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看书网

作者:凤兮之 创建日期:2021-08-27 总点击量:2484

简介

边以白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书中的反派小炮灰,而面前这个站在他面前和冰块似的男人,正是原著中温文尔雅的宠妻狂魔萧楚深。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话音刚落,边以白连带着手里的浴巾一起被丢了出去。 惹不起那就躲,然而没躲几天,就被系统强制要求与其结婚?!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 “把合约签了。”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合约,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正合他意!边以白果断签字。 本以为生活终于趋于平静,结果隐婚之后萧楚深却处处违反合约内容,干涉他的生活。 最后边以白怒了,将合约直接甩在了萧楚深脸上。 萧楚深却淡定的直接将合约撕碎,并当众将其揽入怀中,两人恋情传闻四起,边以白则变成了舆论口中插足豪门感情的小三。 对此萧楚深拉起边以白的手公开回应: “不是恋爱,是已婚。” 能屈能伸求生欲满满炮灰受(边以白)×高冷霸道占有欲极强醋精攻(萧楚深) 【我是文案废物,求点进正文看一看T^T】

展开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章节试读:

  头痛欲裂,视线模糊。

  边以白抬手挡住透过窗户照在脸上的阳光,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闭上眼睛,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试图缓解这剧烈的疼痛感,待到痛感没那么强烈后,这才再次睁开眼,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看着陌生的房间,边以白蹙起眉头,他记得刚刚自己明明是因为码字太累,在家里睡着了,怎么一觉醒来却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心中充满了疑惑,边以白从床上坐起身,呢喃道“难不成是整蛊游戏?”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被边以白否定了,毕竟谁会无聊到撬开他家房门只为给他换个房间以此来整蛊他。

  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边以白抬手捏了捏眉心,有些不知所措。

  “嗯,那件事你找人处理一下。”

  边以白正思索着,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边以白下意识的跳下床想要找地方躲起来。

  环顾一周,唯一能藏得下他的也只有衣柜了,三步并两步的跑到衣柜前,迅速打开衣柜,看见衣柜里面满满的衣服的那一刻,边以白骂娘的想法都有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边以白急得冒了一身冷汗,最终目标锁向身边的床。

  边以白迅速撩开床单,果然老天眷顾,是空心的。

  房卡声响起,来不及多想,边以白连忙连滚带爬的钻进了床底。

  床单的长度直接拖在了地上,边以白趴在床下看不见外面的事物,只能听见开关门的声音。

  听见有人进了房间,他紧张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喘息声会引起对方的注意,这要是被当成小偷抓起来,他可真的是百口莫辩。

  不知过了多久,边以白听到一声关门声,随后又从浴室传来淅沥沥的水流声,看来对方是在洗澡,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趁着外面没人,边以白小心翼翼的撩起床单偷偷向外看了一眼,结果就在他确认安全准备往外爬的时候,房门又被打开了,一听有人进来,边以白蹭的一下又重新缩回了床下。

  “萧总,您的衣服已经熨好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等了几秒钟见浴室里的人并没有回应,男人再次开口“萧总?”

  “嗯,知道了。”浴室里的人终于有了回应,边以白咂舌,不得不说,虽然声音冷冰冰的,但是确实还挺好听的。

  “那萧总我先出去了。”说完,那男人便离开了房间。

  边以白松开捂着口鼻的手,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终于出去了……

  再次小心翼翼的撩开床单,这次他可不敢轻举妄动了,万一趴再来一个不速之客怎么办?虽然……事实上他更像个不速之客。

  侦查半天,终于确认不会有人再进来,边以白这才准备再次行动,微微扭动着自己的身躯,试图向外爬去。

  就在他伸出胳膊往外爬的时候,突然扯到一个和毛巾似的毛茸茸的东西,本以为是床上的毯子,直到他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双穿着拖鞋的脚……

  边以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洁白柔软的浴巾,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缓缓的抬起头……

  映入眼帘的东西让边以白瞳孔一颤,不禁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这尺寸……望尘莫及……

  “看够了吗?”冰冷而又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虽是不带一丝感情,但是却让边以白感到脊背一凉,慌张的低下了头。

  “我……呕……”刚想开口解释,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胃里传来翻江倒海的感觉,一个没忍住就直接吐在了面前男人的脚边。

  一瞬间,整个房屋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那个……我要是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首先打破寂静的是边以白,他心虚的抬起头想要去看面前的男人,结果正对上刚刚那有些庞然大物的部位,连忙尴尬的低下头。

  “你认为呢?”对方的声音冷的像冬天里的冰碴一样,与刚刚不同的是,这次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怒意。

  “行吧……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边以白眨了眨眼睛,“不过……可以让我先出去吗……”讲真的,一般身子撑在外面的姿势让他觉得他的腰已经快要折了。

