔蓦然睁大。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的自己,两人鼻尖相对,距离不过一尺!

  她脸颊咻的一下红了,浑身僵硬得不敢动弹。

  萧溯却不以为然。

  这一幕落在沈遇的眼中,顿时激起了他满腔的怒火。

  他蹭的一下走上去,冲着满脸“娇羞”的江晚道:“晚晚,够了!她毕竟是你的继母!”

  江晚脸上红晕迅速褪去。

  “沈少这么闲?到处管别人家的家事?”萧溯先她一步开口。

  江晚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他这么护短吗?

  沈遇再好的脾气,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萧溯嘲讽也受不住了。

  尤其是……

  他们两个挨得那么近。

  “萧总大概不知道我和江家的关系,江家的事,就是我沈遇的事。”

  “可我和江家毫无关系,不知沈少这一句指责从何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