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花青鸾 创建日期:2021-10-25 总点击量:1056

简介

祝慎实习期结束的最后一天,穿进了同事吐槽的团宠文里。 他成了豪门私生子,爹不疼娘不爱,凭着一张花瓶脸被逼联姻的工具人小可怜炮灰。 更可怜的是他的联姻老公长着一张虽帅但薄情的渣男脸,张嘴就凶巴巴的让他去做饭。 祝慎拿着炮灰剧本不敢得罪联姻老公,委屈得“哇”的一声,一边哭一边做饭。 联姻老公:说好的花瓶,怎么是个哭包?算了,自己做吧。 端着炒饭的祝慎:老公!饭饭!真香! 祝慎是炮灰,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是团宠,每天他都能收到匿名短信威胁他安分点,不要动不该动的人。 祝慎:惜命,心中只有干饭!老公!饿了! 直到团宠哥哥突然上门,还想抢祝慎的联姻老公,祝慎气哭了。 联姻老公:哭什么?怼他!打他!赶走他! 祝慎:不敢,好多人威胁我。 联姻老公:谁敢? 祝慎:老公牛批!我上了!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章节试读:

  “这渣男真的好渣,前一天才摆了爱心玫瑰告白,第二天就和祝遥的发小滚床单了。”

  

   “男主怎么还不出来手撕渣男啊,渣男下一步就要对祝慎下手了!”

  

   角落的一张办公桌上,穿着衬衫的青年懒洋洋地趴着,露出微翘着头发的后脑勺。祝慎听着耳边同事喋喋不休的讨论声,心底不由的发出一声感叹。

  

   唉,又来了。

  

   自从隔壁两桌同事看的一本团宠文里有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炮灰后,每天午休他都能听到他们吐槽剧情。

  

   实习期的最后一天,就不能让他好好午休一次吗?

  

   祝慎捂着耳朵,哼哼唧唧地往旁边挪,就在他贴到墙时,突然被从侧面狠狠推了一把。

  

   不是建国后不准成精吗?墙怎么回事?

  

   “祝慎!别忘记你嫁过去的目的!”

  

   祝慎一阵眩晕过后,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身处室外,不远处站着个染了一头栗色卷发的青年,正一脸厌恶地瞪着他。

  

   “祝遥,别和他这种人浪费时间,该回去上课了。”不等祝慎有所反应,卷发青年便上了车,一骑绝尘,只留下了扑面而来的汽车尾气。

  

   祝慎一边咳嗽一边回忆刚才的对话,祝遥?

  

   这不是同事天天逼逼的团宠文里的主角受名字吗?再结合对方说的嫁过去,祝慎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不会穿书了吧?

  

   书里祝慎的身份是团宠主角受祝遥同父异母的弟弟,祝家一个上不了台面,凭着一张花瓶脸被迫联姻的私生子炮灰。

  

   就在祝慎思考人生时,忽然旁边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声。

  

   “你打算站多久进来?”

  

   祝慎现在站在一栋小别墅的大铁门前,两边都是柱子,要不是看到上面安装着门铃通讯器,祝慎差点以为柱子也成精了。

  

   随着男声结束,铁门发出沉闷的“铛铛”声,门开了。

  

   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可见他现在有多不受欢迎,祝慎茫然地走了进去,推开给他留了条缝的别墅大门。

  

   “菜买好了,你去做饭吧。”

  

   祝慎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别墅里什么样,随着脚步声就响起了在门口听到的男声,很快声音的主人出现在了祝慎面前,

  

   男人肩宽腿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有一瞬间那没什么温度的眼神,让祝慎忽略了男人五官的帅气。

  

   但总得来说这人长了一张薄情的渣男脸。

  

   顿时祝慎想起了无数个午休同事吐槽文里渣男的话,所以他这个炮灰是嫁给了一个渣男?

  

   祝慎毕业后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实习期三个月,除了经常加班外,工资福利他都很满意。就在他实习期最后一天,马上就要转正涨工资拿提成的时候,他穿来了这,先被人推了一把,现在又莫名其妙被使唤去做饭,他祝慎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可……祝慎听同事说过炮灰结局,还知道炮灰联姻的对象惹不起。

  

   他初来驾到人生地不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我这就去。”祝慎垂着头应了一声,换好拖鞋,从男人面前经过,朝着厨房走去,全程都没抬头看对方一眼。

  

   査叙盯着祝慎摇摇晃晃的身影,他好像听到了哭腔?

