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蓝紫青灰 创建日期:2022-01-13 总点击量:227

简介

都市白领,要怎样才能得到一份真正的爱情?要怎样才能相信这份爱情的真实?潘书,美丽娇媚,男人追捧,女人艳羡,但却不相信爱情已经真的来到了身边。要剥去所有的伪装,才知道,原来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需用最真实最赤诚的心,才能得到与拥有,还要对方也有同样的真城。何谓,梦想拥有一份完美无憾的爱情,他为得到这份爱情,付出了十五年的努力。这样就够了吗?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章节试读:

  一顿饭吃了几个钟头,初步意向谈好,双方各拿出四亿来,除了拿地的资金,还有后期的材料款,如果不够,再追加。何谓说要先去看一下那块地。元旦过后就要开拍,陈总说那就我和潘小姐一起去,何总要不要再带个人。何谓说不用了,打个电话到楼下的航空公司售票点,让他们出三张明天下午到三亚的票,让人送了上来。

  事件办得这么顺利,陈总和潘书都很高兴,酒也喝得爽快。胡总监朱经理陪着陈总和何谓商谈细节,潘书在一边听着,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她拿了电话到外头去接。

  潘书站在东林大楼十七楼的“梅花阁”外,朝着玻璃窗打着手机,心不在焉地一边嗯嗯,一边看着窗外的焰火。元旦新年,浦东那边沿江边的高楼上架了礼花炮,砰砰地向天空发射着炽白眩紫的礼花,近得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接到一把碎钻。天空让礼花搅得忽明忽暗,一时绚烂一时冷寂,热烈时开尽繁花,冷清连时星星都不见。

  烟花般寂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潘书收了手机,手按在玻璃上,凉浸浸的,正好熄一下喝了酒后突突乱跳的心脏。看着外头的极尽灿烂,想起一本小说的书名,便有了刚才的联想。

  用冰冷的手摸摸飞烫的脸,心里想要不要去洗手间洗一下,出来时只拿了手机,包留在座位上,洗了脸就没法补妆了。

  焰火放完,玻璃后头是黑漆漆的天空,使得整面玻璃墙成了一块大镜子。她对着镜子理了理盘在头上的长卷发,忽然看见玻璃里头有个男人的影子,高高瘦瘦,留着寸长的短发,穿一件炭黑色的西服,瞧身形便何谓。何谓手上拿着一支香烟,点着了没有吸,黑影的胸口上有一点红光,看来是出来抽烟的。

  “何先生溜出来了,是逃酒?这可不行,今天我们老总交待过了,不把何先生灌醉,就算我失职。”把手插进何谓的臂弯里,返身朝包房去。

  何谓笑笑,“潘小姐也太尽忠职守了,陈总用你一个,抵得上人家三个。潘小姐,不如你到我这里来,陈总给你多少,我加一倍。”

  “那好啊,何先生。明天我就来上班,你把我放在哪个职务上?”潘书笑吟吟地贴上去,一身黑色长裙像水一样流泻不停,胸是丘腰是谷,起起伏伏,贴在何谓熨衣板一样的身体上,竟是严丝合缝。

  何谓把手臂抽出来,揽着她的腰,欺过去说: “除了我的职位,哪里放得你这尊观音。”

  潘书把脸错开一寸,避过他压上来的脸,笑说:“何先生真是太坏了,怎么能拿观音菩萨来讲笑话,也不怕遭报应?”

  “那就做我的女朋友。潘小姐,这是我多少次请你了?光今年就不下二十次,还有去年呢?哟,这话可过时了,现在已经是新年了。那今年就是第一次。元旦佳节,就当是个新年礼物。”

  “那谁是谁的新年礼物?”潘书停在包房门口,双臂挂在他颈上,笑问。

  何谓双手掐在她腰间,两虎口相对,暗里加了一点力收紧。只差一点点,拇指就可碰上。“当然是彼此的。难道潘小姐就不需要新年礼物了?”

  潘书扭了扭腰,闪开了他的手,“我的新年礼物已经多得没工夫拆,何先生这件,怕是要等到明年了。”松了双臂,仍然挂在他手上,肩头一撞,撞开房门,大笑着说: “何先生逃席,被我当场拿住。你们快罚他酒。”

  胡总监和朱经理按了何谓坐下,便要罚酒。何谓被缠得没办法,只好喝了两杯。

  潘书过去坐在陈总边上,低声说道: “华姨刚才打电话来,像是不太好,我过去一下吧?”

