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诚实小郎君 创建日期:2022-01-14 总点击量:237

简介

顾锦宁死了,死在了一场精心策划的火灾里。与她一同赴死的,还有她肚子里未成形的孩子。顾锦宁想,如果当初不是她执意要嫁给心怀叵测的江慕白的话,或许她跟孩子都不会死了。当命运的齿轮,让她重回到十四岁时,一切的错误与遗憾,都还不曾开始!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盛世锦宁》章节试读:

  顾明远一面暗自拉着顾寻风,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一面沉声道:“陛下英明,只要小女喜欢,臣也自然不会过多要求。”

  看了一眼明显已经黑了脸的顾明远父子以及一脸懊恼的云氏后,皇上眼底闪过几分意味不明的笑。

  而后转身笑着看向顾锦宁道:“既如此,朕倒少不得要替江爱卿牵个线了,江爱卿倾慕顾姑娘,不知顾姑娘可有此意?”

  顾锦宁起身,朝着上座盈盈一拜后轻声道:“小女自知当不得江大人所言才貌无双,也当不起江大人的倾慕,还请陛下恕罪!”

  皇上似乎没料到顾锦宁会拒绝,毕竟皇后和他说的那些传言可不是这样的,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微冷。

  皇后见此忙笑着圆场道:“皇上,婚嫁毕竟是大事,还是让小辈们私下里解决吧,咱们不若让状元郎换个赏吧?”

  皇后既给了台阶,皇上自然也就顺着下了,笑着点了点头后便问江慕白可要什么旁的。

  江慕白这时怎么可能还真再要旁的赏,只说了一句任凭陛下赏赐便没了话,赐婚一事便就这般草草揭过。

  宴会过后,顾明远父子都被拉去喝酒了,而云氏则被舅母叫上商议事情,只得嘱咐顾锦宁上了自家马车便回家去。

  顾锦宁自是应了,只是当她目送云氏走远,刚要走向自家马车时,却被江慕白叫住了。

  “顾小姐一人回去吗?近日京城治安不太好,不若在下送顾小姐回去吧?”

  顾锦宁料想才刚拒绝了江慕白,他怎么的也会有几分不自在,没想他却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脸上依旧带着得体的笑,一双桃花眼专注地望着她,好似注入了无限的温柔和深情。

  顾锦宁却半点没有被打动,脑子里想到的都是他前世拉着乌兰珠离去时那决然的背影。

  嘴角噙起一丝冷笑,声音也跟着冷淡了几分。“多谢江大人好意,小女家中自有奴仆相护,就不麻烦江大人了。”

  江慕白看到她这般拒绝自己,心中回想起她之前对萧琰的娇羞,不知怎的也生起几分执拗,上前一步温声道:“不麻烦,顺路而已。”

  顾锦宁却是直直后退两步,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厌烦,直视着江慕白道:“江大人救我一命,小女心中确实感恩,但江大人今日做的却有些过了,江大人早些回府吧,小女告辞!”

  说着,顾锦宁便转身疾步向自家马车走去,好似身后有什么恶兽在追赶着她一般。

  而走在两人身后的女眷看到江慕白黯然地站在宫门口时,心中不由一阵唏嘘,看来顾小姐果真对江大人无意,真是可惜了江大人一片丹心。

  原本相中江慕白作自家女婿人选的,这时也生起放弃的想法来,江慕白自然是一表人才,可惜心中已有了意中人,且那顾小姐着实是个绝色,她们还是另为女儿寻个良婿吧!

  顾锦宁回到相府时便着人为她备水沐浴,只是当她推开房门进去的时候,却被房中之人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

  那人挑了挑眉,却没有说话,只端起茶盏轻抿一口。

  “小姐怎么了?”门外婢子们听了忙要过来,顾锦宁却慌忙关上门朗声道:“无事,快去备水吧,我想歇息会,别进来扰了我。”

  “是。”

  听得人都走远了,顾锦宁这才转身看向那好整以暇坐在桌前的男人,刻意压低了的声音中颇有几分气恼。“殿下怎会在小女房中?”

  萧琰望向她,淡淡地道:“顺路经过相府,便想起将顾小姐的帕子还回来。”

  听他是为了这事,顾锦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是抿着唇端端正正地行礼道:“多谢殿下,不过是一方帕子,殿下着人送来便是,倒不必劳烦殿下亲自跑这一趟,再不济扔了也是可行的。”

  这却是在怪他多礼又不守礼,为了还个帕子闯她房内了。

  萧琰听了便将杯盏放下,起身走向顾锦宁。

  他分明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当与他深邃的眸子对视上时,顾锦宁竟无端觉得有些心虚,身子已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而萧琰却仍未停下,只一步步向顾锦宁靠近。

  当顾锦宁退无可退地后背靠上墙壁时,萧琰才堪堪停住脚步。

  他从怀中掏出一方杏色帕子,墨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顾锦宁。“顾小姐可知,将绣有自己闺名的手帕赠与外男是为何意?”

  为何意?自当是私相授受的意思了。顾锦宁当时没考虑那么多,只是想尽快让自己脱离那个传言之中,谁知好巧不巧,她手上拿着的那条恰巧是条绣了她名字的……

  顾锦宁不禁暗自后悔,怎的当时没有看清楚些再给。

  见顾锦宁紧抿着唇一副懊恼万分的模样,萧琰眸色渐深,不由向她更近一步。“嗯?”

