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花朵开 创建日期:2022-01-10 总点击量:213

简介

现代少女夏末米在洗澡的时候意外穿越到了另一时空的西明国,还刚好跌进了三王爷的浴桶里,两人第一夜就暧昧丛生。奇怪的是三王爷似乎早就知道会有她这个不速之客穿过来,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有一个神机妙算的老者告知池冷墨,他要等的人会在那天晚上出现。池冷墨很是宠她,两人也顺理成章的结为了夫妇。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霸道王爷宠萌妃》章节试读:

  夏末米的问题,池冷墨没有回答。只是幽深的眸子看着她的,若有所思。

  他的眼神让夏末米的心里更是有点不安定,总觉得怪怪的,可是哪里怪又说不上来。

  “喂,你别装神秘好不好啊?你说啊,你到底是不是知道我从哪里来的?你要是知道的话,又知不知道我该怎么回去呢?”夏末米突然站起来,要是他真的知道她会穿越到这里来的话,是不是同样也表示,他会知道她要回去的方法呢?

  听到她说回去,池冷墨的脸色沉了下来,“你想回去?”

  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压低了几分,夏末米吓得缩了缩脖子。奇怪,她是不是要回去与他何干啊?他干嘛整的很在意的样子。“是啊,我不是这个……这里的人,所以总是要回去的是不是?我的家不在这边啊,我爸妈……就是我的爹娘,他们要是知道我不见的话,该有多着急啊。”

  她来到这里之后一直都不让自己去想爸妈,就是怕会想起就伤心。现在第一次提起自己的父母,她的眼眶就禁不住红了。

  她是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的,也不知道爸妈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失踪的消息了。他们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要是知道她不见了的话,该是怎么伤心啊!

  不想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池冷墨站起来,“你好好地留在这里就是了。”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想着回去的事情。

  而他的话让夏末米理解成,他的确知道她该怎么回去的方法,但是他就是不愿意放她回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是不是打算囚禁我你说?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犯法的知道吗?”夏末米气得不行,她一个女孩子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的心里有多害怕他知道吗?居然明知道让她回去的方法还不告诉他,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池冷墨察觉到她误会了他的意思,但是他也没有解释,而是在看了她一眼后就离开了。

  “喂,你去哪里啊?喂!”夏末米见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生气地捶了一下门,结果非但没有解气,反而还把自己的手给弄疼了,都快要肿了。“我的手呀。”她揉着自己的手,气呼呼地重新坐到床上。

  拿起书,可是根本没一点想要继续看下去的心思了。难道说池冷墨真知道她回去的方法啊?要是这样的话,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会让他告诉她的。她就不信了,她一个从现代来的人,还会斗不过他一个古人?哼,看着吧,看她怎么跟他斗智斗勇。

  到了晚上,夏末米睡在床上是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回去的办法。反正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回去的,古代虽然空气很好,环境也要比现代好了几千几万倍,但毕竟不是她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

  在这里,她的心里会不安。就是睡着的时候,睡梦中都是胆战心惊,醒来还会出一身冷汗。就好像现在,明明感觉到困意了,闭上眼睛之后却又清醒过来,无法入眠。

  往窗外看了看,外面一片漆黑。

  突然想到那个屋顶,现在应该已经补好了吧?她坐起来,嘴角扬了扬,有了个主意。

  穿好衣服,夏末米打开门,没在外面看到人,于是便轻手轻脚地出去。

  走到那个房间,抬头借着月光往屋顶看去,果然已经修好了。她想要爬上去,可惜周围没有梯子。她又不像那些古人有轻功可以飞上飞下的,没办法,只好去找找看有没有工具。

  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发现还有一把梯子,看来是补房顶的那些人忘了带走了。很好,漏网之鱼让她有了可趁之机。

  费力地把梯子搬过来,夏末米吃劲地架好,接着拍了拍手,准备要爬上去。

  没有人在下面扶着梯子,而她又有些微的恐高症,所以每往上爬一步的时候,她就胆战心惊的,生怕会不小心就掉下去。

  好不容易终于爬到了房顶,夏末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不敢往下看,只能往上爬,可是却脚碰到了梯子,轻轻一带,那个梯子就倒了。

  “不是吧……”听到啪的一声,夏末米惊吓不已,这么大的动静,该不会招来人吧?幸好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什么人出来,她才算是安心了。