  陈总用手抹一下脸,说: “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今晚我过去守着,到底是新年,她怕是心情不太好,才会打电话来。你刚才喝急了,别开车,我让司机回来送你回去。”

  潘书说: “那我送你出去。”站起来扶起陈总,一手拿了手机和包,笑说: “陈总喝多了,我送他回家,你们尽兴啊。”

  财务总监和投融资部经理拨开身边的小姐,趋前来相送,陈总笑呵呵地说: “不行了不行了,我老了,不比你们年富力强,守更熬夜的本事也不如你们。你们玩你们的,不用管我。”手搭在潘书肩上,摇摇晃晃地迈步。

  何谓不依,嚷道: “潘小姐不好这样厚此薄彼,我刚才出去抽根烟就被你捉住,陈总你就放他一马了?”

  潘书丢个媚眼过去,说: “何先生聪明面孔笨肚肠,陈总发我薪水,我当然要护着了。”

  说得一众人都笑,再见保重的话又说了一轮,潘书才和陈总出了房间。陈总放下手搁在潘书肩上的手,按了电梯钮,正色道: “你要留意何谓,这个人不好应付。这次和他合作,千万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潘书点头,“我知道。听说这个人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深藏不露,精明仔细,又不好女色。海南这个项目和他合作,只怕会有些辣手。”

  陈总说: “和他合作,本来就是要借助他的势力。你自己小心,别终朝打雁,反叫雁啄了眼。”

  潘书苦笑一下,“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哪里就会留心到我了。那一屋子的小姐,哪个不比我年轻貌美?”

  陈总拍拍她的手,“这叫什么话。”电梯门开了,两人进去,那里头有两个女孩子在嘻嘻哈哈地说笑,两人不再说话。潘书打手机叫来司机,听两个女孩子说明天到香港去扫货,香水化妆品买哪个牌子,听得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见电梯壁上自己的样子,又板起了脸。和闺蜜漫无目的地聊天逛街买东西,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

  电梯到底层,潘书把陈总送进车子,自己在大堂挑个隐蔽的位子坐下,撑着头休息,不知不觉就有点睡意上来,想自己开车回家,酒也确实喝多了点,又不想再等,便想让门童叫车。

  刚要起身,忽觉眼前一黑,有人俯身压下来,抬眼一看,又是何谓,笑道: “何先生又逃席?他们怎么就看不住你?”

  何谓拉起她就走,“我送你吧,我看你也实在困了,怎么在这里就要睡?”

  潘书被他拉得一溜小跑,尖细伶仃的细高跟在光滑的地面直打滑,险些摔跤,嘴里还说:“你也喝了不少,哪里能开车?我另外叫车好了。”

  “你看我像不像喝多了的样子?”

  潘书看一眼何谓,眼睛清亮,眼神深幽,还真不像喝过酒,便笑说: “何先生好酒量,我们都小看了。”

  “你闭嘴吧,没人在旁边,你不用跟我演戏。”何谓拉下脸甩她一句,噎得潘书半天回不上嘴。

  到了外头,冷气袭来,潘书打个哆嗦。

  何谓说:“怎么穿这么点?没有外衣?”

  潘书一手拿包,另一手搓着手臂说:“有一件长大衣,在车子里,车子在底下车库。”

  何谓便不说话了。一辆别克车开过来,停下两人面前。何谓拉开副驾驶座的门,把潘书塞进去,司机下车,换了何谓上来,挤到她身上替她扣好安全带,自己也系好才开车。

  潘书被他硬梆梆的身子压了那么两秒钟,鼻子里闻到的是香烟味和别的一种味道,还有皮革的腥气,有些心慌意乱,一时笨嘴拙舌说不出话来,拿出手机拔个电话给陈总的司机:“小王,你不用过来了,我自己回家。……啊,好的,明天我自己去机场……陈总这么说的,知道了。”关上手机放进包里,闭上眼睛装睡。

  开了一会儿,何谓问: “你住哪里,你要不说,我就开到我家去了。”

  潘书本是装睡,一闭上眼睛却真的睡着了,忽听他说话,激灵一下醒了过来,“啊,谢谢。”她根本没听清何谓说的是什么。

  何谓倒笑了,“真的?那我真的是受宠若惊了。潘小姐答应得这么爽快,不是有什么条件吧?”