  

   站在洗菜池前,祝慎抹了抹委屈的眼泪,看着旁边放着一筐蔬菜,里面放着的土豆沾着泥巴灰扑扑的,芹菜叶子又黄又破……

  

   是渣男故意拿烂菜叶子折磨他!

  

   祝慎一边脑补眼泪簌簌直流,冰冷的水从手上冲刷而过,祝慎心都凉透了,他的好日子结束得也太猝不及防了。

  

   土豆洗干净后,祝慎打算做一道酸酸酸酸辣土豆丝,表达一下自己的内心,他刚准备抄起菜刀,有人抢先一步拿走了。

  

   “你去歇着,我来做饭。”

  

   祝慎含着泪的眼睛里迸发出强烈的惊喜,没去探究男人脸上的复杂神色,快乐的放下土豆,快步离开厨房,那样子生怕下一秒男人就后悔了。

  

   等祝慎溜了,査叙低头看着案板上留下的几滴泪,颇为嫌弃地拿着厨房纸擦了擦,又在龙头下冲洗了许久,最后换了个新土豆,开始午饭的工序。

  

   另一边,祝慎除了眼睛有些泛红外,泪已经完全止住了,他有一个家里人才知道的外号,小哭包。这眼泪来得快去的也快,大学时还曾出演小品三秒就能憋出泪来。

  

   擦干眼泪,祝慎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几份文件,其中一份右下角有一个飘逸的签名。

  

   “查……叙?”

  

   姓查?好家伙,这人肯定就是同事说的渣男了!

  

   祝慎回忆着同事对渣男的吐槽,有一个让他印象深刻,渣男绿信里有近千个好友!而他连渣男的零头都没有。

  

   情不自禁的祝慎把目光放在了文件旁边的黑色手机上。

  

   突然“叮”的一声,手机接收到了消息。

  

   祝慎好奇地盯了一会,哟呵贴的还是防窥膜,不愧是全文里最大的渣男。

  

   在心底把査叙吐槽了个千回百转的祝慎,猛得听到了厨房开火的声音,油倒入锅里“滋滋滋”直响,随着食材下锅的声音,祝慎鼻子嗅了嗅,他闻到了一股香气扑鼻的炒蛋味!

  

   祝慎悄悄摸到了厨房,探出个毛绒绒的脑袋望着厨房里的査叙。男人有当渣男的资本,有颜有身材,围裙往腰上一系,勾勒出腰部紧实又窄的线条,两条腿笔直修长。再看握着锅铲把的手,指骨分明,可以想象握着钢笔签名时的诱惑力。

  

   査叙无论是颠勺还是放调料,都透着一股娴熟,祝慎闻着不同食材的香味,对午饭生出了期待。

  

   随着一声在祝慎耳朵里清脆的关火声,午饭做好了!

  

   虽然只是一锅炒饭,但祝慎从来没闻到过这么香的炒饭。

  

   “祝慎,吃……”査叙话说到一半,感觉有股风吹过,一转头身边多了个拿碗的祝慎。

  

   吃饭不积极,态度有问题!祝干饭人慎心里喊着口号,朝着査叙眨眨眼,有几分示好的意味。

  

   祝慎现实里就有着一张好看的脸,他刚才照了镜子,模样没变。渣男喜欢什么,肯定是长得好的。祝慎清楚知道自己的优势,泛着水光眼角泛红的眼朝着査叙委屈又腼腆地眨了眨。

  

   “早饭没吃,饿了。”祝慎用软绵绵的语气解释道,清楚地看到査叙凸起的喉结滚了滚。

  

   于是祝慎成功的装了一碗炒饭,为了体现饿了也可能是懒得看査叙,坐下后他埋头干饭,把做饭人抛在了脑后。

  

   碗是祝慎在厨房随手拿的,那是平时査叙用来蒸蛋的碗,比他正常吃饭的碗要大了一圈。看着饭桌前只能看到头顶的祝慎,怕人噎死,査叙给他倒了杯水。

  

   一时间屋子里只有俩人吃饭的声音。

  

   査叙的炒饭里放的料很足,火腿丁、芹菜丁、土豆丁还有一些螃蟹肉碎和祝慎吃不出来的海鲜,食材好加上做饭人手艺好,各种食材的鲜香混合在一起,祝慎吃得差点咬到舌头。

  

   “锅里还有吗?我还要饭!”

