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宠妻至上:陆少的专属新娘

第10章 红色铁盒

  陆擎琛的突然出现令莫依楠深感意外,她不可置信的看向他略显担心的神色,刚要说话却被他扶起拥入怀里。

  就在这短暂的几秒钟,陆擎琛轻抚她的头,轻声道:“别怕,我来了,没人敢欺负你。”

  莫依楠的心在这一刻有所触动,她默默点了点头站在他身后,见莫振雄和姚若兰看陆擎琛时脸上浮现的异色,心里多了一丝窃喜。

  狭长深邃的风眸微眯,唇角抿成一字,脸上已经表现出不悦,声音带着一丝威胁。

  “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的女人,被我看到不会不管,今天不向她道歉,我会立即报警。”

  在听到我的女人这几个字后,莫振雄和姚若兰同时诧异的看向莫依楠,她也吃惊的看着他。

  没有想到陆擎琛已然当她是自己人,可她和他只不过才认识两天,他怎么会?

  姚若兰阅人无数,一眼认出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是陆家老二陆擎琛,她还曾经幻想过让女儿莫莹莹嫁给他,只可惜陆莫俩家恩怨已久,她也不想淌这浑水。

  想不到那个贱人的女儿竟然跟陆擎琛搞到一起,姚若兰心里很气愤,毕竟陆家在京北的威望摆在那,那可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凭什么让她遇到这么好的事?

  唇角勾起不屑,冷声道:“你这小子口气倒不小,陆家教育出来的孩子还真是与众不同。”

  陆擎琛剑眉微颦,脸上浮现异色,知道眼前说话的女人正是莫依楠的继母姚若兰,深邃的凤眸划过一抹冷意。

  “是啊,陆家家教森严,从小就告诉我要懂得善恶分明,是非黑白,对于恶人决不能姑息,特别是那种明里暗里使坏的人。”

  他故意将话说的很重,完全说给姚若兰听,在见到她脸上不自然的神色,已经确定她内心是虚的。

  下一秒,姚若兰转身靠近莫振雄,委屈的哭诉,“振雄,你看他说的好想我就是恶人,还不是为了兰馨早日入土为安,现在我到成了坏人了。”

  莫振雄脸色凝重,见不得姚若兰受委屈,且对方还是死对头的儿子,又跟他女儿在一起,他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你父亲陆华强在我面前也要看我脸色,还轮不到你在这跟我说教,莫依楠是我女儿,怎么可能欺负她,倒是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的女人,我可以告诉你,没有我的同意,她也永远不可能嫁到你们陆家。”

  面对莫振雄这种逼人的姿态,莫依楠决定这一次彻底跟莫家划清界限。

  她刚要开口,却被陆擎琛打断,并用眼神示意她先不要说话,莫依楠清眸一怔,无奈暂时忍了心里想要说的话。

  陆擎琛脸上毫无波澜,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显得不悦,“叔叔,您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我现在说的是眼前你们要向小莫道歉的事,阿姨尸骨未寒,你们这么做就是对她的不尊重。”

  莫振雄眼神犀利的看向陆擎琛,脸色越发难看,“这是我的家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依楠,你要是眼里还有我这个爸爸,赶紧离开他,回到我身边,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是不会回莫家的,这么多年您对我和妈妈不闻不问,甚至她快要不行的时候也要在她伤口上撒盐,她是带着绝望离开的,你们才是杀死她的凶手,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莫依楠将心里压抑已久的话全盘脱出,只是说出来还是会觉得好恨,激动地心情已经写在她的脸上。

  他怎么就成了凶手?莫振雄不解的看着她,“你这孩子简直不可理喻,我就当是你失去母亲一时不理智说的话,今天兰馨我必须要带走,若兰说的对,你就是疯了。”

  莫依楠原本并不想告诉他们太多,但现在局势对她不利,不得不说。

  “这是妈妈的意思,是她生前告诉我万一有天她走了,后事一切从简,将她骨灰撒入大海,你们不能违背她的意思。”

  莫振雄脸上满是震惊,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言而姚若兰听到这件事,只当是个笑话。

  “呵呵,你说这话谁会相信,人都死了,口说无凭,我看这是你不想让我们带走兰馨故意找的借口。”

  “我没有......”

  莫依楠怒视她,双手紧握粉拳,她的手因为气愤而颤抖。

  陆擎琛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搭在她的肩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越是激动,她越是张狂,听我的深呼吸,头脑要保持冷静。”

  莫依楠不解看向他,“她说的那些话我怎么可能冷静?换你你会怎么做?”

  此话一落,陆擎琛拍了拍莫依楠的肩,脑中早已想好对策,又一次说道:“还记得阿姨留给你的红色铁盒?至少让他们相信是有东西可以证明你说的话。”

  红色铁盒?莫依楠想了想,突然明白了陆擎琛说的意思,不安的心有了一丝缓和,她对他点了点头。

  莫依楠实在看不惯她的嚣张气焰,声音带着一丝不耐,“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我就给你们看下妈妈生前录过的视频,她在里面留下了临终遗言,其中就有我说的这件事。”

  姚若兰脸上出现异色,开始怀疑她话里的真假,“好啊,你现在就让我们看到视频,如果没有,你就是欺骗大家。”

  “小莫说的东西在紫藤苑,如果你们想看只能去那,我想叔叔应该很避讳这件事?”

  陆擎琛侧目看向莫振雄脸上的难色,想必他心里也是矛盾的,一个是竞争对手家,另一个还想听到前妻的临终遗言。

  “振雄,不如我替你去陆家看下,我怀疑这丫头在撒谎。”

  姚若兰这句话无疑戳中莫振雄不愿去陆家的事实,“去什么去,我说过莫家和陆家老死不相往来,你要是去就不要在进莫家的大门。”

  “我......”

  姚若兰这才反应过来她是被他们带进坑里了,她也是一时着急才说了莫振雄不爱听的话。

  她瞪了一眼莫依楠,气的脸上都能看出皱纹。

  莫依楠唇角勾起一抹深意,“如果你们没有话要说,可以离开了,在这里耗着只会浪费大家时间。”

  陆擎琛已经偷偷报了警,气氛僵持中,等来了警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