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泡泡鱼 创建日期:2022-01-18 总点击量:1234

简介

楚名堂养了一头猪。 顺手堆了一个小土包。 结识了一位女子。 不成想,千年后肥猪修成了妖身,制霸荒土妖地。 十万年后土包化作一座福岛,仙音环绕,哪怕荒古幽地的不世大能,不惜传承生死也要夺得的宝地,而那个曾经屁颠屁颠跟在他背后呀呀而语的娇小萝莉却成为了君临天下,睥睨万方的英武女帝。 诸天万界,轮回纪元。 无数英豪撑起万千大运,如冉冉升起的璀璨星辰照耀煌煌一个个的大世。而他们的背后却有一个逍遥物外的影子在背后蛰伏,隐藏暗中,主宰一切。 大梦初醒。 楚名堂惶恐中醒来,重归起点。 以帝师之蕴,脚踏九天十地,截古幽亿十万载气运加身,成为煌煌大世中万众瞩目的一品帝师。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品帝师》章节试读:

  “王侯衣,造化骨!”

  一声惊叫陡然响起,无数火热的目光接踵而来。

  千帆古族如此兴师动众,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楚名堂手中这块造化骨么?

  否则,以千帆古族这等一日千里的古族,又怎会甘愿声誉受损也不惜巧取豪夺?

  “呼~呼~呼!”

  原本吵杂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仅剩下一道道剧烈粗重的喘息声,千帆豪熊的身子不自然的僵直起来,虽然仍旧保持着镇定,但眼底的那一抹火热却已掩盖不住!

  造化骨中有宝术。

  千帆豪族万年传承也许并不稀罕什么样的宝术,但是对于千帆豪熊而言,继承了真武楚族先祖王侯的造化骨却对他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因为传说这枚真武第一战将所留的造化骨中,藏着一个惊天大秘!

  沓,咔嚓。

  一块青砖被踏碎,发出微不可查的碎裂声,楚名堂微微转头,看向千帆豪熊背后那位二八年华的俏丽佳人,后者正娇躯轻颤,似乎极为激动。

  “果然!”见状,楚名堂嘴角笑意愈浓。

  千帆古族窥视楚族造化骨不是一天两天了,随着楚族彻底没落,如今狼子野心更加赤,裸,丝毫不加掩饰。

  所谓偷盗灵药之事,可大可小,如何处理,全凭千帆豪熊一言罢了。

  若是曾经的真武楚族,别说是一株灵药,就算是想要千帆古族的药园,恐怕后者也会屁颠颠打包连夜送过来。

  至于千帆古族需要造化骨的原因,楚名堂再清楚不过,千帆豪雄野心勃勃不说,其女千帆明月更是天资绝艳,拥有王侯之相。

  此女若是生于大族,族中长者必会赐下造化骨,助其修炼。可惜,千帆古族虽然底蕴不凡,却历来无王侯降世。

  千帆豪雄先是扣下楚破军,而后出言要挟楚名堂,此情此举,其意昭然若揭。

  楚名堂来时已把千帆豪雄的心思猜了个通透,这才开门见山,直接拿出造化骨。

  瞥见千帆一族盯着造化骨那好似饿狼一般的眼神,楚名堂心中冷笑不已:“千帆族长,你的心思名堂已然知晓。”

  楚名堂一句话说着,故意又将手中的造化骨抬了抬。

  只见,千帆豪雄身后的一众族人,脑袋竟也随着造化骨的轨迹,先是缓缓抬起,而后慢慢落下。

  那疯狂的眼神,如饿狗盯着肉骨头一般。

  “名堂何处此言?”千帆豪雄哪会知道楚名堂说话如此直接,干笑道:“哈哈,想是名堂误会老夫了。我千帆古族与真武一族,自古便有渊源,你我两家先祖,更有袍泽之义。”

  楚名堂嘴角一扬,淡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如此,名堂也该理解老夫的良苦用心。真武祖地的安危,关乎你我两家共同的颜面。而你兄长楚破军,竟然胆敢无视祖地威严,更是未经祖灵允许,私自潜入祖地药园,妄想盗窃宝药!”千帆豪雄声音高了几分,有意无意的望了望楚破军,似乎在提醒楚名堂。