  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回话,边以白鼓起勇气想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腿,想让他回应一下自己,结果却没注意到自己手上粘的呕吐物,直接把呕吐物也拍在了男人的腿上,于是刚刚还站在面前寒气逼人的男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下边以白彻底傻眼了,自己可是什么也没做,这人怎么突然就倒在地上了,这要是出了事,自己可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边以白连滚带爬的从床底爬了出来,急忙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脸颊,见对方没有反应,赶紧起身开门出去寻人。

  万幸的是恰巧此时男人的助理就站在门口。

  “你怎么从萧总房里出来了?”看着横冲直撞的边以白,张风华一脸震惊,明明刚刚他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只有萧楚深一人,而且他可是一直守在门口,从没有离开过的。

  “来不及解释,你的这个什么萧总晕倒了!”边以白伸手就把张风华拉进了房间。

  看着浑身赤裸晕倒在地的萧楚深,张风华慌了,连忙把萧楚深抬到床上,然后打电话叫了医生。

  “他这是怎么了?”边以白问道,不会是什么心脏病之类的,结果差点被自己吓死吧。

  “萧总有洁癖,严重的时候就会晕倒。”张风华一边说着一边用毛巾替萧楚深擦拭掉脚上的脏物,擦着擦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边以白“这不会是你吐的吧?”

  听到面前人的疑问,边以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是……不小心……”

  “……”李风华同情的看着面前的边以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你死定了……”

  边以白一怔,看着张风华眼里满满的同情,他下意识的想到:得逃!

  医生很快就到了,忙上忙下的给萧楚深做了个全是检查,而李风华也是在旁边忙的上蹿下跳,生怕医生不小心弄疼了他的大老板。

  此时正是逃跑的绝佳时刻,边以白小心的挪向门口,趁着没人注意,急忙溜了出去。

  出了房间边以白这才知道自己原来现在是在一艘邮轮上,这就更奇怪了,自己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在家里,怎么会一觉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

  【你好,欢迎来到《36子:霸道总裁别想逃》的世界,我是您的专属客服078。】

  正迷惑着,一个机械的声音突然在边以白的耳边响起,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他连忙转了一圈,试图去寻找声源。

  【不用找了,我是系统,您找不到的。】

  不知是不是错觉,边以白在这个声音里似乎听出了一丝嘲讽“你是谁?别装神弄鬼!”

  【我是您的专属客服078,您现在是在小说《36子:霸道总裁别想逃》的世界中。】

  霸道总裁别想逃……边以白一怔,这不正是自己写了一半的玛丽苏小说吗!

  “你说这是小说中的世界?”边以白试探的问道。

  【没错哦,亲,这还是您亲笔写出来的书呢,虽然我也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写这么脑残的书,啊!说错话了!】

  边以白眼角一跳,这家伙绝对在嘲讽他,以及他写的小说……

  “我凭什么相信你?”边以白开口问道。

  【亲,其实您不用开口说话,只用想的我也是可以听见的哦,您这样自言自语会被旁人当成疯子的。】

  “……”

  【虽然很难说出口,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告诉您,您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死亡了呢。】

  “你胡说,我只是睡着了!”边以白才不相信这个来路不明的自称系统的家伙说的话

  【我知道您很难接受,但是这就是事实,如果您不信的话,您可以拿出手机照一下。】

  听了系统的话,边以白连忙掏出兜里的手机,用手机屏幕照了照自己的脸,虽说脸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但是这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明显就不是自己的。

  【亲,这回您相信了吧。】

  环顾一周,这个场景还真的像文中男女主初见的场景,难道自己真的穿到了自己的书中?那自己在书中又是什么角色?

  边以白抬手捏了捏眉心,内心依旧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我要怎么回去?”沉默了半天,边以白缓缓开口。

  【亲,您有两条路可以选哦。】系统的声音在边以白脑中响起。

  一时不太适应这机械声,边以白掏了掏耳朵,开口问道“哪两条?”

  【第一条路:杀了女主,结束故事,您就可以回到您的世界啦。】

  “那第二种吗?”杀人?边以白做不到。

  【第二条就是做任务,在您完成所有任务之后,您将会活着重返原来的世界,当然,您应该知道的是您现在的身份是小说中的“边以白”,对于这个角色我相信您应该比我了解。】

  的确是,原主是他用来推动男女主初见的小炮灰,炮灰到全文里只有这一章对他进行了几句话的描写。

  【看到凌月眼里流露出的情意,边以白心生嫉妒,一时鬼迷心窍竟妄图将萧楚深推入海里,幸好凌月看出对方意图紧急之下拉住了萧楚深救了对方一命,而边以白却自食恶果,落入水中,最终溺水身亡。】