  

   査叙喝水时,听到祝慎这话,呛了一下,他扫了一眼祝慎扶着碗的纤细手腕,缓缓点了点头。

  

   “锅里还有,我给你留了些!”很快祝慎又盛了满满一碗,并且吃饭速度毫不见慢。

  

   在査叙吃完一碗后,祝慎的第二碗也快见底,同样没吃早饭的査叙起身去添饭。等他走到灶台前,正要打开锅盖时,他听到祝慎说了一声吃饱了。

  

   査叙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一开锅盖,愣住了。

  

   只见锅里还剩下大约一口就能吃完的炒饭,而且只有饭连个炒蛋碎都没留下。

  

   抓着锅盖的手紧了紧,査叙回过头看向饭桌前正在喝水的祝慎,俩人眼神对视。

  

   三秒后,祝慎眼眶湿润了,眼看着要哭,査叙迅速收回视线扭回了头。

  

   说好的花瓶,他现在是娶了个饭桶还是哭包回来?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柠檬茄子 耽美纯爱

    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 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呜呜呜……” 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他哭出来的样子好美prprpr -该死,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太美了。 当其他玩家被boss追着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时。 boss&npc:浅灵是我唯一的缪斯,栽种在我心尖的花朵,无人能配的上他,尔等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 浅灵:呜呜呜(哭得超大声)。 其他玩家:浅灵明明只会哭,怎么就安全存活还打破了副本记录了!这就离谱! 笨蛋美人yyds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腐蚀骨 耽美纯爱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 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 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于是 主角受忤逆霸总,跑去灯红酒绿的地方当服务员,被霸总抓回去,霸总把他牵回房间,露出三分薄凉,几分讥笑,凶狠道:“说吧,想要什么惩罚?” 主角受:“……” 主角受需要钱,当面羞辱他:“你不就是想要钱,给,我按分期给你,上完大学出来打工记着还我。” 主角受:“……” 主角受在学校被人欺负,霸总阴阳怪气:“看你那小弱身板子,活该被人打,今天起我给你找了教练,好好练,打回去!” 主角受:“……” 最后霸总躲过死亡,却没躲过破产,破产后霸总把合同甩到主角受面前,冷冷道:“现在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主角受却冷笑:“你做梦!” “……”

  •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
    凤兮之 耽美纯爱

    边以白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书中的反派小炮灰,而面前这个站在他面前和冰块似的男人,正是原著中温文尔雅的宠妻狂魔萧楚深。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话音刚落,边以白连带着手里的浴巾一起被丢了出去。 惹不起那就躲,然而没躲几天,就被系统强制要求与其结婚?!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 “把合约签了。”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合约,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正合他意!边以白果断签字。 本以为生活终于趋于平静,结果隐婚之后萧楚深却处处违反合约内容,干涉他的生活。 最后边以白怒了,将合约直接甩在了萧楚深脸上。 萧楚深却淡定的直接将合约撕碎,并当众将其揽入怀中,两人恋情传闻四起,边以白则变成了舆论口中插足豪门感情的小三。 对此萧楚深拉起边以白的手公开回应: “不是恋爱,是已婚。” 能屈能伸求生欲满满炮灰受(边以白)×高冷霸道占有欲极强醋精攻(萧楚深) 【我是文案废物,求点进正文看一看T^T】

  •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葡萄养乐多 耽美纯爱

    顾添曾在婚礼上发誓会爱陆逸程一辈子。 陆逸程信了,放弃学业安静本分的在顾添身边当花瓶。 谁曾想一心一意付出换来的却是顾添的出轨新闻! 面对陆逸程的质问顾添却理直气壮:“信息素无味,匹配度50%,还是个不易受孕的beta,你还指望我喜欢你什么?” 藏起手里的双杠验孕棒,陆逸程忍着眼泪苦笑道:“我们离婚吧。” 自己付出真心的感情原来只是别人的一场赌注,陆逸程决定放下顾添, 当全网都在庆幸顾添终于甩掉了爬床倒贴的狗皮膏药时,谁也不知道顾添在易感期,拍了一晚上陆逸程的门,求着他给他一点信息素,几年感情纠葛,看着满身伤痕的顾添,陆逸程心软选择再次原谅却换来了再次的背叛,他死了心,在人生的低谷期,他遇到了一心为他的当红流量李穆。 李穆:我不逼你做决定,情侣必做的一百件小事,如果做完这些你不排斥我,就在一起吧。 当李穆舍命救他时,他哭的一塌糊涂:你做了99件接近我的事情,最后一步也该我主动了…… 而后面对顾添在媒体前的示爱,陆逸程对着摄影机浅笑道:“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接我下班了。” 食用指南:ABO/娱乐圈/he/换攻文

