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覃姑 创建日期:2022-01-11 总点击量:208

简介

“你是谁?”“月神”“你是谁?”“沈月!!”“骗子!!你骗我!!!”“干嘛要骗你!”“那你说,你到底是谁?!!”“好嘛好嘛,人家是你娘子!!”“嗷!!!”景熹竟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之人!周珞栀心情好的没活说,就喜欢看她家相公看她不爽却又干不掉他的样子!“啊!你干什么!”“干你!!!”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红颜令:素手乾坤》章节试读:

  “不,你说错了,人只不过是在离宫门前死的,除了鱼歌其他的都是你们自己人,鱼歌已经离开了,剩下的都是你们的人,方才我到这里的时候,长老就已经死了,所以,真正应该负责的是谁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鱼歌当甩手掌柜的可以,但是,这个罪名还不一定会落在月神自己身上,再说了,乐沙这次明显是来找事儿的,月神怎么可能会让他就这样离开!

  “月神,你就不要狡辩了,你当大家都是傻子不成,况且在场的人那么多,你以为你靠这些小把戏就能糊弄过去?!”

  “乐沙,你要是真这么觉得那就好,来人呐,乐沙长老带头闹事,伙同他人恃强凌弱,名为教育属下,实则狼子野心,现如今更是借刀杀人,嫁祸他人!速去将夕颜大长老请来秉公处置!”

  乐沙傻眼了,怎么还能这样颠倒黑白!平日里一副受气包模样的月神,今天简直就是空口白牙的高手!

  乐沙看了看周围得人,特别是另外一个长老,脸色已经是黑的可怕!

  “乐沙,你竟然敢利用我!我还说呢,你今儿怎么舍得将自己心爱的女人送给我了,原来你是想让我们都死了,真是好歹毒的用心!”

  “不、不是,你别听这个小子胡说,这小子一心与我做对,今天我好不容易坐上了长老之位,当然是想给这个不听话的小子一点儿颜色瞧瞧,黑石长老,我现在已经是长老了,我害了你们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时间不多了,月神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今天这事儿本就不是她月神的错,就算最后查清楚追责到离宫,鱼歌也不会真就将责任推在自己身上,眼下乐沙已经失去了黑石长老的信任,自己为鱼歌争取的这些时间足够鱼歌想办法应对了。

  “行了,今天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在这里断案了,夕颜大长老已经到了,具体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有数,我相信大长老一定会给我们离宫上下一个清白,也请黑石长老在此事了结之后给月神一个满意的说法!哼!!”

  黑石一听这月神话里话外的口气倒是把她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月神是什么手段黑石是知道的,这些年来月宫内部互相倾轧,却没有几人敢真正寻月神的晦气。除却夕颜的照拂,月神的本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况且他身边还有一个神秘的妙笙姑姑,如今出事,月神的确没有过错,所以这件事儿定然不会让月神负责,可是他就不一定了。

  不过,月神刚才已经暗示了,这件事儿是乐沙挑的头,就算乐沙到底有没有那个意图,眼下事情已出,必须要找个人来背锅才行。

  “月神,这件事儿的确不是你的责任,老夫知道,你有暗月令,所以老夫不敢耽搁月神的时间,老夫年纪大了,这月宫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黑石长老谦虚了,月神有长老这句话也就放心了,那乐沙就先交给你了,到时候还请黑石长老好好跟夕颜大长老解释一番。”

  月神满意的看了看黑石,不错,这个老小子算是有几分头脑,乐沙经过这一晚估计就废了,夕颜办事月神还是放心的。

  月神抬头看了看夜色,时间不多了,是该启程了。乐沙想说点儿什么但是被旁边的人堵住了嘴巴,月神笑了笑没说话。

  月神的面具挡住了他的所有表情,黑石一时间不知道月神说这话的真假,只是,他知道,乐沙从今晚开始,就彻底的在月宫消失了!

  “主人,您刚才为什么不让属下说话!”

  “说什么,再说你我也要把命搭进去了!”

  “为什么?”

  黑石狠狠地看了一眼月神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身边的人感觉到自家主子的怒气也不敢继续往下说,而不远处的鱼歌自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月神等人子时出发,兵分两路,阿筝、晖抄近路先去安置,月娘以及银勾八仙护送妙笙走大道,月神则是独自一人上路。

  此次暗月令是月宫宫主对月神传达的最后一次命令,所以,宫主真是物尽其用,按理来说,完成此次任务月神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只是,月宫宫主不守信誉,虽发出一道暗月令,但是阴阳两极任务一并发出,说白了就是两个任务!

  月神并没有选择近路,而是跟在妙笙等人身后,优哉游哉的在大道上缓行,虽月黑风高,空中没有一丁点儿月色,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月神的心情。

  此时的月神一身黑色利落劲装,外披黑色长披风,在刺骨寒风中猎猎。月神身材高挑,脸上一具金色镂空雕刻的面具遮住了月神的表情,但是月色中清澈冷冽的眼神依然透露出月神的自信与桀骜。

  好久都没有这般恣意了!月神心情愉悦,俯身对着身下的爱骑说道:

  “长风,跑起来,这一方天地是咱们的,咱们想去哪就去哪,自此之后咱们再也不用过那般打打杀杀的日子了!”