  “所以呢?”边以白问道。

  【所以您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就要通过任务来获取生命时长,一旦您的生命时长用尽,您将永远的消失在各个世界中。】

  “那……我岂不是已经要没时间了?”原主就是在这章自食恶果的,也就是说如果他不赶快做出选择,他的游戏直接就到此结束了……

  【所以亲,您究竟要选什么呢?】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

  •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当娇气包穿进恐怖直播[无限]
    柠檬茄子 耽美纯爱

    作为著名娇气包,三流演员的浅灵长得一张美艳脆弱的脸庞,却无意间卷进了一场恐怖直播游戏。 空无一人的小屋,忽然抖动的柜子,直接把浅灵吓出眼泪,“柜子动了,我不玩了呜呜呜……” 恐怖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兴奋了。 -他哭出来的样子好美prprpr -该死,无法从他的脸上挪开,太美了。 当其他玩家被boss追着跑,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时。 boss&npc:浅灵是我唯一的缪斯,栽种在我心尖的花朵,无人能配的上他,尔等只能匍匐于他的脚下。 浅灵:呜呜呜(哭得超大声)。 其他玩家:浅灵明明只会哭,怎么就安全存活还打破了副本记录了!这就离谱! 笨蛋美人yyds

  •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霸总把金丝雀养歪了
    腐蚀骨 耽美纯爱

    一场车祸后,沈行发现自己是某本狗血文里的总裁攻,他包养了主角受,对主角受进行了虐心虐身的剧情。 直到后来被主角受遇上主角攻,和主角攻一起联手把他送进牢里,最后死在里面。 想要活下去,不能OOC。 于是 主角受忤逆霸总,跑去灯红酒绿的地方当服务员,被霸总抓回去,霸总把他牵回房间,露出三分薄凉,几分讥笑,凶狠道:“说吧,想要什么惩罚?” 主角受:“……” 主角受需要钱,当面羞辱他:“你不就是想要钱,给,我按分期给你,上完大学出来打工记着还我。” 主角受:“……” 主角受在学校被人欺负,霸总阴阳怪气:“看你那小弱身板子,活该被人打,今天起我给你找了教练,好好练,打回去!” 主角受:“……” 最后霸总躲过死亡,却没躲过破产,破产后霸总把合同甩到主角受面前,冷冷道:“现在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主角受却冷笑:“你做梦!” “……”

  •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

    穿书后嫁给了醋精男主
    凤兮之 耽美纯爱

    边以白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书中的反派小炮灰,而面前这个站在他面前和冰块似的男人,正是原著中温文尔雅的宠妻狂魔萧楚深。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话音刚落,边以白连带着手里的浴巾一起被丢了出去。 惹不起那就躲,然而没躲几天,就被系统强制要求与其结婚?!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 “把合约签了。”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合约,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正合他意!边以白果断签字。 本以为生活终于趋于平静,结果隐婚之后萧楚深却处处违反合约内容,干涉他的生活。 最后边以白怒了,将合约直接甩在了萧楚深脸上。 萧楚深却淡定的直接将合约撕碎,并当众将其揽入怀中,两人恋情传闻四起,边以白则变成了舆论口中插足豪门感情的小三。 对此萧楚深拉起边以白的手公开回应: “不是恋爱,是已婚。” 能屈能伸求生欲满满炮灰受(边以白)×高冷霸道占有欲极强醋精攻(萧楚深) 【我是文案废物,求点进正文看一看T^T】

  •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摆脱狗男人后我爆红娱乐圈
    葡萄养乐多 耽美纯爱

    顾添曾在婚礼上发誓会爱陆逸程一辈子。 陆逸程信了,放弃学业安静本分的在顾添身边当花瓶。 谁曾想一心一意付出换来的却是顾添的出轨新闻! 面对陆逸程的质问顾添却理直气壮:“信息素无味,匹配度50%,还是个不易受孕的beta,你还指望我喜欢你什么?” 藏起手里的双杠验孕棒,陆逸程忍着眼泪苦笑道:“我们离婚吧。” 自己付出真心的感情原来只是别人的一场赌注,陆逸程决定放下顾添, 当全网都在庆幸顾添终于甩掉了爬床倒贴的狗皮膏药时,谁也不知道顾添在易感期,拍了一晚上陆逸程的门,求着他给他一点信息素,几年感情纠葛,看着满身伤痕的顾添,陆逸程心软选择再次原谅却换来了再次的背叛,他死了心,在人生的低谷期,他遇到了一心为他的当红流量李穆。 李穆:我不逼你做决定,情侣必做的一百件小事,如果做完这些你不排斥我,就在一起吧。 当李穆舍命救他时,他哭的一塌糊涂:你做了99件接近我的事情,最后一步也该我主动了…… 而后面对顾添在媒体前的示爱,陆逸程对着摄影机浅笑道:“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接我下班了。” 食用指南:ABO/娱乐圈/he/换攻文