  潘书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自己又胡乱答应了什么,当即眼珠一转,笑说:“何先生这么说,是不是有答应的意思?那我就不客气了,老价码,4个亿。”

  何谓哈哈一笑,“潘小姐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小生意人,那里配花4亿度个春宵。当然潘小姐是值这个价的,只是我付不起。”

  潘书笑嘻嘻地挨过去,搭在他手臂上,甜腻腻地说道:“何先生真能抬举人,哄得人交关开心。那我们就说定了,明天就签约。”

  何谓腾出一只手,在她手上拍了拍,“没问题。明天你拿好身份证,我们在民政局门口碰头。只要一签名,你就是我太太,我的全部家当都是你的,到时候你慢慢数,看有没有4个亿。要是没有,我慢慢再挣。来日方长,总能挣够4个亿。”

  潘书自大学出来工作到现在,早听惯了男人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调情话。一个年轻女子在商场上,又有那么几分姿色,少不得听这些风言风语,她早就习以为常了。和他们正经是应付不了的,只好跟他们一样胡说八道。便皱眉道:“何先生说话不实诚,明明知道明天是元旦,人家民政局放假,不上班。你哄我白开心一场,冤死个人了。不过我这人肚量大,想得开,只要想想曾经有4个亿在我指缝间流过,我也知足了。”眨了眨小扇子般的假睫毛,露出一腔幽怨的神情。

  何谓掉头冲她一笑,“亲爱的书,最最亲爱的书,现在已经是一月一号元旦了,明天是一月二号,民政局上班。怎么样,我们还是按刚才说好的,去民政局签字。你说几点碰面,早上九点如何?赶个大早,不用排队。”

  潘书故作娇嗲地在座位里扭一下,“何先生耍赖皮,也不说清楚,胡里胡涂就想骗得人家答应。我可不上你的当。你不明明白白说出来,我是不会松口的。”

  何谓打着方向盘,说:“我们都到了要拿证的阶段了,那些话就不用说了吧。我一个大男人,怕难为情的。有什么话,我们留到家里说,阿好?你要听什么,我一句一句说给你听。只怕你面皮薄,听不下去。先说句文雅点的,”说着把嘴贴到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潘书面红耳赤,过了一会儿才笑答: “何先生只管胡说八道,也不怕人家当真。什么花啦草的,我一个姑娘家,哪里听得懂你这些混话?谢谢何先生,我住康桥花园,从这里转弯就可以了。”

  何谓看着路,说: “潘小姐把自己看得太牢了吧,你这样守身如玉的,也没个领情的人,那不是太可惜了?趁年轻的时候花一下,将来才不后悔。该花的时候就要舍得花,花出去的才是自己的,留着的都是人家的。潘小姐在生意场上这么多年,这个道理不用我说吧。”

  潘书马上甜甜地说:“谢谢何先生教导,我记住了。下次我血拼花冒了爆了卡,就跟人家导购小姐说这么说。”

  何谓听她东拉西扯,摇摇头,“书,你有一句真话没有?我是认真的,你做我女朋友吧。”

  潘书听他说得认真,也不再玩笑,疲倦地说: “何先生,我每天下班时间是十二点以后,早上又要扮得像个观音似的去上班,哪里有时间做人女朋友?每天回到家只想睡觉,巴不得睡死过去不用起来才好。做你女朋友?我连做自己的朋友都没时间。”

  “做自己的朋友?,真新鲜。”

  “是啊,给自己放个假,泡个澡,晒晒太阳,做个面膜,看本书,发会呆,逛逛商店买件衣服。”

  “你这件衣服我都看着眼熟,有几年了?每次出来都穿它。”何谓看她一眼,看见她眼睛底下青紫色浮了上来,粉都掩不住。“你这么拼命干什么?钱赚得完吗?”

  潘书趁机说: “那就要看你了。你要是心疼我,我就可以不这么拼命。做人男朋友不是光嘴上说说的。”

  何谓冷笑说: “你一门心思都为了你们陈总在打算,卖笑不算,就差卖身了。他哪里就值得你这样为他?不过是一份工,东家不打打西家。你今年几岁了?不想嫁人了?”