  月神的坐骑名曰“长风”,是两年前她亲自接生的良驹,长风便一直在月神的照料下长大,长风也没有让月神失望,现如今已经是千金难求的千里马!

  长风像是听懂了月神的话,提起前蹄长啸一声,忽然像离弦之箭一般向前冲去,月神的心情随着加快的速度一点一点的放大,自由的感觉真好!!

  月神不控制长风,这两年来他们过得都太拘谨,今晚且放肆一回!

  只是,天不遂人愿,长风疾驰了没多久,月神就闻到了前方的血腥味。这么晚了,这边怎么还会有打斗声?

  月神拍了拍长风,示意长风先停下来,于是长风便渐渐放缓放轻了脚步,月神屏住呼吸静静的观察前方的战况。

  只见远处十几个黑衣蒙面打扮的杀手举着火把围着一身穿月白长袍的男子,蒙面杀手招招狠辣,每一次出招都是要对方死的招数,白衣男子虽武艺高强,但敌不过对方人多,现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娇宠小毒妃

    娇宠小毒妃
    苏小萌 古装言情

    上一世,她,被痴恋了一生的男人灭门。 重生后,她要打脸渣男渣女,守护母亲和弟弟…… 上一世,他,看她嫁作他人妇,最后香消玉殒。 重生后,他要她只能嫁给自己,生一堆小包子。她若想做皇后,不介意去争皇位,只要她高兴……

  • 总裁,我来偷个娃

    总裁,我来偷个娃
    宛在水中央 古装言情

    为了某人,江晚吟孤注一掷,招惹上了全市权势最大的男人。 本来只想偷个东西用用,没曾想总裁却化身大灰狼,步步紧逼。 “江晚吟,偷了我的东西,你还想藏到哪儿去?”多年之后,狭路相逢,男人眼神锐利。 “不,你认错人了,我从没偷过你东西。” “哦?”谢鹤鸣眸含笑意,将身后两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包子提了出来,“那这两个小东西,是怎么回事?” 江晚吟欲哭无泪,刚想要逃得远远的,男人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嗓音低沉,“不准逃!” 既然敢偷,就得用你的一辈子去还。

  •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苏行歌 古装言情

    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分没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说,今晚月色真好。****成亲之初:秦峥:和离,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峥:真香。

  • 魔君的家养小仙女

    魔君的家养小仙女
    白牙 古装言情

    容深是一只鬼,身边却养着一个傻子。   她一心只想把傻子养的白白胖胖,可养着养着,容深发现傻子不傻了。   凶兽出世,阴鬼肆虐,容深被捆上祭坛,万鬼为敌。   容貌昳丽的青年却踏碎黑暗而来,抬眸看她,笑出一个梨涡,唤她“深深”。

  • 蛊惑

    蛊惑
    风意 古装言情

    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 同样都是救他的女人,满身荣宠的是她,剔骨赴死的是我!

  • 帝君盛宠废柴狂妃

    帝君盛宠废柴狂妃
    平湖烟雨 古装言情

    顾水寒一朝穿越,睁眼就和一个骷髅头大眼瞪小眼。 废材?笑话!她顾水寒从来都是天才! 婚约?她要让那个看不起他的未婚夫悔青肠子! 看冷血杀手穿越成废柴嫡女,如何一朝逆袭!

  • 摄政王妃有点狂

    摄政王妃有点狂
    燕三三 古装言情

    有人说摄政王爷有洁癖,生人勿进,靠近者死。叶初云:???那这个天天缠着她,黏着她,骂也不骂走,踹也踹不开的男人是谁?又有人说摄政王爷权倾朝野、权势滔天,便是皇上也对他礼待有加,这世上再无一人能让他低头折腰。所以眼前这位低着头弯着腰给她穿鞋的摄政王怕是个假的吧?还有人说摄政王沉默寡言、不解风情,视女色为无物。“本王的王妃貌美如花、娇俏可人、知书达理、贤良淑德,这世上再找不出这样完美的女子。”叶初云嘴角抽了抽:确定这说的是她吗?

  •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无端莫雨 古装言情

    孟萝倾本是宫里浣衣局的卑微宫女,误撞醉酒的七皇子宇文简,被强占毁了清白之身! 孟萝倾只想卑微的活着,却无奈被卷进了后宫的权谋争斗中。 她的孩子没了,在七皇子宇文简一夜的暴行下,血染红了床单,染红了她的眼…… 她祈求着,跪在他面前,心如死灰的孟萝倾,只想逃出宫去。 可是,她却又乱入了另一场阴谋当中…… 她这一生怕是永远逃不掉爱恨的纠缠了。 如果爱一个人要这么累得话,她或许想奢求这一辈子,她不曾被人爱,也不曾爱过那人……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