  •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离婚吧,我是冒牌替身【娱乐圈】
    济海 耽美纯爱

    一朝车祸穿越,路望鹤从年轻影帝穿成了负债六位数的赌鬼。 为了偿债,他被迫做了冒牌替身,和鸿途星娱总裁傅京墨隐婚,成了总裁眼里不择手段的白月光替身。 路望鹤:“他一定恨我入骨,一定会先宠我上天,然后等白月光回来再把我甩了。” 本影帝才不上这个当。 然而新婚当夜,传闻里冷酷无情的傅总耳朵比他还红,“砰”地把他推出卧室。 像个纯情忠贞的大狗勾:“你不是他,别妄想我会碰你。” 路望鹤:“……?” 他安安分分地自己试镜,自己拍戏,却发现傅总的白月光就是车祸穿越前的自己。 更要命的,他对深情忠贞大狗勾似乎没有一点儿抵抗力。 路影帝弯着桃花眸,清朗的面容凑在傅京墨面前:“傅总,我们既然有夫夫之名,不如……” 傅总身体僵着,耳尖绯红,退避三尺。 路望鹤又一倾身:“躲什么躲,你不就是喜欢路影帝吗!在下不才,车祸穿越了。你不用再做贞洁烈夫了!” 1、双洁,直球纯情总裁攻*清冷钓系美人受 2、架空世界,同性可婚

  • 末世后被前男友救了

    末世后被前男友救了
    周果子的肺 耽美纯爱

    崔西生追了孟江天三年,最亲密的事做了三年,崔西生以为自己和孟江天谈了三年恋爱。 直到孟江天的白月光前女友回国,孟江天毫不犹豫离开的那天,崔西生才知道自己只是当了孟江天三年召之即来的“普通朋友”。。 悲愤之下连吃三大碗,却吐的昏天暗地进了医院。 医生恭喜他怀孕一个月的时候,崔西生差点和医生打了一架。他是个男人,纯爷们。 但学中医的崔西生给自己检查了一顿,都证明着他怀孕了。 这个孩子只能是孟江天的。崔西生没有告诉孟江天,谁离了谁还活不了了。 但这个想法一个月后被打破了。末世的突然降临,让崔西生这种没有觉醒所谓异能的普通人寸步难行。 差点被丧尸咬死,崔西生下意识抱住了两个月的肚子。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崔西生睁开眼,当看到孟江天那张冷漠的脸再次出现在眼前时,崔西生不知高兴还是难过。

  •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

    拿了炮灰剧本后真香了
    花青鸾 耽美纯爱

    祝慎实习期结束的最后一天,穿进了同事吐槽的团宠文里。 他成了豪门私生子,爹不疼娘不爱,凭着一张花瓶脸被逼联姻的工具人小可怜炮灰。 更可怜的是他的联姻老公长着一张虽帅但薄情的渣男脸,张嘴就凶巴巴的让他去做饭。 祝慎拿着炮灰剧本不敢得罪联姻老公,委屈得“哇”的一声,一边哭一边做饭。 联姻老公:说好的花瓶,怎么是个哭包?算了,自己做吧。 端着炒饭的祝慎:老公!饭饭!真香! 祝慎是炮灰,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是团宠,每天他都能收到匿名短信威胁他安分点,不要动不该动的人。 祝慎:惜命,心中只有干饭!老公!饿了! 直到团宠哥哥突然上门,还想抢祝慎的联姻老公,祝慎气哭了。 联姻老公:哭什么?怼他!打他!赶走他! 祝慎:不敢,好多人威胁我。 联姻老公:谁敢? 祝慎:老公牛批!我上了!

  • 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在山有亭 耽美纯爱

    何闻,一个人美声甜的Omega,信息素却发生了变异能将人无差别放倒 行叭,注孤生,他认了但作为颜值主播,却被说成开了美颜变声器对此,何闻冷笑一声:你说的对,我这就开给你看 看着直播间被吓得嗷嗷叫的弹幕何闻:我美吗?:) 粉丝:美炸了!!! 黑子:??? 何闻没想这辈子还能谈恋爱,直到他做了一Alpha的虚拟恋人对方不仅不排斥他的信息素,还将发热期的他紧紧抱在怀里,眸色深沉,克制地问:“我可以标记你吗?” 感受着Alpha心如擂鼓,何闻喘息着,可怜巴巴的说:“那……给我来一口?” —那日,Omega浓郁的信息素扑鼻而来何闻将人拦在门外:“别过来!我信息素可刺激了!” 喻旻闻着空气中香甜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用来标记Omega的尖牙,心道:是挺刺激,让我心跳加速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C) 2021-2022 www.wanmeik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备2021002986号-1

返回顶部