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先生,夫人让你别太作

第10章 翻译社新任部长

先生,夫人让你别太作 繁訫 2155 2021-10-08 10:48

  周一上班,今荞依旧踩点。

  然而张俪俪竟然不在前台等她,事出反常必有妖!

  今荞刚走到工位就看到不远处那壮观的画面,部长办公室外挤满了人,女人!

  今荞走过去拍了拍被挤在最后的张俪俪,“欸!干嘛呢?”

  “啊!好帅好帅!”张俪俪娇羞的样子还挂在脸上,边转头边呢喃着,在看到是那张讨厌的脸后脸色十八变,“哼!又踩点!”

  今荞点点头,“终于知道我每天缺点什么了。”

  张俪俪嫌弃看了她一眼,“缺什么?”

  今荞眼神坚定:“你!”

  张俪俪:“......”

  看着她震裂瞳孔的模样今荞没忍住大笑起来,而此时突然打开的房门让满眼笑意的今荞下意识转过头看去。

  分明两人之间隔着密密麻麻张面目,却在纵横交错的缝隙中一眼对上了!

  今荞笑得泪眼朦胧只觉得朦胧中有人在看她,很快她移开了眼。

  傅槿之暗下眸底的异样,嘴角泛起几分动人的笑意。

  葛老紧随其后走了出来,掷地有声抛下两个字:“开会!”

  会议室坐满了三个部门的部长、组长以及重要组员。

  葛老咳嗽了声,“我宣布下,这是咱们翻译部的部长,也是G&Y的新任CEO。”

  众人一惊,一片哗然!

  今荞也懵了,老头不是找人接手他的职务而是直接接手他的公司啊!

  葛老哼了声,全场安静下来。

  温文尔雅的男子款款站起身,不说话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好感。

  “大家好,我叫傅槿之,刚从国外回来。葛老是我的恩师也是我最敬重的人,这次能任职G&Y我很荣幸,但始终不如在座的各位经验丰富。我虽是你们的领导,但我更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听说云城最出名的就是十八味风味米线,希望有机会能和大家一起尝一尝。”

  如此接地气的开场白瞬间收获了大家不少好感。

  他竟然知道十八味风味米线,这么接地气的小吃很多年轻一代可能都没听说过。

  今荞不免多看了他几眼。

  会议后葛老单独把她和傅槿之留下。

  葛老有些骄傲地指着两人:“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事就是收了你们这两个不省心的!”

  今荞汗,这别致的夸人!

  傅槿之温和笑道:“老师,这位就是您经常提起的大长腿,A4腰?”

  今荞老脸一红,有些咬牙切齿:“老头,我不要面子的吗?”

  葛老大笑:“槿之,她叫今荞,现在是翻译部一组组长。”

  今荞抬手,“傅总,您好!”

  傅槿之和她客气握了下,笑道:“我应该比你大,你其实也可以直接叫我师兄!”

  今荞笑了笑:“还是傅总吧!我怕等会出去就被外边那堆人掐死!”

  傅槿之笑意更深,“都随你!”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宠溺呢?!

  今荞搓了下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

  -

  下午,今荞去了趟元氏送翻译好的文件却没有遇见元伯弦。

  刘彬说他出去了,但那表情欲言又止,今荞也没多问。

  回去的路上接到元歆电话,大小姐暴脾气要她陪逛街,今荞想着反正下午已经打了外出卡,手头也暂时没事,便没着急回公司,答应了。

  新世界广场。

  今荞喝着奶茶吹着风,十分惬意的等人。

  半小时后元大小姐丧着脸从银色的超跑上下来。

  今荞问,“咋啦?”

  元歆神色不自然没回,反而看着她手上的奶茶,“我的呢?”

  今荞指指不远处:“店里呢!”

  元歆深吸一口气:“......你知道霍元甲怎么死的吗?”

  今荞淡淡点头:“知道啊!”

  元歆心好累,玩梗遇上不配合的真是把人气死!

  今荞:“吃毒(独)食毒死的嘛!”说着从身后拿出另一杯奶茶。

  元大小姐也算心里得到点安慰了。

  “你又被交警开罚单了?”今荞赏着云轻飘飘说出这句话。

  元歆暴脾气又上来了,“你装聋作哑会死啊!闭嘴吧!”

  每次元歆开跑车必被罚款,逃不出的魔咒!

  今荞扔了喝完的奶茶,“行行行,大小姐,赶紧的,逛街去!”

  -

  半小时元歆就扫荡了不少战利品,幸好是直接送到家,不然今荞可能被她累死。

  被强制换了身甜美风连衣裙的今荞特别不自在,露着一双长且直的大白腿她蹙起眉头:“这不是我风格!”

  元歆眼里满是惊艳,“不许脱!”然后直接付款拉着人走了。

  走了一段路元歆突然笑嘻嘻对她说:“你看到了吗?你的回头率多高!”

  今荞看了眼四周,打趣道:“他们是被你的美貌折弯了头!”

  “这些肤浅的人类!”元歆心里有些得意但就是不表现出来,一脸傲娇的小表情。

  突然眼神扫到了什么,元歆有些兴奋,拉着今荞往珠宝区急匆匆而去。

  “走,带你干架去!”

  今荞:“什么???”

  直到看见两抹熟悉的身影,今荞突然明白刘彬那欲言又止的深意了。

  濯清涟拿着一串耳环朝耳朵那比了比,“弦,好看吗?”

  元伯弦淡淡点了点头,“嗯。喜欢吗?”

  濯清涟摇摇头,“你不喜欢!”

  元伯弦:“......”

  濯清涟戴着口罩穿着低调,却依旧掩盖不住精致的眉眼和优雅的气质。

  她指尖慢慢在透亮的玻璃柜上滑行,直到点了点那颗摧残的钻石。

  柜姐将玻璃柜中的钻戒小心取出放在她面前,脸上挂着招牌笑容:“小姐,您眼光真好,这是我们这一季新推出的LOVE ME系列,挚爱钻戒,全球只出售5枚。”

  濯清涟几乎一眼就看中了这款钻戒,她有些期待地看着元伯弦,“弦,我喜欢这个。”

  元伯弦在看到钻戒的时候眼眸就有些微沉。

  他低下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手指,似乎这时才想起他和今荞这场婚姻彼此连一件信物都没有!

  濯清涟有些难过,“弦,你不喜欢吗?那算了,麻烦你收起来吧!”

  元伯弦嗓音低沉十分严肃对她说:“涟儿,戒指不可以随便让一个男人给你买,能给你买戒指的男人必须是真心爱你的人!”

  濯清涟眼泛泪光:“我......”

  “呀!白莲姐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