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

第10章 警告封珵儒

  “我真想不到你会这么狠毒,甜甜好心来看你弟弟,你竟然让他害我的孩子!”邱木生的眼里透着极度的厌恶和冰冷。

  宫芷琪被他这一巴掌打懵了,许久之后才抬起头看着他,“深深会不会伤害她,你比我清楚!”

  “他不会不代表你不会!你不过就是嫉妒我和甜甜在一起!”

  “嫉妒?”宫芷琪笑了,原来在他心目中,是这样想自己的!

  “我该感谢她!让我这么快看清你的面目,不至于等到和你结婚了再来后悔!”

  “你什么意思?!”邱木生呼吸一窒。

  “我不知道深深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你最好先问问宫亦甜在此之前对他做了什么!”

  “宫芷琪!你是想知法犯法吗?”宫亦甜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担心事情败露,急忙喝住她。

  “小姐,鉴于宫贸深先生有一些病理原因我们可以不予深究,但也希望你可以让他配合我们到警局做下调查。”为首的警察走过来对她说。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道理也是这么个道理,可她从宫亦甜自信的眼神中可以读出,宫贸深只要被带走了,哪怕只是“调查”,也会伤痕累累。

  她不相信他们!

  “对不起!我不会让你们带走我弟弟。”

  警察还在交涉,宫亦甜走上前来,一脸的委屈,“宫贸深在家的时候就不止一次想要对我下手,要不是我福大命大,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在场围观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站在了她那边。

  “你以为你可以包庇他?”宫亦甜突然凑近她,转变了眼神,阴狠无比。

  宫芷琪看着她,“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最清楚!”

  没等她回应,邱木生将她拉回自己身边,“离那个疯子远点,万一她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木生哥哥,你别这么说姐姐,我也是在劝她,希望她不要挑战法律......”

  围观的人也议论纷纷。毕竟宫亦甜柔弱可怜,而她,骨子里始终透着一股骄傲。

  “抓人!”为首的那个警察下令。

  “不!不要!”宫芷琪去拦他们,却被警察推到了一边,用警棍拦着。

  很快,两个警察拉着还在迷糊的宫贸深走了出来。

  “深深!”

  宫贸深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呆呆地被拉上了警车。

  宫芷琪被被人从后面推了一下,一下跌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放心,深深只是接受审讯,很快就会回来的。”宫亦甜走到她身边。

  “宫亦甜,我会祈祷,你的所作所为都有报应!”她抬头,双眼赤红地看着她。

  一行人很快离去。

  旁边的小护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跑过来扶着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宫芷琪毅然站了起来。

  她一定要救出弟弟!一定要查清今日发生的一切!

  影快速退下。

  这个女人,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更加与众不同,怪不得寒爷愿意静下心来跟她玩。

  只是要想成为寒爷的女人,这点考验是必须经受住的。

  宫芷琪踉跄地走到了医院门口。警车和围观人群已经离去,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弟弟,也不知道弟弟被带走之后会怎样。

  况启寒!

  她记得况启寒答应过她,会帮她保住弟弟的。

  她拦了一辆车,快速来到了金龙苑。

  “寒爷今日去公司了,可能会比较晚回来。”管家看到她的时候有些惊讶。

  因为着急,她脚上的凉鞋都将脚磨出血了。脚趾裸露着,看着令人心疼。

  “公司?可以告诉我在哪里吗?我真的很着急,必须现在就见到他!”

  管家为难地低下头,“这......”

  她进况家这么多年,还真没有哪个女人能得到寒爷允许,可以自由出入金龙苑.....现在她又想去公司找寒爷,自己到底该不该给她地址啊?

  “宫小姐。”影出现在了她身后。

  “啊!”尽管心思全都在弟弟身上,可影这一出声还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看到是他,宫芷琪立马抓住他,“请你带我去找寒爷!我有事情找他!”

  影面无表情地凝视了她两秒,转身向前走去。

  宫芷琪连忙跟上他。

  管家也疑惑了:难道寒爷知道她会回来,特地安排影在这里等她?

  影将她带到了一艘游轮面前,唤来了一个小生,将她带上船。

  宫芷琪十分好奇,不是在公司吗?难道他的公司开在船上?

  “小姐,这边请。”侍应小生客气地将她带到一个包间。

  宫芷琪还以为这是况启寒的私人房间,推开门的时候却看到了满屋的男男女女......

  她愣在了门口,没有继续前行。

  包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看到她,那些女人很自觉地离开了包间,一个个从她身边路过。

  她这是打扰到了况启寒的“鱼水之欢”了吗?

  他不是早上才跟自己......这会儿就这么好精力了?

  正在女人窝里的封珵儒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小巧的女人,似笑非笑——她这是主动送上门来了啊!

  “抱歉,打扰了.......我可能走错房间了.......”看况启寒不在房间里,宫芷琪转身要离开。

  “哒!”包间里的侧门突然打开了。

  宫芷琪寻声看去——况启寒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应该是刚洗完澡,穿着浴袍,头发还是湿淋淋的,尽管如此,帅气的面庞还是看得人挪不开眼......

  “过来!”只是淡淡一声。

  他好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来找他一样,没有一点惊讶。

  宫芷琪咬了一下唇,还是慢慢地向他走了过去——她现在只想求他救出自己的弟弟!

  她刚走到他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上一个字,他的手便搂上了她的腰,下一秒,她已经坐进了他的怀里!

  她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

  “安静。”况启寒没有其他多余的言语,将娇小的她整个包裹在了自己怀里。

  宫芷琪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和特有的荷尔蒙的气息......脸微微发烫。

  “宫小姐?”封珵儒看着她。

  这个女人远比他那日远远看到的更加小巧精致,眉眼处更是少有的清纯。难怪能让况启寒动了凡心!

  “我的女人,你最好保持距离。”他这话像是在警告封珵儒这个花花公子。

  宫芷琪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赶紧挪动了一下位置,尽可能离他的呼吸远一点。

  “再乱动,你就该灭火了。”况启寒在她耳边落下一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