  男人精致的五官在昏惑的灯光下更显诱人,顾锦宁却是被他那沉沉的眼神看得红了脸,只讷讷地伸手要去拿帕子。“殿下当知道小女没这个意思,当时……不过是借给殿下用用罢了。”

  “你当时只说给我用,可未说是借,我还没答应你便一股脑的给了我,这是众人都瞧见了的。”萧琰一面说着,一面将手抬高了些。

  因他比顾锦宁高了一个头多,只需抬抬手便让顾锦宁碰不到那帕子,可他偏又要让顾锦宁时不时地抓到那帕子。

  像逗小孩儿玩一般!

  顾锦宁却是被他逗得恼了,收回手淡淡地看向萧琰道:“殿下方才不是说来还帕子的吗?只现在这般又是为何?莫非殿下是那等言而无信之人?”

  在她前世与萧琰为数不多的交涉中,萧琰一直都是她心目中正人君子的模样,也未因为他的皇子身份对人有所怠慢,连顾明远都曾多次夸赞过萧琰。

  这也是今日她病急乱投医时将帕子给他的缘由,因她相信他!

  可现下这人看起来怎的却与印象中的大为不同?

  女孩儿眼底带了几分委屈,萧琰心中一哽,到底没有再逗她,只沉声道:“你可知外面江慕白与你的传闻?”

  顾锦宁这时正恼着呢,只气道:“知道如何?不知又如何?”

  “离江慕白远些,他不是你的良人,接近你也是另有打算,莫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萧琰这话倒是有些突兀了,按说他与江慕白接触也不多,怎会知道这些?

  顾锦宁心中有些疑惑,此时倒没有明说出来,只冷声道:“我与江大人如何,又与殿下何干?”

  萧琰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顾锦宁的头。“记住我的话。”

  说着,便闪身从窗口离去。

  门外传来婢子的唤声,顾锦宁走到窗前,确定他已经离去这才松了一口气,让人将水搬进来。

  过了半晌,顾锦宁才反应过来,气的直跺脚。这人说是来送帕子,感情还是没把帕子还给她!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娇宠小毒妃

    娇宠小毒妃
    苏小萌 古装言情

    上一世,她,被痴恋了一生的男人灭门。 重生后,她要打脸渣男渣女,守护母亲和弟弟…… 上一世,他,看她嫁作他人妇,最后香消玉殒。 重生后,他要她只能嫁给自己,生一堆小包子。她若想做皇后,不介意去争皇位,只要她高兴……

  • 总裁,我来偷个娃

    总裁,我来偷个娃
    宛在水中央 古装言情

    为了某人,江晚吟孤注一掷,招惹上了全市权势最大的男人。 本来只想偷个东西用用,没曾想总裁却化身大灰狼,步步紧逼。 “江晚吟,偷了我的东西,你还想藏到哪儿去?”多年之后,狭路相逢,男人眼神锐利。 “不,你认错人了,我从没偷过你东西。” “哦?”谢鹤鸣眸含笑意,将身后两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包子提了出来,“那这两个小东西,是怎么回事?” 江晚吟欲哭无泪,刚想要逃得远远的,男人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嗓音低沉,“不准逃!” 既然敢偷,就得用你的一辈子去还。

  •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苏行歌 古装言情

    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分没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说,今晚月色真好。****成亲之初:秦峥:和离,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峥:真香。

  • 魔君的家养小仙女

    魔君的家养小仙女
    白牙 古装言情

    容深是一只鬼,身边却养着一个傻子。   她一心只想把傻子养的白白胖胖,可养着养着,容深发现傻子不傻了。   凶兽出世,阴鬼肆虐,容深被捆上祭坛,万鬼为敌。   容貌昳丽的青年却踏碎黑暗而来,抬眸看她,笑出一个梨涡,唤她“深深”。

  • 蛊惑

    蛊惑
    风意 古装言情

    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 同样都是救他的女人,满身荣宠的是她,剔骨赴死的是我!

  • 帝君盛宠废柴狂妃

    帝君盛宠废柴狂妃
    平湖烟雨 古装言情

    顾水寒一朝穿越,睁眼就和一个骷髅头大眼瞪小眼。 废材?笑话!她顾水寒从来都是天才! 婚约?她要让那个看不起他的未婚夫悔青肠子! 看冷血杀手穿越成废柴嫡女,如何一朝逆袭!

  • 摄政王妃有点狂

    摄政王妃有点狂
    燕三三 古装言情

    有人说摄政王爷有洁癖,生人勿进,靠近者死。叶初云:???那这个天天缠着她,黏着她,骂也不骂走,踹也踹不开的男人是谁?又有人说摄政王爷权倾朝野、权势滔天,便是皇上也对他礼待有加,这世上再无一人能让他低头折腰。所以眼前这位低着头弯着腰给她穿鞋的摄政王怕是个假的吧?还有人说摄政王沉默寡言、不解风情,视女色为无物。“本王的王妃貌美如花、娇俏可人、知书达理、贤良淑德,这世上再找不出这样完美的女子。”叶初云嘴角抽了抽:确定这说的是她吗?

  •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无端莫雨 古装言情

    孟萝倾本是宫里浣衣局的卑微宫女,误撞醉酒的七皇子宇文简,被强占毁了清白之身! 孟萝倾只想卑微的活着,却无奈被卷进了后宫的权谋争斗中。 她的孩子没了,在七皇子宇文简一夜的暴行下,血染红了床单,染红了她的眼…… 她祈求着,跪在他面前,心如死灰的孟萝倾,只想逃出宫去。 可是,她却又乱入了另一场阴谋当中…… 她这一生怕是永远逃不掉爱恨的纠缠了。 如果爱一个人要这么累得话,她或许想奢求这一辈子,她不曾被人爱,也不曾爱过那人……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