  然而楚名堂依旧一脸的淡定。

  “理虽是这个理,但你我两族乃是故交,令兄虽然有错在先,可还没到不能商量的地步不是。再说了,这祖地药园如今是我千帆一族在打理,如果老夫当做没看见,宝药什么的,只要贤侄用得上的,尽管拿去便是……”

  话说到这里,千帆豪雄故意停顿了一下。这自然是等着楚名堂接话,他便可以顺水推舟,提出要求。

  在千帆豪雄炙热的目光中,楚名堂先是拿起桌上的茶盏,放在嘴边抿了一下,这才清了清嗓子,淡笑道:“说完了?”

  “呃……”千帆豪雄动了动嘴唇,却是不知道如何去接楚名堂的话。

  一众千帆族人更是被惊得半张着嘴巴。他们什么都算计清楚了,可这楚名堂似乎……

  “既然千帆族长说完了,那也该我说上两句了。”楚名堂说着往后挪了挪,整个身子几乎塞进了太师椅里面,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原以为,千帆族长当着你我两家先祖颜面,必有高论,却没想到你竟然说出这等可笑之言!”楚名堂的手重重的在桌上一拍,那精致的茶盏摔在地上,碎成了一片。

  “哦?贤侄这是何意?”千帆豪雄站起身子,怒视着楚名堂。

  楚名堂冷笑:“我是何意?我倒想问问你是何意!真武祖地虽说共属十族,但当年先皇早将其打理监管之权交于我楚族!何来归你千帆一族打理之说?”

  “此地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归我楚族所有。我兄长身为楚族继承人,莫说只取一株宝药,就是在此地占山为王,也不为过。可笑你千帆豪雄,身为一族之长,竟然信口雌黄,颠倒黑白!”

  “你,你……”千帆豪雄被这几句话堵的,面色潮红,却无从辩驳。

  没错,这些年虽说楚族逐渐没落,但在大义上,依旧是真武十族之首,而当年古幽始皇也的确是将祖地交于楚族打理,其余九族并无插手之权。就算后来楚族式微,被各族夺去了诸多产业权柄,但在皇族那里,却并未改口承认。

  也就是说,单从理字出发,楚名堂的言论竟无懈可击!

  “我什么我?”楚名堂一声冷笑,忽然站起身子,直直的立在千帆豪雄对面,直指着其鼻子骂道:“千帆豪雄,当着先祖的面,你还敢在大放厥词,摇舌鼓耳,真正是偌大年纪活狗身上去了,你千帆一族不过是我楚族当年的麾下偏将,竟敢以下犯上,妄图染指我族王侯衣,真是恬不知耻!”

  楚名堂一番话义正言辞,咄咄逼人,竟是骂得千帆豪雄,堂堂一族之长直直的退了三步。

  千帆豪雄面皮一阵抽动,他是一族之长,即便是当今古幽帝皇,也要考虑其颜面,可眼前的楚名堂不过没落一族的废物,竟分毫颜面不给,直接骂了他个狗血喷头,这是打脸,赤,裸裸的打脸。

  他强行忍住心中怒火,可经脉气血翻涌,一声咳嗽,还是气的喷出一口老血。

  “族长!”

  “父亲……”

  千帆豪雄身后,一众族人吓得脸都白了。他们何曾见过族长如此失态?

  千帆明月上前一步,一把扶助千帆豪雄,娇颜寒霜密布,冷声道:“世人都说真武楚族人才济济,族中后辈更是人中龙凤。却不想你楚名堂只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人!”

  “是啊,小姐说的不错!堂堂真武一族,难道只会逞口舌之利吗?”

  “真武古族,呸!我看也不过如此。”

  ……

  原本被楚名堂几句话怔住的千帆族人,一听千帆明月之言,竟是缓过劲来,纷纷出言。

  “唇枪舌剑,岂是我辈武者所为。楚名堂,你若有胆,便与我战上一场,自能断清今日是非。”事到如今,千帆明月不想再使用任何计谋,只有亲手教训楚名堂,方才能解心头之恨,她莲步轻移,宛若九天仙女,睥睨着楚名堂道。

  “千帆一族,老夫自问活了不少年纪,还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未等楚名堂说话,徐老已经看不下去了。

  这千帆明月乃是千帆族声名在外的天才,今日竟然与楚名堂一个凡人动手,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吗?