  她不敢站起来走,只能双膝跪着慢慢往前爬去。“我是从哪儿掉下来的啊?”夏末米的印象不是很深了。但是看到有明显的被补过的痕迹,她就爬到那里停了下来。“就是这里。”

  心跳得很快,要是真的能够就这样回去的话该多好,也许这就是一场梦,一场很诡异的梦,很快就会醒的。抱着这样的想法,她的内心充满了力量和勇气。

  颤抖着双腿,夏末米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往前走着。走到她掉下来的地方,她就停了下来。

  双手合十,夏末米在心里祈祷着:“上帝啊,快点让我回去吧。”可是她忘了,祈祷上帝可不是用这样的手势的啊。

  还没等她祈祷完呢,旁边就一阵风似的刮过,等她睁开眼睛,脚一软,整个身体就往后倒了过去。

  “啊……”夏末米吓得闭上了眼睛,还以为这次要死定了,肯定会摔下去,上帝保佑,千万不要血肉模糊啊,那样的话就太难看了。她是女孩子,就是死了也应该是美美的。

  不过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腰间一紧,她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版的美男的脸就展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个,呵呵,我……”夏末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看到今晚的月亮格外漂亮,而且特别大又特别圆,眼珠一转,指着天上说,“你别误会,我是来赏月的,赏月……”说完继续傻笑。

  “我有误会吗?”对于她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池冷墨没去计较多少。“既然你这么喜欢月亮的话,就好好地赏一赏吧。”说完松开手,轻轻一跳就下去了。走之前竟然还把躺在地上的梯子也给搬走了。

  “喂,池冷墨,你回来,喂……”夏末米放弃了这种方法能回去的念头,根本就一点征兆都没有嘛,还回去,让月光吸走还差不多。

  现在她该怎么办啊?上得来下不去,难不成她也跳下去?目测了下屋顶的高度,至少有四米吧?要是跳下去,会不会落得个半身不遂之类的?应该不会吧,顶多骨折或者断腿。咦,光是想想她就不敢,她最怕疼了,骨折就够她受得了。

  愁着怎么下去,后来连恐高都给忘了。蹲下来,夏末米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心里诅咒着池冷墨。

  “池冷墨,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不就是我想要回去吗,碍着你什么事了吧,竟然还把梯子给拿走了,至于这么小鸡肚肠吗?心眼儿比针眼儿还小,小心找不到能够穿过去的线。”

  “那是小肚鸡肠,不是小鸡肚肠。”

  “呀!”听到声音,夏末米吓得站起来,还小这次站稳了,“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啦?”看到他回来,夏末米的心里很高兴,只不过想到他二话不说抛弃了她,又不想给他好脸色。

  “我还以为你可能会需要我的帮助,不过看来你好像并不需要我啊,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走了。”说完作势就要走。

  “等一下!”夏末米担心他真的跟刚才一样走了,急忙拉着他的袖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就认个错吧,“对不起啊,我知道我做错了,你把我带下去吧好不好?”

  “哦?”池冷墨挑了挑眉,“你哪里做错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夏末米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淡定,千万不要生气。现在是她有求于人,所以,她得要放下身段才是。不就是低个头吗,反正横竖又不会少块肉,认就认吧,“我不该大晚上的跑出来,更不该爬到屋顶上来,我真的知道错了。”

  见她低着头,手还拉着他的袖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池冷墨哭笑不得。他也不是真的要跟她生气,只是见她想要回去,他心里的怒火就忍不住上升。

  她才刚来这个地方,不适应也是正常的。他会对她很好,让她忘记回去的事情。相信只要时间久了,她一定会心甘情愿地留在他的身边。

  “抱紧我!”池冷墨说完,就搂着夏末米的腰,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们两个就都安全着陆了。

  “哇塞,你好厉害啊!”才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就下来了,传说中的轻功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看来电视上放的也不全是忽悠人的嘛。“池冷墨,我也想要学,你教我好不好?”她也想要变成能够飞来飞去跳上跳下的武林高手,多威风啊。

  把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池冷墨评价大,“你不行。”

  “为什么?”夏末米松开他的手,不服气道,“凭什么我不行啊?是不是你嫌麻烦不想教我?要是这样的话,你给我找其他的老师教不就好了?”切,自己不想教就不想教嘛,还说什么她不行,太气人了。

  “要想学武的话必须要从小开始,而且还需要合适的骨骼。你的年龄已经不合适了,加上你的骨骼也并不适合学武,所以……”他看向她,给她一个你懂的眼神。

  他说她年纪大?夏末米要深呼吸好几次才能忍住不冲着他发火。他难道不知道,女孩子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说年龄吗?再说了,她现在的这副皮囊,顶多就十六七岁吧?哪里大了?