  潘书听了沉默下来,何谓也不再说话。车子开到康桥花园,潘书指点他方向,停在她住的楼下,她侧身去解安全带搭扣,却被何谓按住。潘书转脸过去看牢他。

  何谓也盯着她,“书,想一想我的提议。”

  潘书认识他两年了,从第一面起他就真真假假的跟她调情,她也只当是他是和那些爱占口舌便宜的男人一样,从没当过真。今晚他几次三番说这样的话,倒让她诧异起来。生意场上的人有什么真情?哪个不是在酒桌上左边一个小姐右边一个小姐?要找这样的人做男朋友,敢是疯了不曾?但这个男人有点不同。小姐在旁边,他也有说有笑,酒来酒喝,拳来拳猜,但从不占一点便宜。

  何谓看她靠得近,近得触手可及,长长的假睫毛像把扇子罩着黑眼圈,样子说不出的可怜,忍不住伸手摘下假睫毛撂在前面,说道: “你又不是小姐,沾这个干什么?”

  潘书本来以为他会趁机吻她,没想到却是这样,愣了一下,都没想起要挡。

  何谓嘿嘿一笑,替她解了搭扣,“快上去吧,早点睡觉,不要胡思乱想。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潘书呆呆地接口: “接我干什么?”

  何谓扬起一条眉毛,“去机场啊,你忘了明天我们两家公司一起去海南看那块地?你还以为是去民政局呢?我倒是求之不得,奈何你不松口。”

  潘书“喔”一声,羞得脸都红了。拿了包下车,头也不回地上楼去了。何谓坐在车里看到八楼上五分钟后亮起了灯,才开车走了。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李铁蛋的幸福生活

    李铁蛋的幸福生活
    东方明月 都市言情

    李铁蛋在十八岁不经世事的时候,被嫂子勾引,激情畅快之后,开始了自己荒唐的人生。

  • 狂少

    狂少
    无双 都市言情

    叶辰刚从大学毕业,本以为能去镇上发展,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被分配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太平村。谁知,这小小的太平村卧虎藏龙,也有很多美女大姐姐对他百般呵护,简直羡煞旁人。叶辰本不得意的经历,却变成就了他最得意的人生。

  • 刺青

    刺青
    月下焚书 都市言情

    关于《刺青》小说,他的主角分别是苏扬叶慧云,其作品是有作者月下焚书创作的一部都市言情类别小说。讲述了苏扬提着的刀都在颤抖。辱骂,讥讽这些他都可以忍。但他接受不了这个自己落魄后依然为之付出一切的女人背叛自己。他双目腥红,在极致的愤怒中,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烟头……

  • 万古第一豪婿

    万古第一豪婿
    小飞鱼 都市言情

    岳母:女婿求求你救救你岳父。 岳母:女婿求求你跟我女儿合好,一切都是我的错。 签了三年半的假婚约,丁凡与纳兰清雪成为假夫妻,相处两年,丁凡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假妻子,失踪两年的爸爸突然来电话,送他20亿元,还有一家影视公司,还得到一本蝌蚪文的医书……从此崛起,成为万古第一豪婿。 先定个小目标成为市首富……

  • 天师神医

    天师神医
    抽刀断水 都市言情

    神秘高人王欢下山,一手医术救世人,神秘异术护佳丽! 风格各异的美女闻欢而来,投怀送抱! 身怀神秘异术,医术惊人,玩转都市,纵横天下!

  • 我的房东是女神

    我的房东是女神
    浩劫公爵 都市言情

    从小乡村来到了大城市的我,因租房而遇到了一位热情似火,白璧无瑕的完美女房东,她美丽成熟,有容乃大。 她对我就像是对待亲弟弟一般喜欢,对待来到陌生城市的我非常照顾,有意无意的还想要和我亲密接触。 冷静下来的我本以为这只是她的性格而已,可在某个寂寞如火的夜晚我却发现了她的秘密…

  • 小村医萧晋

    小村医萧晋
    大漠孤烟 都市言情

    名医世家大少萧晋,因得罪权贵,不得不以支教身份藏身农村。然而,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温柔小寡妇、善良小村姑、冷艳女总裁、热情大小姐、霸道黑社会姐姐。各路美女纷至沓来,财富、地位、荣誉唾手可得。 身处温柔乡,不忘刻骨仇,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登上世间的巅峰,霸气回归,让天下权贵都不得不匍匐在他的脚下!

  • 似水青春

    似水青春
    老非 都市言情

    早年丧母的坤子,大学毕业后父亲又突然离世。只能与美丽善良的继母相依为命。 不想碌碌无为的坤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鼓起勇气,闯进了美女上司的办公室……自此,坤子的人生就揭开了华丽的篇章……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