  然而话虽如此,但武者世界的真理只有一个,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全靠实力!

  “呵,早想与你一战。”未等徐老的话说完,楚名堂就微笑出言。

  什么?原本气的怒火满腹的千帆豪雄一听这话,一时间竟惊喜的有些不敢相信,真是年轻气盛,如此简单的激将法也能中招,还以为今天要吃个哑巴亏,没曾想楚名堂竟然自投罗网?

  千帆明月微楞:“你,你竟然敢答应?”

  “有何不敢?”楚名堂嘴角一扬,看着千帆明月一脸的不屑:“在别人眼里你是天才,在我眼中,你这等资质,不过糟糠之体,也敢自比凤雏?”

  千帆明月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等冷言冷语,当即就要发怒,却被千帆豪雄给拦住。

  “父亲!”千帆明月杏眼圆瞪。

  “哈哈……名堂真乃当世人杰,老夫佩服!不过既然是赌斗,岂能没一些像样的赌注,名堂贤侄,你认为老夫说的可对?”千帆豪雄说着,暗自瞅了一眼楚名堂手中的造化骨。

  “千帆族长,这回你倒是说了一句人话。”楚名堂淡笑一声,答道。

  “哼!就赌你手中的造化骨,名堂贤侄敢是不敢?”千帆豪雄嘴角一阵抽动,要不是对方手里有造化骨,他真想一掌拍死眼前的小子。

  “名堂,不可!”

  “不能答应他啊!”

  徐老和楚破军在一旁连连劝阻道。

  楚名堂却是对劝阻充耳不闻:“好!赌就赌!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不过,我楚族既然拿出造化骨,你千帆家还想空手套白狼不成?”

  “哼!说大话也不怕风闪了舌头。”

  “就是,一个凡人,哪里用大小姐出手,老子一个屁就能炸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

  千帆族人一片冷笑之声。

  拼死一搏,破釜沉舟吗,这点心思还想让我罢手不成,千帆豪雄心中一阵讥讽,面上却是很和善的笑道:“就如贤侄所言,你若赢了,我千帆家宝物任凭名堂选一件。”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楚名堂大笑两声:“只是祖地之前不宜动刀兵,不若一月之后,你我两家在城中设擂,光明正大的打上一番如何?”

  “就依名堂所言!”千帆豪雄拍着胸脯一阵朗笑,先前的不快早就一扫而光,任凭楚名堂这个废物能泛起什么浪?到时造化骨易主,正是家族崛起的最佳时机,难道还有比这更让他欣喜若狂的吗?

  一众千帆族人更是趾高气昂,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楚名堂这种人吧?

  “一个月后,我必取你王侯之骨!”

  “哈哈……好说,你若有本事,取我性命都行,莫说一个小小的造化骨了。”楚名堂笑的很灿烂。

  千帆豪雄冷笑,楚名堂还真是年少无知……

  “来人啊,将楚破军给我放了!”千帆豪雄一招手,被五花大绑的楚破军立即被解开了一身的束缚。

  “破军啊,还有一个月,你可得好好教教名堂贤侄。毕竟时不我待啊。哈哈……我们走!”千帆豪雄狂笑着快步离去。

  楚破军脸上更是霜打的茄子般,叹息道:“名堂,你怎么这么傻?哥哥一条烂命死不足惜,你怎可将造化骨拱手让与贼人啊?”

  “是啊,名堂,你此举怕是有失妥当……”徐老也是在一旁皱着眉头。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楚名堂既然已经应战,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正如千帆豪雄所言一般,时不我待……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一品帝师

    一品帝师
    泡泡鱼 玄幻仙侠

    楚名堂养了一头猪。 顺手堆了一个小土包。 结识了一位女子。 不成想,千年后肥猪修成了妖身,制霸荒土妖地。 十万年后土包化作一座福岛,仙音环绕,哪怕荒古幽地的不世大能,不惜传承生死也要夺得的宝地,而那个曾经屁颠屁颠跟在他背后呀呀而语的娇小萝莉却成为了君临天下,睥睨万方的英武女帝。 诸天万界,轮回纪元。 无数英豪撑起万千大运,如冉冉升起的璀璨星辰照耀煌煌一个个的大世。而他们的背后却有一个逍遥物外的影子在背后蛰伏,隐藏暗中,主宰一切。 大梦初醒。 楚名堂惶恐中醒来,重归起点。 以帝师之蕴,脚踏九天十地,截古幽亿十万载气运加身,成为煌煌大世中万众瞩目的一品帝师。