  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计较,不学就不学了吧,听说学武是很辛苦的事情,她还受不了那份苦呢。

  挥挥手,夏末米不耐烦道:“不跟你说了,折腾了一晚上,我累了。再见。”说完,也不等池冷墨说话,就直接回自己房间去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池冷墨的眸子沉了沉,放在两侧的双手也渐渐的握紧……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娇宠小毒妃

    娇宠小毒妃
    苏小萌 古装言情

    上一世,她,被痴恋了一生的男人灭门。 重生后,她要打脸渣男渣女,守护母亲和弟弟…… 上一世,他,看她嫁作他人妇,最后香消玉殒。 重生后,他要她只能嫁给自己,生一堆小包子。她若想做皇后,不介意去争皇位,只要她高兴……

  • 总裁,我来偷个娃

    总裁,我来偷个娃
    宛在水中央 古装言情

    为了某人,江晚吟孤注一掷,招惹上了全市权势最大的男人。 本来只想偷个东西用用,没曾想总裁却化身大灰狼,步步紧逼。 “江晚吟,偷了我的东西,你还想藏到哪儿去?”多年之后,狭路相逢,男人眼神锐利。 “不,你认错人了,我从没偷过你东西。” “哦?”谢鹤鸣眸含笑意,将身后两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包子提了出来,“那这两个小东西,是怎么回事?” 江晚吟欲哭无泪,刚想要逃得远远的,男人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嗓音低沉,“不准逃!” 既然敢偷,就得用你的一辈子去还。

  •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苏行歌 古装言情

    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分没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说,今晚月色真好。****成亲之初:秦峥:和离,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峥:真香。

  • 魔君的家养小仙女

    魔君的家养小仙女
    白牙 古装言情

    容深是一只鬼,身边却养着一个傻子。   她一心只想把傻子养的白白胖胖,可养着养着,容深发现傻子不傻了。   凶兽出世,阴鬼肆虐,容深被捆上祭坛,万鬼为敌。   容貌昳丽的青年却踏碎黑暗而来,抬眸看她,笑出一个梨涡,唤她“深深”。

  • 蛊惑

    蛊惑
    风意 古装言情

    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 同样都是救他的女人,满身荣宠的是她,剔骨赴死的是我!

  • 帝君盛宠废柴狂妃

    帝君盛宠废柴狂妃
    平湖烟雨 古装言情

    顾水寒一朝穿越,睁眼就和一个骷髅头大眼瞪小眼。 废材?笑话!她顾水寒从来都是天才! 婚约?她要让那个看不起他的未婚夫悔青肠子! 看冷血杀手穿越成废柴嫡女,如何一朝逆袭!

  • 摄政王妃有点狂

    摄政王妃有点狂
    燕三三 古装言情

    有人说摄政王爷有洁癖,生人勿进,靠近者死。叶初云:???那这个天天缠着她,黏着她,骂也不骂走,踹也踹不开的男人是谁?又有人说摄政王爷权倾朝野、权势滔天,便是皇上也对他礼待有加,这世上再无一人能让他低头折腰。所以眼前这位低着头弯着腰给她穿鞋的摄政王怕是个假的吧?还有人说摄政王沉默寡言、不解风情,视女色为无物。“本王的王妃貌美如花、娇俏可人、知书达理、贤良淑德,这世上再找不出这样完美的女子。”叶初云嘴角抽了抽:确定这说的是她吗?

  •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无端莫雨 古装言情

    孟萝倾本是宫里浣衣局的卑微宫女,误撞醉酒的七皇子宇文简,被强占毁了清白之身! 孟萝倾只想卑微的活着,却无奈被卷进了后宫的权谋争斗中。 她的孩子没了,在七皇子宇文简一夜的暴行下,血染红了床单,染红了她的眼…… 她祈求着,跪在他面前,心如死灰的孟萝倾,只想逃出宫去。 可是,她却又乱入了另一场阴谋当中…… 她这一生怕是永远逃不掉爱恨的纠缠了。 如果爱一个人要这么累得话,她或许想奢求这一辈子,她不曾被人爱,也不曾爱过那人……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