  •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济海 耽美纯爱

    一朝车祸穿越,路望鹤从年轻影帝穿成了负债六位数的赌鬼。 为了偿债,他被迫做了冒牌替身,和鸿途星娱总裁傅京墨隐婚,成了总裁眼里不择手段的白月光替身。 路望鹤:“他一定恨我入骨,一定会先宠我上天,然后等白月光回来再把我甩了。” 本影帝才不上这个当。 然而新婚当夜,传闻里冷酷无情的傅总耳朵比他还红,“砰”地把他推出卧室。 像个纯情忠贞的大狗勾:“你不是他,别妄想我会碰你。” 路望鹤:“……?” 他安安分分地自己试镜,自己拍戏,却发现傅总的白月光就是车祸穿越前的自己。 更要命的,他对深情忠贞大狗勾似乎没有一点儿抵抗力。 路影帝弯着桃花眸,清朗的面容凑在傅京墨面前:“傅总,我们既然有夫夫之名,不如……” 傅总身体僵着,耳尖绯红,退避三尺。 路望鹤又一倾身:“躲什么躲,你不就是喜欢路影帝吗!在下不才,车祸穿越了。你不用再做贞洁烈夫了!” 1、双洁,直球纯情总裁攻*清冷钓系美人受 2、架空世界,同性可婚

  • 末世后被前男友救了

    末世后被前男友救了
    周果子的肺 耽美纯爱

    崔西生追了孟江天三年,最亲密的事做了三年,崔西生以为自己和孟江天谈了三年恋爱。 直到孟江天的白月光前女友回国,孟江天毫不犹豫离开的那天,崔西生才知道自己只是当了孟江天三年召之即来的“普通朋友”。。 悲愤之下连吃三大碗,却吐的昏天暗地进了医院。 医生恭喜他怀孕一个月的时候,崔西生差点和医生打了一架。他是个男人,纯爷们。 但学中医的崔西生给自己检查了一顿,都证明着他怀孕了。 这个孩子只能是孟江天的。崔西生没有告诉孟江天,谁离了谁还活不了了。 但这个想法一个月后被打破了。末世的突然降临,让崔西生这种没有觉醒所谓异能的普通人寸步难行。 差点被丧尸咬死,崔西生下意识抱住了两个月的肚子。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崔西生睁开眼,当看到孟江天那张冷漠的脸再次出现在眼前时,崔西生不知高兴还是难过。

  • 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在山有亭 耽美纯爱

    何闻,一个人美声甜的Omega,信息素却发生了变异能将人无差别放倒 行叭,注孤生,他认了但作为颜值主播,却被说成开了美颜变声器对此,何闻冷笑一声:你说的对,我这就开给你看 看着直播间被吓得嗷嗷叫的弹幕何闻:我美吗?:) 粉丝:美炸了!!! 黑子:??? 何闻没想这辈子还能谈恋爱,直到他做了一Alpha的虚拟恋人对方不仅不排斥他的信息素,还将发热期的他紧紧抱在怀里,眸色深沉,克制地问:“我可以标记你吗?” 感受着Alpha心如擂鼓,何闻喘息着,可怜巴巴的说:“那……给我来一口?” —那日,Omega浓郁的信息素扑鼻而来何闻将人拦在门外:“别过来!我信息素可刺激了!” 喻旻闻着空气中香甜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用来标记Omega的尖牙,心道:是挺刺激,让我心跳加速

  •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
    花青鸾 耽美纯爱

    祝慎实习期结束的最后一天,穿进了同事吐槽的团宠文里。 他成了豪门私生子,爹不疼娘不爱,凭着一张花瓶脸被逼联姻的工具人小可怜炮灰。 更可怜的是他的联姻老公长着一张虽帅但薄情的渣男脸,张嘴就凶巴巴的让他去做饭。 祝慎拿着炮灰剧本不敢得罪联姻老公,委屈得“哇”的一声,一边哭一边做饭。 联姻老公:说好的花瓶,怎么是个哭包?算了,自己做吧。 端着炒饭的祝慎:老公!饭饭!真香! 祝慎是炮灰,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是团宠,每天他都能收到匿名短信威胁他安分点,不要动不该动的人。 祝慎:惜命,心中只有干饭!老公!饿了! 直到团宠哥哥突然上门,还想抢祝慎的联姻老公,祝慎气哭了。 联姻老公:哭什么?怼他!打他!赶走他! 祝慎:不敢,好多人威胁我。 联姻老公:谁敢? 祝慎:老公牛批!我上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