  • 天域神座

    天域神座
    七月火 玄幻仙侠

    别的天才还在沾沾自喜终于将一门下乘武学修炼入门,主角却在烦恼掌握的上乘武技太多,不得不低调隐藏; 别的大势力费尽力气终于挖掘到一名四星神命的弟子,主角却在面对身旁一群六星、七星的追随者,发愁如何安排; 别的绝世强者还在为修为瓶颈苦苦闭关,主角却跟吃饭喝水一样修为飙升。 碾压各路天才,会战八方强者,我要这天穹寰宇,星辰万界,皆从我命!

  • 绝世丹师

    绝世丹师
    网络黑侠 玄幻仙侠

    被仇人陷害,秦升因祸得福,承传万劫丹帝的所有记忆。 自此以后,他修别人没有的武学,炼别人不会炼的神丹。 偶尔扔出几张丹方,被一群丹药宗师抢着拜他为师。 不时治疗几个圣女,被一帮宗门至尊争着招他为婿。 无意施展几门神功,被一堆绝世高手跪着认他为主。 秦升如星辰般崛起,御龙在天,一步一步走上九天十地的巅峰!!!

  • 异世灵尊

    异世灵尊
    秦汉乱弹 玄幻仙侠

    别人穿越到异界,都是修真者至高无上,然后横行无忌,大杀四方。 龙晏重生的崑玄大陆,修真者是大陆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更奇怪的是,龙晏从高中开始就做一个相同的怪梦。警官大学毕业之后,当警察才三个月,也因为这个怪梦发生意外,然后穿越异界重生。 可是,龙晏重生的地点、时间都不对,各方势力正在大漠上争抢藏宝图。他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卷入一连串的混战。 按常理,人死了之后残魂不灭,才会穿越重生。龙晏的情况极其诡异,他发现地球上的自己并没死,而且还立功受奖,步步高升! 一次偶然的机会,龙晏发现了大破灭前的巨大阴谋!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烽火戏诸侯 玄幻仙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是作者烽火戏诸侯为小说的续写篇, 阳嘉年间,新帝登基,庙堂安稳。江湖依旧是年年新气象,不但新武评新鲜出炉,胭脂评将相评也陆续浮出水面,呈现出一副百家争鸣的景象。这样的一个朝气的江湖,又将带来怎样的故事?

  • 方舟废墟

    方舟废墟
    坠伞夜雪 玄幻仙侠

    溪舟的转世给希望村带来了希望。因为人们的嫁祸,溪舟带着屈辱和愤怒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他是转世之人,却忘记前世的一切,他渴望得到力量寻求丢失的记忆和守卫家园的能力。魔族的阴谋正在慢慢降临溪舟的身上,最好的玩伴因魔族死亡,村民因魔族惨死一半,一切都在将溪舟逼上绝路。

  • 剑惊九天

    剑惊九天
    木弓长点 玄幻仙侠

    一个天才却被家族长期打压,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宝剑出鞘之日,且看我如何技惊九天!

  • 万古玄帝

    万古玄帝
    风溪 玄幻仙侠

    龙皓晨本是家族弃子,因为修炼迟缓被逐出家门,在路上意外跟天灵宗墨渊执事相遇,被其收为弟子,而后被收入天灵宗,墨渊看出他是千年难遇的圣灵之体,帮他觉醒体脉,并教他修炼心法。谁知提携之后的龙皓晨实力大进,很快便成长起来,然而因为在看守药草庄园的时候惹怒吴磊,被吴磊设计陷害,跟天灵宗的外门三大主峰各自陷入矛盾。三大主峰弟子相继来挑战,被龙皓晨一一击败。意外入围天灵宗,并觉醒圣灵体脉,利用先天造诣凝神功,炼神丹,逆天而上,强势崛起,从此踏上一段惊世旅程。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