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权宠罪妻不好追

第10章 轩轩病了

权宠罪妻不好追 紫陌千尘 2033 2021-10-08 10:38

  枫蓝酒吧。

  许笙歌跟着侍者去包间。

  这是一件音乐清吧,十分有格调,悠扬的钢琴曲响起,伴随着清越的歌声,让人身心愉悦。

  上楼的时候,正巧有客人下来。

  两个男人看到许笙歌这么漂亮的女人,眼睛顿时一亮。

  许笙歌戴着一个白色的口罩,只露出精致的眉眼,也足以看出是一个清艳的美人。

  男人坏笑着接近许笙歌,伸手就想要摸她的脸:“小美女,一个人来的吧,不如和哥哥们一起玩玩?”

  许笙歌脸色一沉,红唇微启:“滚!”

  气势惊人,冷厉的目光,却让两个男人更带感了。

  “哥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野猫。”男人伸手就要拉住她,想要把她带走。

  许笙歌眼底划过一丝森冷,正要出手。

  男人的手腕忽然被人捏住。

  “啊!”

  手腕瞬间传来一阵疼痛,让男人惊叫一声,他觉得手腕都要断了。

  一道轻挑的带着无尽冷意的生意响起:“我的朋友你也敢出手,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滚!”

  高大的身影,俊美邪肆的容貌,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是任谁都觉得他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势,不是谁都能招惹的存在。

  两个男人被吓得屁滚尿流。

  杨帆抽出一张湿巾,仔细的擦着手,每一根手指都不放过。

  笑嘻嘻的扫过许笙歌:“你的魅力还是这么大,我不过是来接你,就看到这么一出好戏。”

  “别开玩笑了,去包间说正事。”许笙歌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走吧。”杨帆带着她去往包间。

  忍不住调戏道:“每次我见你,你总是能遇到各种事情,你这体质是不是有点毛病?”

  “都是意外。”许笙歌神情坦然。

  显然已经习惯了杨帆的不着调。

  到了包间,杨帆点了两杯饮料,挑眉望着她:“我说,你赶紧和蒋尘结婚算了,有了家室,就没那么多不长眼的了。”

  许笙歌顿时沉默了。

  杨帆是国内十分有名的侦探,自己开了一间风靡富人圈的侦探事务所。

  无论多难的事件,只要经过他手,都会调查的水落石出。

  他还是蒋尘的好兄弟,这次她回国要调查当初的真相。

  蒋尘干脆就拜托了杨帆。

  “怎么不说话啦?难道是害羞了?”杨帆笑嘻嘻的接着劝说:“蒋尘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就是不答应他跟你的求婚呢?”

  蒋尘之前还联系他,让他多劝劝许笙歌。

  赶紧答应嫁给他。

  他兄弟都要迫不及待娶美娇妻了。

  许笙歌凉凉的扫了他一眼,无视了他的话,敲了敲桌子:“说正事。”

  杨帆耸了耸肩,不再开玩笑,正色道:“之前你让我调查,厉念颖的死因,不过当初的痕迹被抹掉了不少,查起来相当费劲。”

  许笙歌眉头紧蹙:“所以她到底是不是自杀?”

  厉念颖在她的印象里,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

  生活幸福,几乎没有什么波折,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自杀跳楼。

  她根本不相信!

  她会寻死。

  明明她见到厉念颖的最后一面,她还在笑着和她说,她有了喜欢的人。

  她准备表白。

  明明要拥抱希望,怎么会走向死亡!

  杨帆眸光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经过各种线索结合,我得到一个结论,厉念颖是被人谋杀的。”

  许笙歌瞳孔一缩,双手下意识攥紧双拳,她就知道,厉念颖绝不可能自杀。

  “是谁杀了她!”许笙歌紧咬牙关,眸光猩红。

  谋杀厉念颖的人,一定就是诬陷她的人。

  到底是谁?

  如此恶毒?

  “别着急,现在我只是有了一点线索,接下来还需要继续深入调查,到底是谁,现在还没查到。”杨帆沉声说道:“那人手段非常的高端,痕迹几乎都被抹平。”

  许笙歌眸色阴沉:“所以,当初针对我的控告,全部都是一场阴谋对吗。”

  “恐怕是这样,没错。”杨帆点点头:“环环相扣,差点害死你,不得不说,这人手段高明。”

  许笙歌凉薄一笑,可不是吗。

  要不是她命大,流落海外,还被蒋尘相救。

  早就化为白骨。

  两人又聊了一下细节,就分道扬镳。

  黄昏,绯色的夕阳格外唯美。

  许笙歌在家中阅读关于孤独症的相关书籍,林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有些疑惑接起。

  “江小姐,你现在有时间吗?”林安的语气充满了苦恼。

  “有的,难道是轩轩发什么了什么事?”许笙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可爱的轩轩。

  林安苦笑一声:“小少爷不知道怎么回事,下午突然拉肚子了,整个人虚弱的厉害,一直说想要见你。”

  说到这里,林安十分不好意思:“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谁知道这位江小姐到底有什么魔力,让小少爷非她不可,连老板都不要。

  一听说轩轩病了,许笙歌心口一紧。

  “我现在就赶过去。”

  那孩子明明她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怎么会突然拉肚子呢?

  挂断电话,许笙歌匆忙赶去君临。

  “轩轩怎么突然拉肚子?”

  许笙歌皱眉追问。

  “不清楚,我也是刚过来,才发现小少爷的情况很严峻。”林安再次道歉:“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真抱歉。”

  “没事,孩子的事情最重要。”

  许笙歌快速来到轩轩的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轩轩一张小脸,格外苍白。

  紧闭着眼睛,虚弱的躺在床上,小眉头紧皱,看起来十分不舒服。

  许笙歌莫名心疼不已,立刻来到床边。

  她刚一接近,轩轩警惕的睁开眼睛。

  当看清楚来人,他的眼圈立刻红了。

  声音微微哽咽:“姐姐……”

  许笙歌疼惜的摸了摸他的额头:“轩轩,怎么突然就病了?”

  轩轩吸了吸鼻子,缓缓摇了摇头,不敢告诉她。

  他张开小手,软软的道:“姐姐,你别走了好不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